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第十章 曹寅献计

曹寅康熙小说名字叫作《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提供更多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以及最新更新。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小说曹寅康熙摘选:曹寅回来略解心中淤积。 曹寅去年刚满六岁,生得却…...

曹寅康熙小说名字叫做《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这里提供曹寅康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小说精选: 清康熙二年紫禁城乾清宫 十岁的康熙帝坐在龙椅上,对着下面跪着的臣子大发雷霆,他的生母孝康章皇后佟佳氏刚刚仙逝已让他的心情跌到谷底,这会儿子听到下面回禀长公主下落不明不知生死心中更添抑郁终是压抑不住胸中积怒龙颜震怒,虽然他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却已然有了天子的威仪,龙颜震怒之下使得跪在殿下的几位臣子惊惧不已。 “皇帝,你让他们都跪安吧,长公主的事情就此终了,不要再费心思了。” 康熙帝转过身,看向珠帘后面的太皇太后,他还…

清康熙二年紫禁城乾清宫

十岁的康熙帝坐在龙椅上,对着下面跪着的臣子大发雷霆,他的生母孝康章皇后佟佳氏刚刚仙逝已让他的心情跌到谷底,这会儿子听到下面回禀长公主下落不明不知生死心中更添抑郁终是压抑不住胸中积怒龙颜震怒,虽然他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却已然有了天子的威仪,龙颜震怒之下使得跪在殿下的几位臣子惊惧不已。

“皇帝,你让他们都跪安吧,长公主的事情就此终了,不要再费心思了。”

康熙帝转过身,看向珠帘后面的太皇太后,他还想说些什么,但终是遵照着太皇太后的意思斥退了臣子,然后慢慢的坐回了龙椅上。

苏茉儿慢慢拨开珠帘,太皇太后扶着苏茉儿的手走了出来,她神色平静步履稳健,但隐在金凤东珠冠下的苍白容颜上明显挂着未干的泪痕,康熙八岁丧父十岁丧母,对自小亲厚的太皇太后便更添了几分心理上的依赖,这会儿见了太皇太后暗暗垂泪心中更是愧疚,他细细观察了她的神色,见苏茉儿在身下悄悄对自己摆了摆手,便只立着身子拿捏着说了几句体恤话,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向太皇太后追问不休。

太皇太后走后康熙心情始终不见好,他自小便知道祖母和父皇对这位未曾谋面的姑姑有着非同寻常的感情,为了这位姑姑父皇几次想对察哈尔出兵都未曾付诸于行动,如今他为了大清万代社稷征讨察哈尔难道错了吗?他独自坐在乾清宫中静静苦思,越想越觉得苦闷难耐,遂命贴身太监梁九功去找他自幼的玩伴曹寅过来略解心中淤塞。

曹寅今年刚满六岁,生得却比一般孩童壮实许多,他的母亲孙氏是康熙的奶娘,自康熙出生起便随侍在侧精心侍奉很是得康熙赏识,曹寅比康熙小了整整四岁,但因母亲之故从小便与康熙亲近,此刻进了乾清宫见康熙满脸尽是抑郁之色的坐在高高的龙椅上,便主动靠了过去说话逗他欢心。

曹寅自小喜好诗词书法,据说他满月抓阄时便携了一卷诗经久久不肯松手,其父内务府营缮司郎中曹玺倍感欣慰,便给他取字子清,寓意此子才清志高神清气朗,可能是承了这名字的缘故,曹寅自小聪慧过人,小小年纪已习得一手漂亮的书法,史书也读得很有模样,康熙对他很是喜爱,常常唤他进殿陪伴排解寂寞。

“皇上,臣都说了这半天了,怎还不见您说话啊,是不是臣讲的话没甚乐趣,不能让皇上一展龙颜?”

“子清,朕只是有些事情想不通透,并不关乎于你,你大可不必如此介怀。”

“皇上何事不能释怀,可否说出来给臣听听,也让臣为皇上分忧几许?”

