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沈逸豪这么坐在沙发上,唐万德明显就被他刚那句话完全吓住了,他完全也没想起“嘿嘿,开什么玩笑。”唐万德在沈逸豪对面坐了下去,地说:“逸豪,怎么说,我们是一“你觉得这像是开玩笑吗?”沈逸豪看了一眼满脸笑容的唐万德之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唐沐云,才开口:“唐氏账上的资金本来就没有多少,还监守自盗,我不过是顺手帮了你一把而已。”。...

看着沈逸豪这么坐在沙发上,唐万德明显就被他刚刚那句话完全吓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

“嘿嘿,开什么玩笑。”唐万德在沈逸豪对面坐了下来,说道:“逸豪,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家人,玩笑不能这么开。”

“你觉得这像是开玩笑吗?”沈逸豪看了一眼满脸笑容的唐万德之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唐沐云,才开口:“唐氏账上的资金本来就没有多少,还监守自盗,我不过是顺手帮了你一把而已。”

这一下,唐万德脸上总算挂不住了:“逸豪,我,怎么说好歹我也是你的岳父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岳父?”沈逸豪有些讽刺地笑道:“当初你把这个垃圾塞给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会有今天?”

唐万德愣了一下,随后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唐沐云,站了起来,一巴掌扇了过去:“你个贱人,是不是惹得你老公生气了!”

唐沐云摸着被打红的脸,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默默走出办公室。办公室里面依旧能够传出唐万德在祈求沈逸豪的声音。

走进花店里面,要了十二支白玫瑰之后,叫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坟地。

“姐姐,我来看你了。”唐沐云将手上的白玫瑰放在唐沐雨的坟前,然后将长在唐沐雨旁边的杂草,一颗一颗都拔掉:“姐姐,你知道吗?我过得一点都不好,你的唐氏要是落在沈逸豪手里,说不定是一件好事。你说过让我照顾好唐氏,但是你也知道他根本不会听我的。”

“姐姐,我给你买了白玫瑰的种子,我种在这里,明年应该会长出一朵很好看的玫瑰吧……”唐沐云笑着说道,可是眼角之中一颗滚烫的泪水也缓缓流了下来。

唐沐云靠着唐沐雨的墓碑低声抽泣,过了好一会,渐渐响起了一个脚步声,还有一句话:“你还有脸到这里来?”

这句话还没说完,唐沐云的身体就像是触电了一样,颤抖起来。一副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沈逸豪。

“离我的沐雨远一点!”沈逸豪面无表情地说道。唐沐云擦了擦自己眼泪,站了起来,后退了好几步。

沈逸豪慢慢蹲下来,看着唐沐雨的照片,他脸上再也没有那些冰块,有的是自己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见到过的温柔。

“沐雨,我来看你了,今天没有给你带你喜欢的糖糕,你会生气吗?”沈逸豪笑了笑,他的手在唐沐雨的照片上划过,眼里尽是温柔:“你的唐氏,在唐万德的手中迟早败落,我将它收到沈氏集团里面来了,你会怪我把你的唐氏收到我这里吗?”

唐沐云猛然吸了一口空气,突然鼻子一酸,可是她仰头眨了眨眼,努力让眼泪回到自己的眼中,原本她就这么想的,现在亲耳听见沈逸豪说出来,心中也好受了好多。

唐沐云转身走了,回头看了一眼依旧蹲在唐沐雨坟前的沈逸豪微微一笑:“姐姐,我真的好羡慕你啊,逸豪哥哥对你还是这么无微不至,既然你的唐氏有了好的归宿,我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回到沈逸豪的别墅,唐沐云在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看着镜子赤条条的自己,二十三年了,自己也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自己,发现镜子里面的自己,似乎有些不是自己,更像是唐沐雨。

洗了好久,穿上最好的衣服,默默走到厨房,从冰箱里面取出好多东西,洗菜,切菜,最后烹饪,做出了好几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唐沐云将这些菜一份一份在桌子上摆好,然后从沈逸豪的酒柜里面取出一瓶红酒,取过醒酒器,还有擦得锃亮的红酒杯,倒上两杯酒之后,点上两支香薰蜡烛,分别放在桌子两端。

刚做好一切,门口的锁一阵响声之后,沈逸豪迈了进来。

唐沐云自然迎了上去:“回来了?进来洗手,吃饭吧。”

沈逸豪鼻子动了动,整间屋子都充满着柠檬香味,看着风态万千的唐沐云笑了笑:“怎么还不死心啊,特意用了熏香,真的很渴望被我睡吗?”

唐沐云看着沈逸豪投射过来的目光,微微一笑:“我给你一个好的建议,乖乖坐下来吃饭!”说完,唐沐云转身走到餐桌上,坐下,端起酒杯,双眼流动着一丝韵味。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豪门囚宠千金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