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天生神力

始,一招一式的杨启还能看很清楚。“奥,狂风摆柳是这么握枪,这么出枪,腿放到这里,身子往这边动。”但到了再后来,眼前的身影跟个刺猬似的,哪里都是枪尖,四处都是腿,杨启都看傻了,双眼直勾勾盯着眼前的‘刺猬’。  “收”随着一声大喝。罗祥稳稳站在原“在下献丑了。”罗祥简单的介绍了下罗家枪便提枪动了起来。“狂风摆柳、乌龙摆尾、左蛟龙、鲤鱼脱钩……”随着一声声中气十足的吼声,罗祥好似脱笼的猛虎般舞动起来。。...

三国之诡途

推荐指数:10分

《三国之诡途》在线阅读

  “我罗家枪法共七个套路,计二百二十三式:大花枪四十二式、花战枪三十八式、十七战枪十七式、军战枪二十二式、梨花八母枪十六式、陈战枪五十四式、小花枪三十四式……”偌大的校军厂鸦雀无声,小杨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仙风道骨的罗祥,仔细听着。

  “在下献丑了。”罗祥简单的介绍了下罗家枪便提枪动了起来。“狂风摆柳、乌龙摆尾、左蛟龙、鲤鱼脱钩……”随着一声声中气十足的吼声,罗祥好似脱笼的猛虎般舞动起来。

  开始,一招一式的杨启还能看清楚。“奥,狂风摆柳是这么握枪,这么出枪,腿放在这里,身子往这边动。”但到了后来,眼前的身影跟个刺猬似的,哪里都是枪尖,到处都是腿,杨启都看傻了,双眼直勾勾盯着眼前的‘刺猬’。

  “收”随着一声大喝。罗祥稳稳站在原地,面不红气不喘的看着眼前发呆的众人。杨启注意到,罗祥站定的位置跟开始舞动的位置居然丝毫不差。

  现场鸦雀无声,一片寂静。“好啊!”小杨启率先反应过来,手舞足蹈的大叫到。

  “好!好!好!”众军士反应过来,整耳欲聋叫好声飘荡在校军厂上空。

  “咔嚓,啪!”小杨启一激动忘了自己是在大槐树上,四脚朝天的摔在树下,哼哼直叫。

  马休最近很郁闷,今天负责校军厂的警戒任务,自从被舅舅马员外安排到张然军营,自己可以说是寸功未建,真是愧对舅舅马林自己的厚爱了。

  着怎么报答舅舅马林的马休,见树上突然掉下一男孩一愣,随即眼前一亮。

  “恩?这不是老匹夫杨恪的独生子杨启吗?最近还听舅舅念叨,想要找机会杀了杨启为自己的儿子报仇呢,真是天赐良机!”

  想到这里,马休高声喝道:“哪来的小畜生?竟敢偷窥军营!”,被摔得迷迷糊糊的小杨启就感觉一阵寒风袭来,睁眼观看,一冒着寒光的枪尖直奔自己心窝而来。

  “啊!”杨启吓得一个激灵,本能向旁边一闪。“嘭”仗许长的枪杆深深的扎在地上“鹏愣愣”的颤动着。

  马休见一枪扎空,脸上一阵惊慌,拽出腰间佩刀面色狰狞的向杨启砍去。

  惊魂未定的看着向自己劈来的大刀,想要在躲已是来不及了,面色一狠,杨启猛地向来人撞去。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一五大三粗的士兵如风筝断线般飞出十几米远,重重摔落在地上。

  罗祥心思一动,双眼紧紧盯着年纪不大的杨启,心下一阵惊异。

  就在罗祥一愣神的功夫,四五个马休手下军兵抽出佩刀气势汹汹的向杨启冲去。

  “啊!张伯伯救命!”杨启看着面相凶恶的士兵举刀向自己冲来,惊恐的大叫一声,向张然的方向跑去。

  “住手!”一声威严的喊声传来。但几名士兵像是没听到般,依然各举兵器向着杨启追来。

  “拿下!”张然愤然命令道。

  “诺!”几十名兵士闻声而动,各举刀枪向出事方向赶去。

  “啊!”惊慌之下,杨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回头观看,四五名士兵已追到跟前,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几人,杨启绝望的想到:“完了,真不该瞒着父亲来这该死的校军厂偷学。”

  “啊!啊!啊!……”一声声惨叫传来。杨启绝望之际就绝眼前一花,一片枪尖闪过,几名追杀自己的士兵全部倒在血泊之中,这几人都是致命部位被贯穿,死的不能再死了。

  惊魂未定的杨启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士兵,气喘吁吁的站起身来。

  “文豪,你没事吧?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爹呢?”张然赶了过来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的张伯伯,一会在跟您解释。”杨启恭恭敬敬的向张然施了个礼,转身向‘武师’罗祥走来。

  “在下杨启,字文豪,多谢罗武师救命之恩。”说罢,杨启低身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罗祥看着眼前如银娃娃般得杨启心下一阵欢喜。这孩子不但天生神力,而且言语得体,真是惹人喜爱。

  “这是谁家的娃娃,老朽愧不敢当。”罗祥轻轻搀起杨启,面色祥和的说道。

  “回罗武师,我家祖籍弘农,系弘农杨氏旁支。家父杨恪,曾在京师洛阳任羽林中郎将,现已辞官不做,寄居鄚县。”杨启站起身来,不卑不亢的说道。

  罗祥微微点了点头,这孩子别看年纪不大,不但天生神力,且言语得体,真是可造之材,当下起了收杨启为入室弟子的念头。

  “啊!张伯伯,彩虹妹妹还在树上,快接她下来吧。”杨启突然想起彩虹还在树上,连忙对张然说道。

  “啊?”张然向树上望去,只见一个小巧的脑袋正呆呆的看着众人。

  “快快,找梯子接于千金下来。”张然惊慌失色的对左右吩咐道。

  原来这小女孩身份尊贵,乃是县相于昭于文和的独生女儿,县相于昭,妻子早丧,一直没有续弦。自己又为官清廉,平时公务缠身,无暇照顾彩虹,遂将女儿交给杨启的母亲于氏照看。

  彩虹呆呆看看众人,突然哇哇的哭了起来。罗祥看的一阵摇头,跟杨启形成鲜明对比啊。

  “彩虹妹妹别哭了,现在没事了。”杨启替彩虹擦干眼泪出言安慰道。

  毕竟是大家闺秀,受过良好的教育。哭了一会,彩虹也缓过神来。上前施礼道:“见过张伯伯,见过罗武师。”

  见两人都没事,张然松了口气,这两人一个县相于大人的独女,一个是自己至交好友杨恪唯一的后人,哪个在自己这里出了事也不好交代。

  “好了,说说你俩的事吧,是怎么跑到这树上来的。要不是罗武师出手相救,恐怕文豪就性命不保了”张然严肃的说道。

  杨启小脸一红,上前施礼,将事情的经过讲说了一遍。

  听完杨启的叙述,张然也是一阵无语。这俩孩子还真是胆大,竟敢自己偷跑出来,到校军厂偷学,要不是自己和罗祥在这里,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想到这里,张然不由一阵后怕。

  转头看看倒在血泊之中的几名士兵。张然脸上一片阴沉,“好个马林,把奸细都安排到我军中来了,就连跟随自己多年的什长都被收买了。”

  “踏踏踏!”一阵嘈杂的马蹄声幕的传进校军厂,张然回头一看不由勃然大怒怒,就见一个穿绸裹缎的中年人带着几百兵丁冲来,偌大的校军厂被围得水泄不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三国之诡途”,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