康熙看了曹寅几眼,想了想终是把心中之事挑拣着跟曹寅说了,曹寅人小鬼大,一边听着一边活动着心思,待康熙讲完,他猛地一拍双掌,笑着说道,

“原来竟是这事,皇上您可真是找对人了,这事情臣恰好知晓内情,待臣为您慢慢道了,必可解您心中困惑。”

康熙听后双眼发亮,他正了正身子,授意曹寅快快道来,曹寅端了端身子,故作严肃的说道,

“皇上,太宗皇帝一生共有二十五个子女,但在这些子女当中模样最出色的当为您这位亲姑姑,固伦温庄长公主,她是太宗皇帝的次女,为盛京清宁宫孝端文皇后嫡出,据说十分得太宗皇帝的宠爱。”

康熙看向曹寅,低下头喃喃自语道,

“既然皇爷爷如此疼爱固伦公主,为何要把她下嫁到察哈尔呢?”

曹寅看了看四周,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他想了想,终是弯下身子贴到康熙耳边小声嘀咕道,

“固伦公主的下嫁据说跟太皇太后有莫大关系,当时盛京关雎宫辰妃独享圣宠,辰妃善妒多疑,因嫉恨太皇太后在她怀孕时承泽皇恩蒙受圣宠,便在太皇太后生先帝时刻意刁难,当时孝端文皇后不在宫中,宫里面就辰妃最大自是无人敢得罪于她,太皇太后生产时万分凶险,多亏了固伦公主冒着风雪出宫向睿亲王报信儿才救了太皇太后母子,也正因如此,固伦公主才犯了辰妃的忌讳,被她在太宗皇帝面前撺掇着下嫁给了察哈尔的亲王额哲。”

康熙听后神色悲痛,他拉着曹寅急急问道,

“你这话可属实?”

“臣对天发誓,所出之言句句为实,如有半点虚言便天诛地灭,死无……”

康熙捂住曹寅的嘴,阻止他因年纪幼小口无遮拦再说出些什么不知轻重的浑话来,曹寅憨憨的笑着,康熙一边摇头取笑他的浑话一边在心中暗暗思量,他知道曹寅家自其祖父起便为满洲贵族正白旗的包衣,曹家一直在睿亲王多尔衮的府上侍奉,摄政王多尔衮死后被先帝定了大罪,先帝将多尔衮的正白旗收归自己掌管,也因此缘故曹家由王府包衣转为内务府包衣从而成为皇帝专属的家奴,如果曹家曾在睿亲王府侍奉过,知晓其中内情便在情理之中,康熙又在心中细细琢磨了一番,理清其中缘故后对曹寅露出赞许的一笑,曹寅见康熙终于展颜,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又在脑中搜刮一番,便站在康熙身侧继续滔滔述说起来。

“哦?那辰妃当真如此恶毒,连固伦公主的画像也一并毁了去?”

“可不是嘛!这女人要是嫉恨起来啊,真是赛过十个八个的男人,我以后长大了可要多留个心眼,千万不要开罪女人,女人的报复心端是可怕得紧啊。”

康熙见他小小年纪便谈论起女子来,端得是万般可笑,但他笑过一阵后又略感遗憾,便用手支着下巴说道,

“那当真是可惜了,朕还想见见这位心如菩萨貌如天仙的姑姑,如今固伦长公主下落不明,她的画像也在当年悉数被烧毁,看来朕今生是无缘得见了她的玉容了。”

“那也不尽然。”

“哦?此话怎讲?”

