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涟漪呼吸的节奏沉沉,慵散地不想动。从刚朋友见面到现在的,她被他精神折磨着要了一次又一次,了不已疲倦了。原本准备好着的红酒,她恐怕也爬不出来去喝了。这男人……肯定是找个借口在惩罚本来准备着的红酒,她估计也爬不起来去喝了。。...

安涟漪呼吸沉沉,慵懒地不想动。从刚刚见面到现在,她被他折磨着要了一次又一次,已经万分疲惫了。

本来准备着的红酒,她估计也爬不起来去喝了。

这男人……一定是借故在惩罚着她刚刚的不专心。

司修铭很快穿好了衣服,站在窗户口,点燃了一支烟。

烟色缭绕,照得他的面容一时有些不怎么清晰。

“我有些事要跟你说。”正在安涟漪看着司修铭的时候,忽然耳边听到了他说话的声音。

“什么事?”是该想提他说的要结婚的事情了吧?

安涟漪如此一想,心头不由得一喜。

“我们在一起有三年了吧?你从二十岁的时候认识我,一直都跟着我做事,现在也该有一次给自己做主的机会了。”

“做主的机会?”

司修铭转身,高大的身影被窗口的黑暗给掩盖起来。很快就把接下来的话给说了出来。

“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

司修铭此话一出,安涟漪的脸色顿时一变。

“你说什么?”

刚刚还你侬我侬的,这会儿才刚刚做完,他就说不再联系?“你在跟我开玩笑?”

“我向来不开玩笑。”

司修铭安静地看着安涟漪。

安涟漪脸上刚刚的惬意瞬间消失不见,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男人竟然不是要求婚,而是要跟她分手?

可是既然是要分手,那刚刚又为什么闹出那么一回事来?他这是在搞什么?

安涟漪站了起来,气得手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司修铭,你什么意思?”

“我要迎娶林家大小姐,林国忠的女儿。这样对司家有很大的好处。这是请柬。”

司修铭平静地看着安涟漪,不冷不热地回应着。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无动于衷,仿佛刚刚所说的话,不过就是跟平日里谈论的公事一样。

安涟漪咬了咬牙,头有些懵懵的,却还是强自忍着,将他递过来的请柬打了开。

请柬的封面上一男一女互相挽着手,身上穿着的正是婚纱照。

女孩子长得很漂亮,娇贵的如同公主一般。她笑靥如花,明媚的眼神透露出极其幸福的模样。

她的身边站着的正是司修铭本人。

“还真是郎才女貌。”

安涟漪握着请柬的手微微一紧,心头蓦地一窒,胸口一阵憋屈。

如果司修铭要娶这位林大小姐,那为什么之前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透露给她?

真是个人渣!

“你不用伤心,我会给你三千万和一套房产做为补偿。”

司修铭又继续补充了句。

这话说的,若是其他女人,估计早早就激动不已了。只是落到了安涟漪这里,她却是心头的怒火更盛。

“所以说,从一开始你就没想过要跟我结婚?”

“涟漪……你从来都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人。”司修铭定定地看着她,目光深邃。

安涟漪气得想直想吐血。她咬紧了牙关,心头火气上升。目光扫视着司修铭上下,放肆地盯着他的那里,唇角勾起了冷笑:“我的确从来不胡搅蛮缠。不过……你确定除了我,还有别的女人能跟你配合的那么好?”

才爽完就提上裤子不认人。司修铭还真是好样的!

“安涟漪,你是个女人。别不顾矜持。”

司修铭皱起了眉头。

安涟漪继续放肆而又张扬地笑着,红唇诱惑而又张扬,迈开双腿,两步走到了司修铭的跟前,她伸出手拉住了他脖子的衣领。

而后淡然开口道:“司修铭,你刚刚不是还挺性福的么?才从我这儿爬起来,这会儿就要装作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说着,安涟漪尽力地勾起眼前的男人的深刻欲望。

他们在一起三年了。

三年足够让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底线,也知道他的敏感。只要是她挑逗着的,司修铭也的确从来都没有拒绝过。

只是这一次……

司修铭用力推开了她。

“我话已经说完,我要走了。以后我们两个也永远都不要再见面了。”

司修铭的语气阴冷,这话才一说出来,安涟漪一颗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

她忽而抬起头来,安静地看着他:“你是认真的?”

“你说呢?”司修铭往后推了一步。将手中的烟头按下去熄灭掉。

“好!记得你说过的三千万还有房产。你大爷的,这些年就当被狗给咬了,老娘从今天开始,就不伺候你了!”

安涟漪压下胸口的疼痛,忍住鼻子的酸意,转身抓了一件外搭的风衣,就直接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连胸衣和内裤都没有穿,踏上高跟鞋就直接往门口走。

安涟漪才想要推开门,一旁的司修铭却走到了一旁,压住了门把手,把她给拦在了门口。

“怎么了?舍不得我走了?”安涟漪挑眉看着他。

“穿好衣服。”司修铭的声音连一丁点的起伏都不曾有,只是平静地陈述一件事实,指出安涟漪的错误。

安涟漪大怒,她咬牙切齿,目光阴冷地看向了他:“这就轮不上你司修铭操心了!反正咱们两个之前也不过就是炮友关系,就是普通的情人而已,既然现在你要去结婚了,那我的事情就不劳阁下费心了。依我这种才貌,我会缺男人?我还有千百个炮友在等着呢!”

司修铭的目光瞬间冷洌如刀!

这女人,果然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司修铭还想说什么的,却没注意到安涟漪的小动作,被她掐了自己一下,就那么逃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

出门竟然穿成那个样子!

风衣之下未着寸缕,她也是真的够大胆的!

……

安涟漪下了楼,眼泪再也止不住,瞬间从自己的脸庞滑落。

她竟然会被男人给甩了!三年啊!她以为她会跟这个人在一起一辈子的,最后却换来这么一个结局!

司修铭,我特么要是就这么放过你,我就不姓安!

安涟漪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脚步愈发地加快了起来。上了车,她启动了车子,手机这时候却是响了起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淡定一些,接起了电话。

“涟漪小姐,你快点儿回来。夫人跟老爷两个人又吵起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娇妻狠绝色:总裁别惹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