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6章 打赌

  “你们别碰老子,老子根本就没有喝酒,老子没有喝醉呢,你们知道老子是谁不,小心老子拆了你们公安局。”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人,脸色涨红,舌头打着弯,脖上挂着手指粗细的金条,赤裸着...

天纵强少

推荐指数:10分

《天纵强少》在线阅读

  “你们别碰老子,老子根本就没有喝酒,老子没有喝醉呢,你们知道老子是谁不,小心老子拆了你们公安局。”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人,脸色涨红,舌头打着弯,脖上挂着手指粗细的金条,赤裸着上身,穿着花格大裤衩,不满的挣脱着,指着警察破口大骂,就好像在教训孙子似得,甚至还想要耍流氓的把裤衩脱下来凉快凉快,吓得押送的男警察急忙拦了下来。

  “他家的狗整天乱吠,好几次差一点咬到我,今天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就杀了吃了,我跟你们说,想当年我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屠宰户,一刀下去鲜红的肠子,心啊,肝啊……”一名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者,端起桌上的水,一口口的品尝着,接着滔滔不绝的详细叙述着屠宰经历,惹得两名做笔录的警察一阵干呕。

  “那个老家伙不好好的扭秧歌,一直给我老太婆抛飞眼,我把他打了怎么样,你们关押我啊,我跟你们说我跟他没完……”一名干瘦的老头,气的嘴唇颤抖,老了老了,媳妇差点没有被人泡了,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婶可忍,爷不可忍。

  “还真是热闹非凡。”

  江浩饶有兴趣的看着吵闹的审讯大厅,人间百态还真是呈现的淋漓尽致,警察还真是一项有益身心的工作,看来警察不只是人民的公仆,都快成人民的孙子了。

  “张警察,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轮到被审呢?”

  张欣怡放下水杯打了一个饱嗝,都喝了七八杯水了,却始终等不来审讯的人,眼看下午上课的时间就快要到了,也不能一直在这里耽搁下去啊。

  “你们看,今天确实是特别的忙,你们就先等着吧,还没有见到着急被审讯的人呢,四个被打成怪兽的哥们,正在包扎呢,等他们包扎完了,就可以开始录笔录了。你们可能不知道要是在精神不清晰的情况下,录制了笔录也不算。”年轻帅气的张浪,又给张欣怡客气的倒了杯水,眼角随意的撇了一眼脸露着急之色的张欣怡,喉结蠕动了一下。

  “这点事处理起来就这么困难吗?”

  江浩瞥了一眼闹得不可开交的几个人,不屑的撇了撇嘴:“真要是换成我,就这点破事早就处理完了。”

  张浪的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这不是拐着弯的骂警察无能吗,瞥了一眼漂亮的犹如瓷娃娃似得张欣怡,压着不满,干咳了一声,抱怨道:“都要向这位女同志一样理解警察,我们也不至于费这么大事了,不要以为警察是那么好干的。”

  “要是我是警察,给我十分钟都给你处理完。”

  江浩自信的瞧着二郎腿,早就看眼前的张浪不顺眼了,老是借着倒水的机会,眼睛一直朝着张欣怡雪白的领口内瞄,一看都不是什么好鸟!

  “你太嚣张了吧。”张浪眉头拧了起来,狠狠的拍了拍桌子。

  “怎么了张浪。”方萌端着笔录本子走了过来,瞟了一眼被气的脸色涨红的张浪,好奇的看了一眼坐在座位上的江浩,忍不住笑了:“怎么能被气成这样呢。”

  “这个人太猖狂了,竟然侮辱我们警察,说我们办事效率低,说是只要是交给他处理,十分钟他就可以把这里所有的案件都处理完,你说这是不是很嚣张。”张浪立即不满的冷哼一声,蔑视的说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你要是不信,我们可以打赌。”江浩挑衅的追问道:“敢不敢。”

  “江浩你不要冲动。”张欣怡神色一急,赶忙伸手要阻拦江浩,却见江浩自信的朝着她笑了笑,张欣怡停止了规劝,忽闪着睫毛好奇的打量江浩,看来以前对他的了解太少了。

  “打什么赌吧。”张浪挺了挺胸膛,不屑的撇了一眼江浩:“难道警察还怕你不成。”

  方萌饶有兴趣的看着自信满满的江浩,尽管她是刑侦学院毕业,十分精通审理和劝解技巧,却也不敢夸下海口说可以十分钟内审理完这里所有的案件,真是不知道眼前比自己小不了两岁的中学生,哪里来的自信。

  “我要是赢了,你就把桶里的水喝光,我要是输了随你处理。”江浩手指了指不远处的矿泉水桶,桶里还剩下三分之一的矿泉水,江浩相信,桶里的水足够张浪去去心中的邪火了。

  “好。”张浪爽快的答应了,撇了一眼方萌,要是不敢应战,岂不是很丢人,难道自己连一个中学生都不如?

