乔音呆呆地的坐在梳妆打扮台前,过了许久才鼓足勇气拿起眼影和口红,第一次化上了浓妆。望着镜子里全妆浓妆的自己,乔音有些惊讶,即使平时里气质清纯可人的她,此刻竟然也有别样的风望着镜子里全妆浓妆的自己,乔音有些吃惊,即便平日里气质清纯的她,此刻居然也有别样的风情和味道。。...

乔音愣愣的坐在梳妆台前,过了许久才鼓起勇气拿起眼影和口红,第一次化上了浓妆。

望着镜子里全妆浓妆的自己,乔音有些吃惊,即便平日里气质清纯的她,此刻居然也有别样的风情和味道。

肤如凝脂,白到发光,眼神魅惑勾人,红唇热烈如火,一举一动都散发着让人沉迷的美丽与性感。

乔音选了一款装饰用的手包,在骆姚和乔朵的监视下,坐上了那辆专门来接她的宾利里。

在中间人的引领下,乔音出现在了包间门口。

乔音的出现让推杯换盏、高声嬉笑的包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包间里的男人用看猎物的眼神毫不避讳的上下打量着乔音,紧身裙装将她饱满的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微微抿住的嘴角将她的气质衬得清冷高贵,虽然化着浓妆,但依然能看出来有着倾国倾城的样貌。

“果然是极品尤物啊。”一个嘶哑油腻的声音响起,一个男人从人群站起来,迫不及待的推开身边的两个女人,疾步走到乔音面前,拍着自己的胸脯道:“我,就是我点名要你来的。”

男人贪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好像迫不及待要将她扒光了瞧一瞧一样,心里想着最好是稀罕够了玩够了,能再拿出来炫耀一圈最好。

油腻的中年男人一把抓起乔音的手就要往里拖,乔音想要挣脱,却被他大力的拖到了沙发角落。

乔音忍着心中的恶心刚刚坐定,包间的男人们在晃神之后,又嬉笑着开始对眼前唱歌的开放女子上下其手。

烟雾缭绕的包间让乔音有些头晕,油腻男人的手便假借关心之名,悄悄抚上乔音纤细的腰肢。

“你干什么?”乔音好像受惊的鸟,猛地站起来,狠狠的瞪着油腻中年男。

“装什么!”中年油腻男撕下了伪善的面具,对乔音骂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你就是出来卖的,你都自愿来这里了,还装什么清高!”

说着,中年油腻男的咸猪手再次攀上乔音的肩膀,被乔音再次甩掉之后,彻底失去了耐心愤怒道:“还装,我让你装!”

中年油腻男给了乔音一个耳光,就准备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扑倒乔音,撕扯乔音的衣服。

乔音知道自己已经忍耐到了极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用腿狠狠的朝男人的裆部顶去,用又自己的头狠狠的装上了男人的头。

“哎哟。”男生痛苦的闷哼,捂住下半身倒在地上痛苦的直嚷嚷。

在包间里其他人还没来的及反应,乔音起身不管不顾的冲到了门口,夺门而出。

包间里有人追了出来,乔音没敢回头,只是一个劲的往前冲,谁知刚到拐角,便“咚”的一声,重重的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肩膀很宽厚,身上还有淡淡的男士香水味,味道很淡,却很好闻。

乔音慌乱的抬头,便落入了一双深邃却摄人的双眸中。

男人的脸部线条被造物主勾勒的极其完美,五官立体深邃,英气逼人,却又俊美异常,甚至让乔音都不禁感叹,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却又这么阳刚的男人。

觉察到自己的目光实在有些直接,乔音便赶紧低下了头,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眼神在看到她的脸之后,危险的眯了起来。

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让乔音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逃命啊,居然差点因为一张脸,将自己放置在了危险的境地中。

“你干什么?”乔音愤怒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正人君子,难道他跟这些烂人是一伙的?

男人微微扬起下巴,紧紧的攥住了乔音的手,将她圈在自己怀里,任她怎么挣脱都挣脱不掉。

“你来这里干什么?”男人危险低沉的声音在乔音的耳边响起,乔音身形一滞,他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她根本就不认识他啊。

“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男人勾起唇角,邪魅的笑着,将头抵在乔音的头上,不让她乱动。

从包间里追出来的那些人,本来看见乔音和一个男人极为暧昧的抱在一起,刚准备上前一顿痛骂和修理,却在看到男人的脸时,纷纷吓得低眉顺目、噤若寒蝉。

“真巧啊,李总、王总、你们也在这里啊?”男人凉薄的声音响起,乔音抬头,看到眼前原本对她下流使横的人,如今却都唯唯诺诺,心中知道自己得救了,但是却对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更加好奇。

“是、是。”

“有什么事吗?”

那些人看到傅江离将乔音紧紧的护在怀里,哪怕说话的时间都不撒手,两个人的关系显而易见了,自然不敢再说什么,纷纷摇头道:“没有,没有。”

“没有的话,我先带我的女人回去了。”

傅江离拉住已经傻掉的乔音,一步一拽的将她拖出了会所。

“谁是你的女人,你放开我!”乔音狠狠的将傅江离的手甩掉,警觉的问道,“你是谁?”

傅江离眉眼一挑,带着一丝戏谑和羞辱的将乔音推到墙上,按住她并捏住了她的下巴,逼她直视自己的眼睛。

“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傅江离冷笑,“还是你的恩客太多了,记不过来。”

“你到底在说什么!唔……”

乔音话还没说完,傅江离欺身上前,狠狠的稳住了乔音,“这样想起来了吗?”

傅江离深邃的眼眸和唇上的触感,让乔音浑身一个激灵,一股酥麻感从脚底贯穿到头皮。

是他!那个在酒店要了她第一次的那个男人!

乔音想起来了,看到乔音惨白的脸上和双眸中的惊惧,傅江离知道她想起来了。

“怎么不高兴我把你带出来,”傅江离不屑的松开手,“觉得我耽误你接客了?”

“既然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那今天为什么要救我?”

看到有些发呆的乔音,傅江离被一股莫名的烦躁笼罩着。

“别误会。”傅江离厌恶的看了她一眼道,“我根本不在乎你的死活,我在乎的只是别恶心了我自己。”

“别想拿这些老男人来恶心我,一想到我和你这么随便的女人上过床,觉得恶心。”傅江离冰冷的话,无情的敲打着乔音的神经,原来她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变成这样了。

想到乔朵当初的话,她知道了,她在顾南心中的形象恐怕也早就如此了,想到这里,乔音不禁苦笑着点头,“是,我就是这样的人。”

乔音僵直的转身,消失在了车流中。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余生痴爱难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