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你老公喝多了,请你回来接一下。”廖白第一个反应时是移开眼罩,看了几眼手机屏幕。信息显示的竟然是蒋仲谦的号码。她又将手机放在耳边,声音和缓的道,“他在哪里?”廖白第一个反应就是移开眼罩,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你好,你老公喝醉了,请你过来接一下。”

廖白第一个反应就是移开眼罩,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显示的居然是蒋仲谦的号码。

她又将手机放到耳边,声音缓和的道,“他在哪里?”

20分钟后,廖白按照对方提供的地点开车过去。

是一家规模很小的酒吧。

吧台上,蒋仲谦趴在上面,身前摆着无数空酒瓶。

廖白走过去,看了一眼酒保,酒保立刻开口解释,“不是我们跟他推销的,是他自己要喝的,小姐,我们店要打烊了,你能不能把帐结了,然后带你老公离开。”

本来,廖白是有点怒气的。

蒋仲谦酒量并不差,能喝成这样,她恨怀疑是不是被这些酒保灌酒了,但对方那一句‘老公’,她的怒火瞬间平息了不少。

嗯,听着舒服。

“你怎么知道他是我老公?”

“因为你的号码是特别关注第一个啊,一般老公都这样存老婆的号码,不是么?”

廖白笑了一下,怒火全部熄灭。

她掏出钱夹,付了酒钱,然后搀起坐上的蒋仲谦,一步一趋的向外走去。

好不容易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男人扶上车,廖白坐在驾驶位上,看着他睡去的俊脸,忍不住想,自己终究还是忍不住再次跳进蒋仲谦这个坑里。

事实上,两年前她离开就没打算再回来,可是,她真是耐不住对他的思念。

试问,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这个男人对自己更好的么?

她说喜欢雪人,他就能蹲在校门口冒着寒风给她堆,冻到嘴唇发紫手脚冰凉。

她说蒋仲谦我想吃城西老铺的灌汤包,他能开车绕了半个城市去给她买来。

她左思右想,答案是没有。

所以,她回来了!

即便如此,她也没想这样急于求成,想缓缓而为,结果,一看见是他的手机号码,她还是方寸大乱。

都说女人媚起来是妖精,其实,男人妖的程度也不比女人差多少,最起码,她是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了。

她按照两年前的记忆开到蒋仲谦所住的别墅区,可一到地方,她就觉得自己来错了,这里黑灯瞎火的,连个路灯都有,哪里像是住人的地方?跟鬼屋差不多!

但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如果再换地方,没准会被媒体发现,蒋仲谦这种青年才俊,向来是狗仔的追逐对象,她可不想娱乐版头条上看到‘蒋家公子与神秘女郎密室独处24小时’的字样。

于是,廖白硬着头皮将他扶进屋,让她惊讶的是,他的密码锁居然一直保留着自己的指纹,她还以为……

推开门,一股灰尘的味道扑面而来,廖白皱着眉头,单手挥了挥眼前的浑浊空气,伸手点开廊灯,入目的是一片雪白,所有的家具都蒙着防尘布,而且布上是厚厚的灰尘,显然,这里已经许久没人住了。

“两年了,这条路你还没忘。”身上的男人忽然发出低沉暗哑的声音,廖白惊了一下,转头朝他看过去,只见他眉目舒展,眼眸半眯着,墨色的双眼紧紧的看着她。

原来是装醉,自己是真秀逗了,居然还以为他真的喝醉了,她都忘了,蒋仲谦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

“是啊,我没忘,但你似乎忘了,这两年是不是一次都没回来过?”廖白看着他说。

蒋仲谦将手臂从她的肩膀上拿下来,单手扶着墙面,身形有些疲惫,他扶着墙,慢悠悠的走向卧室的方向,那态度似乎根本不愿回答她的问题。

廖白也无心恋战,转身要走,“既然蒋总到家了,那我先走了,再见。”

扑通!

她刚转了一半,就听见客厅里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男人沉闷的哼气声。

跌倒了?

廖白快步走进客厅,还来不及开灯,就看见高大颀长的黑影倒在地上,右腿微微弯着,似乎很疼。

“你多大的人了,居然还会跌倒?”廖白走过去扶她,可手腕却忽然被男人用力握住,男人只是使了个巧劲儿,再一个翻身,就将廖白压在松松软软的地毯上。

男人眉心皱紧,眼底带着混沌不明的情绪,“今晚上接你走的男人是谁?”

廖白愣了一下,旋即轻笑出声,“你大费周折的把我带来这里,就是为了问这个?”

其实,她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诉他,那个人是宋逸民,她的男闺蜜,但是她又恶劣的不想这样轻易告诉他,想看看他着急的模样。

身上的男人面色沉铸,撑在她头部两侧的手指微微收紧,该死,他的情绪又被这个女人轻易左右了。

他离开酒店时,看到了她上了陌生男人的车,从那开始,他就心绪不明,脑子里总是有她和其他男人暧昧的场面。

可是他又拉不下那个脸去给她打电话,所以,只能找个门面小的小酒吧,点了一堆酒,又解锁了手机密码,绕了个大圈子把她弄来。

现在,人已经在他面前了,他又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好了。

“廖白,我不想跟你废话,公司和你签署的劳动合同作废,明天,你不许去风云!听到没有!”

女人软乎乎的眉眼上染了点点笑意,犹如初春里的微风,暖融融,凉飕飕的。

“你想作废合同,可是要付我违约金的。”

男人嗤笑,根本不把她的威胁当回事,“再多的钱我都给过,不差你点儿了。”

这是拐着弯骂她贱呢。

“呵,蒋总果然大方啊,不过,我是想放长线钓大鱼,所以,你这点钱根本打动不了我,抱歉了,我不同意。”

“什么大鱼?”

你这条大鱼啊,笨蛋!

廖白在心里说。

“蒋总不是说我是不相干的人么?问这么多干嘛?莫非心里还对我念念不忘?”

这话简直就像一根刺,狠狠的扎进蒋仲谦心里。

他旋即俊脸一沉,伸手指向大门口,“廖白,你滚!”

听完这话,廖白差点笑出来。

怎么他这骂人的话几年如一日的不变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心尖宠妻娶一送一”,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