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前夫再爱我一次第十九章:离婚1

已完结啦小说前夫再爱我一次是最著名作家流光翻飞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闻人爵贺兰雪,该小说区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前夫再爱我一次精挑篇章:望着桌面上的离婚协议书,闻人家一众人心中情绪各异,总而言之但是开心的过多地,例如王林若,她是都快开心疯了,这个乡巴佬终于等到要被扫地出门了,以后再也没有不需要面对自己她那张苦丧脸,啊太好了。赫连别墅里,偌大的客厅里,坐满了人,只因,今天赫连爵要和贺兰雪签订离婚协议。。...
前夫再爱我一次第十九章:离婚1

天暗沉,乌云聚集,又将是一个阴霾雨季。

赫连别墅里,偌大的客厅里,坐满了人,只因,今天赫连爵要和贺兰雪签订离婚协议。

老爷子的私人律师,把起草好的两份离婚协议,先交给他过目。

看着离婚协议书五个正楷黑字体,赫连老爷子心中破不是滋味,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缘分强求不来。

自己在心里安慰了自有一番之后,老爷子把协议书各自放在他们面前,声音暗沉,“签了吧。”

看着桌面上的离婚协议书,赫连家一众人心中情绪各异,总之还是高兴的过多,比如王林若,她就是快要高兴疯了,这个乡巴佬终于要被扫地出门了,以后再也不用面对她那张哭丧脸,真是太好了。

赫连秋惜却是秀眉紧蹙,一改往常对贺兰雪的不待见,竟然略带不满的问着老爷子,“爷爷,您真的要大哥他们离婚?”

“她在我们家不受待见,我这是在遂你们的心意,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碍你们的眼。”老爷子看着王林若话里有话。

老爷子的视线太过凌厉,镇的王林若一惊,慌忙敛去眼中的欣喜,低下头做鸵鸟状。

“可是爷爷……”赫连秋惜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说多了会不会暴露出来,可是不说等到他们真的离婚了,那秦羽凝那个贱人不正好上位。

秦羽凝可不好对付,不会像贺兰雪这样当受气小媳妇,到时候赫连家还有她们母女的地位吗?

“爸,能不能再考虑一下,婚姻毕竟不是儿戏,当初您非要他们结婚,现在又突然的要他们离婚。”赫连毅不懂父亲为什么总是想一出做一出,当初可是他非得逼着赫连爵娶这个女孩的,虽然儿子对这个女孩不待见,但是要是这件事被外人得知,进而捕风捉影的大肆宣扬一番,那么对他们赫连家是有害无益的,毕竟地位在那里摆着。

只不过是出了一个差,家里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儿子和媳妇竟然要闹离婚了,又是被他的父亲霸道的下了死命令的,他心中对自己一向自私自利的父亲,感到非常不满。

(他们都不知道贺兰雪和魏学文被人陷害的事,以为又是老爷子突发什么神经。)

“不离婚怎么办,任由她继续受欺负。我告诉你们,先别高兴的太早,我已经决定收她做孙女了,以后要是再有人欺负她,我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贺兰雪拿起桌上的千字笔,协议内容连看都没看,力透纸背的签下自己的名字,一笔一笔用尽全力。

她从小就执拗,一旦下定的决心,绝对不容许自己反悔。

既然选择了放弃,那么就要彻彻底底,免得给自己留下后悔的余地。

把签好的协议书推到对面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赫连爵面前,把那张他还没有签字的拿回来,也是毫不犹豫的落下笔,只用了三秒钟就签订完毕,接着又是推到了他面前。

协议一式两份,两份都签上了她的名字,而那个一直以来对这段婚姻不满的赫连爵,却是靠在沙发背上,面色沉寂,迟迟没有任何动作。

赫连爵的视线落在A4纸的右下角,看着上面娟秀的字体,剑眉几不可闻的蹙起。

眼前闪现刚才她签字时候的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利落的他心里起火。

就这么迫不及待,连钱竟都不要了,当初她可是为了钱才嫁给他的,一个为了区区一百万,就把自己卖掉的女人,居然会这么好说话的同意净身出户?

不知道她又是在打着什么主意,想离婚好和魏学文双宿双栖?

呵呵……赫连爵在心中冷笑,他是不是好好的拖一拖,总之他是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心中主意已定,赫连爵起身离开,没有任何交代,对身后一干人费解的眼神,视若无睹。

赫连爵此番作为,真真的是令他们非常之不解,他不是应该二话不多说的刷刷刷的签下自己的大名的吗?

为什么现在反而是二话不多说的扬长而去了,反而是贺兰雪,签字时那叫一个干脆利落,两人翻了个儿,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

DK集团,总裁办。

宽大的落地窗前,身姿卓越挺拔不凡的赫连爵俯瞰着地下来来往往小如蝼蚁般的车辆,讳莫如深的眸子深不见底,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钢化有机玻璃。

“咚咚……”

敲门声令他眉宇不耐的蹙起,随即淡声道,“进来。”

秦羽凝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把咖啡放到桌子上,她则绕到他身后,细滑的柔荑,揽上他的劲腰。

鼻息间充斥着熟悉的香水味道,不用转身,赫连爵已经知道身后是何人,抬了抬手,想要剥掉她围在自己腰间的手,却在半空中放弃,依旧保持着原有的动作。

时间仿若静止,俊美的两人相依的画面,犹如一个纯美的爱情片,就连赫连爵自己看着玻璃床上倒影的影子,都有点迷惑。

秦羽凝之于他来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如果真要说,也就是她的长相占了优势,因为她长的太像她了,一举一动,甚至是一颦一笑,都带着她的影子,而她又确实不是那个已经远离了他生命的她。

“爵……”

沉默良久,秦羽凝率先开口,却是带着哭腔。

“怎么了?”赫连爵没有多少温度的随后问道。

“……”背后的秦羽凝没有再开口,只是他感觉到背后有东西浸湿了他单薄的白色衬衫。

他转身,用温润的拇指,轻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痕,无奈这个小女人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委屈,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任凭他怎么擦拭都源源不断。

一向耐心有限的赫连爵,忍不住开口,“你到底怎么了?”

听着他略带不耐的语气,秦羽凝咬着下唇,泪流的更凶了,“我没事。”

“你这样还叫没事?”赫连爵的额角开始隐隐作痛,对于女孩的眼泪,他一向是心烦不耐的,尤其是现在心绪不宁的时候,更是烦上加烦,“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真的没事,医生说孕妇的情绪波动比较大,这几天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一直想掉眼泪。”秦羽凝被他吼的很委屈。

孕妇——

赫连爵深呼吸,他差点忘了,秦羽凝也怀孕了,并且可以肯定是他的骨肉,因为她的第一次给了自己。

就在两个月前的那个夜晚,在兰桂坊,他喝醉了,醒来之后就看到两人一丝不挂的躺在酒吧的休息室的大床上。

洁白的床单上的一抹干涸的暗红梅花,和她娇躯上的吻痕,让他不能对自己昨晚的行为否认,如果是别的女人,第一次给了他,签张支票打发走也就算了,可是她……

最后他默许她跟着自己,只是没想到,她会怀孕。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前夫再爱我一次”,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