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景冉,你混蛋!你为什么不说话的?”情份望着袁姗背后的苏景冉再度责问道。她终归是太过懦弱了,责问的眼神变为了幽怨,泪水了犹如溃堤的洪水,一发不可以收。当然是六年她终究是过于软弱了,质问的眼神变成了哀怨,泪水已经如同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

“苏景冉,你混蛋!你为什么不说话?”顾念看着袁姗背后的苏景冉再次质问道。

她终究是过于软弱了,质问的眼神变成了哀怨,泪水已经如同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

毕竟是八年的爱情长跑,一心一意的付出,全身心地去爱一个人,一下子从心中剥离,会有一种割裂般的疼痛。

“念念,我……”

苏景冉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袁姗一个眼神生生地给瞪了回去,宛如一尊木雕般被定在原地。

“好,既然你都已经懒得跟我解释了,我就成全你们!”

顾念强忍着心中的疼痛,毅然转身,夺门而出,原地只留下得意的袁姗和纠结的苏景冉。

……

从楼里走出来之后,夜色中的小区略有几分灯光昏暗,顾念手拽着拖地婚纱,脚步跄踉,步子都有些不稳。

一种悲恸的情绪充溢胸间,让她只想尽快逃离这个令她伤心失意的地方,从小区冲向马路的那一瞬间,她全然不在意道路两边的车辆,身体带着惯性地向着一辆驶来的车靠了上去。

砰的一声。

虽然事出突然,香槟色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却在驾驶者的掌控下,稳稳地停在了与顾念倒地一拳之隔的地方。

良好的心理素质让车内的人很快冷静下来,浓黑的剑眉紧蹙,男人快速地解开了安全带下车,检查着倒在车边的人。

这是有人在碰瓷?

钟少铭抬脚朝着那具身子踢了踢。

很专业的碰瓷?

他蹲了下去,检查着女人身上的伤势,女人脸转过来的刹那,秀发披散,面容惊艳而又熟悉,再看她一袭洁白的婚纱。

他目光深敛,动作瞬间停止。

“夏晚晴?!这很好!”

没有丝毫的犹豫,钟少铭提起因为地滑自己摔倒的女人扔上了车,扬长而去……

一股灼热粗重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让原本还在晕厥的顾念开始清醒,她睁开了眼睛,瞬间对上了另一双如寒潭般的眼睛。

轮廓分明的脸部线条,英挺的鼻子,性感的唇线,大敞开的衬衫领口,混合着小麦色的肌*肤,强健有力的胸肌,凸显一股野性不羁。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帅的有点令女人合不拢腿的那种。

可是这到底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雄性的荷尔蒙气息让她微微有些不能自持,不过对方望向自己的眼神看起来并非友善。

“你是谁?这是哪里?”顾念几乎是出于本能般地想要逃离他的禁锢。

“夏晚晴,才不过分开两年,你就不认识我了吗?这是又要骗哪个男人去结婚?”钟少铭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刚刚经历前男友背叛闺蜜捅刀的顾念,原本有些低落,再次被男人的话语刺痛,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我不是夏晚晴,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吧?请你,放我离开!”顾念奋力地想要挣脱束缚。

“戏演的不错,演技比之前真是有增无减啊,你以为否认你的身份,就可以逃脱良心的谴责吗?”钟少铭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反而将她在怀中禁锢得更紧了几分。

“神经病,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顾念攥起拳头,无力地捶打在男人的胸口,想要以此迫使男人放弃。

然而她软弱无力的拳头捶打在男人的胸口,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占有欲。

“既然你故意假装不认识我,那我就让你加深一下我们之间的美妙回忆!”

钟少铭霸道地吻上她的唇,舌尖撬开她的贝齿,呼吸间,带着炽烈的气息,贪婪地汲取着更多的芬芳。

她想要发声,却被他的唇封住了嘴,她想要反抗却被他双手禁锢在怀中,不能动弹分毫,情急之下只能用牙齿咬他。

“咝——”

她竟然还敢咬他。

钟少铭指尖拭过带血的嘴唇,恼怒地看了她一眼,女人的执拗和反抗,已经耗尽了他的耐心。

“嘶啦——”

他粗暴地撕扯掉了她的婚纱,强健有力的双臂将她完全锁在身下。

这一夜,他索求无度。

……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情深怨长多徒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