  “有点意思啊。”

  审讯累得不行的警察们,见到方萌停留在了张浪身旁,早已经把焦点统统聚集在了这里,听到江浩要替他们审讯,都解放的放掉了手中的审讯本,饶有兴趣的等待着江浩的处理。

  江浩也不耽搁时间,直接拿起桌子上张浪褪掉的警服,一边走一边扣扣子,径直的走到了一身横肉,死活都不接受抽血进行血检的酒汉身旁,自顾的拿起记录本,笑呵呵的念道:“哥们,在哪里喝的酒啊。”

  “风影酒楼,一桌两万,不是你们这些破警察能够吃得起的。”醉汉挺了挺大肚子,蔑视的撇了撇嘴,根本就不把江浩放在眼中。

  “那就对了。”江浩的脸色不时变化,眼睛直直的打量着醉汉,轻轻的点着头,可惜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出了什么问题吗?”醉汉狐疑的扫了一眼身体,发现没有异样,江浩的直视动作引起了他的好奇,忍不住开口询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风影楼出现了流行疾病,我看你好象是感染了。”江浩认真的说道:“据说一个小时之内不处理,就会有生命危险。”

  “啊。”醉汉打了个激灵,酒也醒了几分,脸色煞白,嘴唇得瑟的问道:“我怎么感觉浑身无力呢,原来是感染了疾病。”

  “你是不是口渴,肚里犹如火烧,还想尿尿?”江浩认真的拿起笔,随意的在口供本上划着,紧张的追问着。

  “是的。”醉汉忙不迭的点着头,小腿肚已经开始打起了颤,求救似得看向了江浩,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救命啊,警察同志。”

  “过来抽血,看看严不严重,能不能够救治了,希望你好运吧。”江浩一脸惋惜的拍了拍醉汉的肩膀,对着身边拿着针管的警察挤了挤眼,警察立即拿起针管扎入了醉汉的手臂内。

  “抽吧,一管够不够,不够就多抽点,我有的是血。”醉汉很是配合,急忙的催促道。

  “关起来吧,十五天。”江浩拿起针管瞄了一眼,对着笑着说道:“恭喜,你没有被感染疾病。”

  “好。”反应过来的警察,感觉江浩很陌生,佩服的点了点头,立即按照他的命令,架着醉汉快速离开。

  “多谢啊。”醉汉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暗暗的松了口气,对着江浩不住的感谢着。

  “这个?”张浪目瞪口呆的望着奇异的一幕,狠狠的咽了口唾沫,难以接受,好奇的问道:“他怎么知道这些反应的呢。”

  方萌白了一眼张大嘴巴的张浪,被他给问乐了:“你喝醉酒了也是这个反应,你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

  “啊!”张浪被方萌的话给噎住了,脸色瞬间涨红,恨不得立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一次丢脸可丢大了。

  “老爷子,你当屠户哪有我当解剖员的时候精彩呢!”江浩立即坐到了屠狗的老者面前,拿起笔当成手术刀,在老者的肚子上比划道:“轻轻的拉开肚子,就好像扒皮一样,轻轻一拉,就揭开了肚皮,接着你可以看到肚子里各种器官整齐的排列着,这里是心,呈现椭圆形,扑通扑通跳着,这里是肝脏主要是用来解毒的……”

  “不要再说了。”精神矍铄的老者,满头的白发都要竖立起来了,吓的向后退了一步,脸色煞白,干枯的手掌不住的在身上乱摸着,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手得瑟着摸出了一打钱放在了桌子上:“这是赔偿的钱。”看了一眼笑呵呵的江浩,猛地打了一个冷颤,逃也似的跑出了警局。

  江浩通过透视已经看到了老头准备好了钱,老头只是不想轻易赔偿而已,干脆就逼迫一下他。

  江浩干脆的走到了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干瘦老头身边,很是气愤的鼓动道:“天下男人,最不能够容忍的就是自己的马子被别人泡了,哥们,你真是威武,这种人应该见一回打一会。”

  “他这是鼓动犯罪呢!”张浪立即叫喊着要制止,却被方萌一眼给瞪得咽了下去,瞥了一眼水桶,摸了摸肚子,想着是不是应该逃跑了。

  “嗯。”干瘦老头露出了怪异的眼神,原本以为会换来一通教育呢,却想不到竟然遇到了一个异类警察,打人的行为不但得到了肯定,还得到了认可,浑身的气立即就消了几分。

  “可是你这一次真的打错了。”江浩话锋一转,询问道:“他是不是一直斜着眼看嫂子,其实这不怪他,难道大哥你没有注意,他的眼睛是斜视的。”

  “斜视?”干瘦老头眉头皱了皱,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腿:“还真是这么回事,原来那老小子眼有病。”

  “我贸然把人家打了,我应该承担医疗费用。”干瘦老头后悔莫及的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真是太冲动了。”

  “他怎么就知道老头是斜视的呢?”张浪纳闷的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求解的看向了眼睛一亮的方萌。

  “你要是一直斜着眼不累吗?”方萌白了一眼张浪,耐心的讲解道:“老年人的眼球会发生偏离,难道你上学的时候没有学过?”

  “这个!”张浪尴尬的挠了挠头,瞥了一眼走向下一个人进行询问的江浩,心中已经开始后悔了打赌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天纵强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