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倍感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有着形形色色的人,人人都是一张淡漠的脸,自己抓将近任何人的手,伤感孤独无助,欲哭无泪。醒过来之后,却意外发现自己双臂紧紧拥抱着自己,身醒来之后,却是发现自己双臂拥抱着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

顾念感到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有着形形色色的人,人人都是一张冷漠的脸,自己抓不到任何人的手,失落无助,欲哭无泪。

醒来之后,却是发现自己双臂拥抱着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

这是哪里啊?妈妈……

再次泪湿眼眶,却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深深的绝望和内疚,然而强烈的意念又支撑着她起身,让她不能就此沉沦。

从床上跳下,赤着脚疾步往前走,一开门,却发现一个打扮素净的中年女人站在门口,一脸慈眉善目地看着她。

“夏小姐,你醒了,早餐已经准备好,洗洗脸准备吃饭吧……”

“夏小姐?你认错人了吧?这到底是哪里?我要回家,别拦着我!”顾念有些懵,然而更多的事情鼓动着自己,让她不能在这里过多停留。

“这一切都是少爷的吩咐,我们做佣人的只管按照少爷吩咐的办,我想,少爷是不会弄错的吧?”中年女人微微欠身,脸上陪着笑。

“你们少爷是谁?我很想知道,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麻烦你让让……”

顾念说话间,目光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个地方装饰的豪奢程度简直令人咂舌,大到一张床,小到一副墙上的装饰画,无不彰显着主人的品味与优雅,可是她无心去欣赏这些东西,因为这里的东西与她毫无关系。

“夏小姐,就请不要难为我们这些下人了,如果没有少爷的允诺,我是不敢贸然放夏小姐离开这里的。”中年女佣人为难道。

“这算什么?软禁?你们少爷到底是谁?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顾念有些气结道。

中年女佣人没有回应,却并不避让,挡着顾念的去路,脸上显出为难的样子。

“吴妈,这是哪里来的野女人,在这里大吼大叫的!”

顾念正寻思着如何摆脱眼前的中年女佣人,离开这里,却突然听到从楼下门外传来一道尖细的声音。

循着声音望过去,却看到一个身穿藕荷色雪纺套裙,长发飘飘的清丽女子站在楼下大厅中,抬眼望着楼上的自己,那表情中尽是鄙夷和不屑。

顾念并不喜欢女子的态度,正在心里猜测着女子的身份,却见吴妈脸上显出难堪的表情。

“婷婷小姐,少爷之前也已经交代过了,不让我随随便便放外人进来,如果再这样恐怕少爷就要辞退我了。”

“吴妈,我算是什么外人啊?你忘了,我可是爷爷指定的少铭的未婚妻啊?”年轻女子先入为主道。

“未婚妻?我有承认过吗?又是谁给你的底气让你在这里大吼大叫的?”

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楼下客厅的另一侧传来,令顾念的心此时不能自持地剧烈跳动了一下。

“少铭哥哥,这也是早晚的事情嘛,咱们两个感情笃定,钟陆两家联姻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呀!”年轻女子的脸上虽然显露出一些不快,言语上却还是尽量讨好道。

男人没有回话,脚步声渐起,待顾念完全看清楚来人的脸时,她更是惊愕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个男人,中年女佣吴妈口中的少爷,正是那一夜强了自己的男人。

是叫钟少铭吗?顾念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

怪不得,他一直以来就以为自己就是他的前女友夏晚晴,现在更是将自己软禁在这里。

这个人渣,到底想要怎样?有钱就很了不起吗?

顾念清楚,以自己现在的状况,是拧不过这尊大神的,眼下只想着怎么尽快逃离这个地方,后续事情再从长计议。

钟少铭却突然抬起头来,望向顾念,声音清淡地说道:“夏晚晴,你对这里的一切还记得吧?”

“你个神经病,早就跟你说过,我不是什么夏晚晴,我是顾念,顾念,顾念……”顾念有些歇斯底里地大喊道。

“你个疯女人!谁允许你这么跟少铭哥哥说话?”年轻女子厉声斥责道。

“陆婷婷,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你如果不想让我亲自动手自讨没趣,就立刻马上离开!”

钟少铭似乎并不是对顾念的刻意维护,却对陆婷婷下了最后的通牒。

“少铭哥哥,为了这个野女人,你居然这样对我,呜呜……”

陆婷婷说话间,哭喊着夺门而出,倒是看得顾念微微有些愣怔,真有些搞不明白这个男人头脑的构造,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情深怨长多徒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