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李想在雅乐的指引下,一路急行,将近半柱香的时间,他俩便回到了目的地。前方一处空地上,一群青壮的男子,头戴面具,手中拿着盾戈斧剑等兵器,边嘀嘟囔咕叫唤着,边跳着某种舞蹈,那姿势,像极了正趋赶、扇起鬼怪。这舞蹈名叫:傩舞,一种广泛流传久远前方一处空地上,一群精壮的男子,头戴面具,手中拿着盾戈斧剑等兵器,一边嘀嘀咕咕乱叫着,一边跳着某种舞蹈,那姿势,像极了正在驱赶、扑打鬼怪。。...

易小鹏在雅乐的指引下,一路急行,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他俩便来到了目的地。

前方一处空地上,一群精壮的男子,头戴面具,手中拿着盾戈斧剑等兵器,一边嘀嘀咕咕乱叫着,一边跳着某种舞蹈,那姿势,像极了正在驱赶、扑打鬼怪。

这舞蹈名叫:傩舞,一种流传久远的原始巫舞,在这江南之地,广为流传。

相传,这舞蹈,是模仿战神蚩尤,征战四方之时的动作,所编排出来的舞蹈。

这种舞蹈,一般在除夕之时表演,用来驱逐鬼怪,除旧迎新之用。

当然,在一些特殊场合,山越人也会聚在一起,跳这种舞蹈。

比如此时,他们把一个老人绑在树桩上,脚下堆满柴火,一边跳着傩舞,一边想要用大火,活生生把这老人烧死。

这时候,傩舞便成了一种祭祀的远古巫舞。

人群之中,一个头戴着各色动物羽毛,花花绿绿,活像只孔雀的枯瘦男子,一边装神弄鬼的喃喃自语,一边像抽风了一般,四肢乱颤,那枯瘦如柴的身体,以及病怏怏,仿佛纵欲过度的面容,怎么看,都让人生厌。

雅鱼偷偷指着那枯瘦男子,满眼畏惧的对着易小鹏说道:“那便是我们部落的巫师大人,巫师大人供奉着战神蚩尤,可以借用蚩尤大神的力量,法力通天,等会儿你可不能乱说话,激怒了巫师大人!”

说完,她浑身颤抖的走了过去,当发现那个枯瘦巫师转过头来,正看向她时,她不禁小腿一抖,差点摔倒在地。

山越之人,尤其敬畏巫神,巫师在他们的眼中,犹如神明,高高在上。

看着女孩这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易小鹏原本还有些好笑。

但是,当他发现,那枯瘦巫师,正满眼淫邪的盯着雅乐,一双混浊恶心的眼珠子在雅乐窈窕的身子之上一阵乱瞧之时,他不禁心中大怒。

这就是她们山越之人所敬畏的巫师?

这般货色,难怪脸色苍白成这样,看来,平时应该没少干坏事吧!

易小鹏冷笑一声,追上了雅乐,一把便搂住了她,那小小的躯体,仿佛被揉进了他厚实的胸膛之中,完全没入了他的怀中。

他紧紧握住女孩冰凉的小手,轻柔的说道:“别怕,有我在你身边呢!”

“那些什么巫师巫神,在我的眼中,仿若蝼蚁,我随便勾勾手指,便能灭杀了他们!”

说到这里,他狂笑一声,满是挑衅的看向了那个恶心的巫师,神色嚣张至极。

巫师也注意到了他,当看见他紧紧搂着雅乐,与雅乐神色亲昵之时,他那散发出淫光的双眼,瞬间变得阴冷狠毒。

易小鹏嘴角一撇,丝毫不在意的搂着小巧的雅乐走上前去。

“站住!”

一个身材魁梧,但同样脸色苍白的中年男子呵斥一声,然后看着雅乐,厉声说道:“谁让你来的!快回去!还有,这个男的是谁,你一个姑娘家,公然和一个男的搂搂抱抱,难道,你以后不想嫁人了吗!”

这中年男子语气严厉,说的雅乐浑身一颤,满脸惨白。

但她毕竟不是一个懦弱的女人,在短暂受了恫吓之后,她瞬间便平复下了心情。

她克服了心中的恐惧,昂起头对着中年男子说道:“宗帅大人,你们把我爷爷绑在这里,难道是想活活烧死他老人家吗!”

说到最后,她一脸悲愤,仿佛难以置信,曾经亲密友善的乡邻宗帅,竟然会这般对待她的爷爷。

宗帅冷哼一声,指着绑在树上的老人,大声说道:“你看看他,满身乌黑,全身溃烂,早已邪魔入体了,再不把他烧掉,五年前的惨剧,便会再次降临我们整个村子!”

当他提到五年前那件事情之时,易小鹏能明显的感觉到,现场所有村民们,眼神之中的畏惧。

“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几次提到这五年前,使得易小鹏的心中,好奇心大盛。

他很想知道,这大家讳莫如深的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咦,这乌黑的皮肤,好像是……?”

易小鹏暗中催动法力,双眼金光之下,那老人整个情况便尽收他的眼底。

这是一个长相和雅乐有些相似的帅老头。

容貌俊秀,须发皆白,飘飘然仿佛一个老神仙一般。

只不过,此时,他一直紧闭着双眼,仿佛昏迷了过去。

他面色乌黑,全身虚弱无比,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最可怕的是,他全身不知道怎么了,满是溃烂,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看见森森白骨。

这卖相,乍一看去,确实吓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三国第一仙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