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看杨启:“孙飞燕,昨天幸亏了你的‘马步枪法’,我才有机会杀掉黄巾首领,吓走那群黄巾贼,因为不需要谢我,咱俩算两不相欠了。”  “嘿嘿,嘿嘿。”杨启尬尴的笑了笑,地说:“师傅这些年只让我反复练习基本上功,到昨天了足足二十年了。但师傅说了,从明日就昏迷的杨启悠然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堆旺盛篝火和一个落寞的红色背影。。...

三国之诡途

推荐指数:10分

《三国之诡途》在线阅读

  幽幽的月光下,树林中一片静谧。偶尔几声狼吼声,为死寂的树林平添几分生气。

  昏迷的杨启悠然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堆旺盛篝火和一个落寞的红色背影。

  动了动发麻的身体,杨启发现自己左肩和后背的伤口已用上衣包扎起来,自己正半裸着上身平躺在一处空地上。

  杨启挣扎着坐起身,步履蹒跚的走到红衣女子面前,抱拳施礼道:“在下杨启,字文豪,多谢救命之恩。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红衣女子转过身来,瞪着明亮的眼睛看看杨启:“孙飞燕,今天多亏了你的‘马步枪法’,我才有机会杀死黄巾首领,吓跑那群黄巾贼,所以不用谢我,咱俩算是扯平了。”

  “嘿嘿,嘿嘿。”杨启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师傅这些年只让我练习基本功,到今天已经整整十年了。但师傅说了,从明天开始就要教我招数,在打架就不会那样了,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嘿嘿,嘿嘿。”

  整整十年都在练习基本功,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孙飞燕呆呆的看着眼前俊俏稚嫩的脸庞心中一片诧异,不由仔细打量了打量眼前的少年。只见杨启大概九尺的身高,白净的脸庞棱角分明,稚嫩中漏出出一份坚毅。半裸的上身斜穿着淡蓝色粗布上衣,一丝丝血迹印渗出来,将蓝色的上衣染成红色。

  “那你师傅是谁?怎么会光教你基本功呢?连基本的步法都不会。”孙飞燕瞪着大眼睛疑问道。

  “我师傅?那说起来可厉害了,他就是名震河间国,人称‘枪神’的罗祥罗武师。我便是他老人家唯一的入室弟子。”杨启挺起胸脯,面色骄傲的说道。

  “罗武师??罗祥罗武师吗?你是罗武师的徒弟?”孙飞燕惊叫一声,面色焦急的看着杨启。

  杨启愣了愣,奇怪的道:“对呀,我确实是罗祥武师的唯一弟子,难道姐姐也认识家师?”

  “哎呀,我这次就是为寻找罗武师而来,你师傅有危险了,黄巾头领程远志想要抢夺他手中的万年椆木,快带我去见他。”孙飞燕面色焦急的收拾东西就要出发。

  “啊?什么黄巾?什么万年椆木?”一头雾水的杨启虽然摸不到头脑,但一听师傅有危险也急忙忍着疼痛,帮忙收拾东西,他还特意看了看自己随身携带的金疮药,小心翼翼的放好,这可是师傅亲手炼制的,效果奇佳。

  “不行,来不及了,咱们边走边说”

  一路上,杨启也基本搞清楚了情况。原来在光和7年,也就是公元184年,大汉朝廷腐败,宦官外戚争斗不止,边疆战事不断,国势日趋疲弱,今年又全国大旱,颗粒无收又赋税不减,走投无路的贫苦百姓在巨鹿人张角的号令下纷纷揭竿而起,高喊“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四处攻占县城,打砸官府,滥杀无辜,肆意掠夺。又因他们个个以黄巾裹头,故人们称之为黄巾贼。

  黄巾首领张角手下有一大将名叫程远志,此人善使长枪,且嗜枪如命,对枪的爱好已经到了近乎癫狂的地步,家中藏有长枪无数,均出自名家之手。

  后来不知在哪听说河间国武师罗祥手里有一支万年椆木,这椆木乃是锻造枪杆的绝佳材料,普通一小块椆木已是千金难求,更恍如一根完整的万年椆木,简直可以用无价之宝来形容。这程远志便动了心思。

  程远志找到曾跟罗祥学过艺的孙飞燕,想要孙飞燕带路找到罗祥,以抢夺椆木。

  得知程远志来意的孙飞燕嘴上答应,暗地里却偷偷跑出来报信。不想半路撞上程远志手下,就是刚刚被孙飞燕杀死的那个黄金首领。

  这孙飞燕善使长鞭,手中红色长鞭上下翻飞,打的众黄巾鬼哭狼嚎。怎奈自己寡不敌众,落荒而逃。身受重伤的孙飞燕慌不择路,仓皇之下遇到杨启。

  “嘘!别说话,看前面。”孙飞燕矮下身来,冲着杨启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杨启急忙矮下身来,顺孙飞燕手指的方向望去。

  不远处的树林中,一队人马正匆匆走过,他们一个个头裹黄巾,手拿刀枪,一支支火把组成长龙,如掠地蝗虫般向山下行进。

  为首的大汉姚黑的脸上一道两寸长的刀疤触目惊心,手提一把金灿灿的虎头造金枪,此刻正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的嘟囔着。

  “哼,这个老东西真是不知好歹,杀死了这么多兄弟,真是晦气。”

  “程将军放心,听说那老家伙收了个徒弟,平时甚为喜爱,万年椆木一定是给他准备的。不出三天,小的一定揪出那小子,为您找到万年椆木”

  孙飞燕一把死死按住想要爆起的杨启,低声喝道:“别冲动!看见没,为首的那人就是黄巾大将程远志,连我都不是对手,就凭你的‘马步枪法’,想去找死吗?”

  杨启瞪着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面色凶恶的程远志:“可是师傅他……”

  “现在还不能确定你师傅一定出事了,但你现在冲下去,一定会死无全尸。”说罢孙飞燕松手放开杨启。

  此时杨启也冷静下来,但依旧死死盯着眼前如蝗虫般掠过的黄巾贼,牙被咬的咯吱吱直响。

  “好,差不多了,我们走吧。”没等孙飞燕把话说完,杨启便飞也似的向山上跑去。

  原本清雅的小木屋现在一片狼藉,烧焦的木炭和残垣断壁充斥在各个角落,横七竖八的雕翎箭遍地洒落,一个个头裹黄巾的尸体显示着这里发生过一场恶战。

  “师傅!师傅!”惊恐的杨启叫喊着四处寻找师傅罗祥罗武师。

  虽然平时罗祥对自己非常严苛,只许自己练基本功,不教自己招数。可杨启知道,常挂在罗祥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十年枪,八年功”他是想让自己打牢基础,好继承自己的衣钵。

  现在杨启的基本功打的非常的扎实,哪怕是闭着眼下意识的都能一招一式的将崩、拨、压、盖、挑、扎几中枪术中的基本招式耍的丝毫不差。

  炽热的阳光下,杨启疯了似得查看一具具尸体,寻找着武师罗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三国之诡途”,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