康熙看着曹寅挺着小身板一脸神秘的样子,不自觉的靠过身子一把拉住他,曹寅被他的力道拉得连连靠前几乎趴在了康熙的身上,他刚要挣扎,就见康熙瞪着眼瞧着他,颇为严肃的说道,

“好你个小清子,当真是个怀里有鬼儿的,今个话儿算是提起朕的兴味了,你若办的稳妥,朕自会重重有赏,若只是说些有的没的来糊弄,朕就治你个言辞无状之罪。”

“哎呦呦,皇上,瞧您的话说的,臣就是胆儿再肥也不敢在您面前胡说啊,臣曾偶然间听家父说过,当年睿亲王多尔衮为了慰藉孝端文皇后的思女之痛,颇费周折的寻了一幅东哥的画像送到清宁宫来,后来孝端文皇后仙逝,这幅画像便被先帝所得……”

“你说些东哥的画像作甚?朕问的是固伦公主!”

“皇上,您别急嘛,臣的话还未说完呢,宫里的老人都说,固伦公主的容貌与东哥有五六分的相似,所以睿亲王爷才会寻了东哥的画像来代替。”

“哦?这东哥究竟是何人,因何缘故会与固伦公主的面容相近?”

曹寅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微微直起身来说道,

“皇上竟然不知晓她?东哥又名布喜娅玛拉,是当年叶赫部布斋之女,也是女真族第一美女,她自幼就美名远播,部落巫师在她出生时曾为她批命,说她“可兴天下,可亡天下”,据说太祖皇帝当年对她颇为心仪,海西女真四部在“九部之战”大败四年后,遣使向太祖通好,叶赫部为表诚意便把东哥许配给了太祖,可东哥坚决不从,还发出话来,说谁能杀了太祖她便嫁给谁。”

“如此恶妇,太祖为何还要娶她?”康熙恼怒的皱起眉来,手下猛的一拍龙案,心中颇有些愤愤不平。

“臣也不知道啊,但是据说东哥美貌无人能及,见过他的男人无一不为她痴迷倾心,臣想太祖皇帝再如何的英勇盖世,但终究也是个男人,男人嘛,面对这么个绝代佳人自是会动心的。”

“哼,也就是你这等平庸之辈才会如是讲,如是朕,才不会被她的肤浅皮相所惑而乱了大局。”

曹寅看着康熙一脸不屑的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抓了抓光滑的额头,皇帝这话是没错,可这么讲不是把太祖也连带着讽刺进去了?他还待再想,却见康熙已经不耐烦的瞪向他,他赶紧调整了下语句,接着把话说了下去。

“太祖居然把未能得到东哥列为“七大恨”之一告之于天?这东哥究竟生得如何模样,朕倒越来越想见见了。”

曹寅更是糊涂了,这开头好端端说的是固伦公主,怎么他一通话说完,皇上却对东哥起了兴致了?

“皇上,太祖皇帝后来娶了东哥的亲姑姑孟古,也就是太宗的生母孝慈高皇后,东哥的容貌与孟古生得便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她的美貌更甚其姑姑几筹,固伦公主是太宗的嫡亲女儿,这模样生得像东哥,便也说得通透了。”

康熙慢慢点头,忽而又想起了什么,刚刚舒展开来的眉宇又皱在了一起,

“朕自小便在宫中长大,从没见到过东哥的这幅画像,你说了这些许儿又有什么用处,总不能让朕去陵庙向先帝要去。”

“皇上,臣还没说完呢,您先别急嘛,先帝在位时对内务府郎中纳兰大人颇为赏识,曾经独召他于承乾宫议政,容臣大胆的猜测……”

“既然皇宫里没有,那么那幅画像十有八九是先帝赐给了纳兰明珠了?”

“皇上圣明!”

“好,小清子,这件事你要小心安排,朕要微服去纳兰府邸,亲自去寻这幅画像。”

“皇上,那纳兰大人颇为难缠,这突然去索画恐怕他不会轻易答应啊。”

“你个蠢人,朕自是要寻个名目去的,既然皇祖母思念固伦公主,朕寻来这幅画慰藉皇祖母自是应尽的孝德,至于如何索要嘛,自是要走暗处的,二哥不是与纳兰性德那小子私交甚好吗?你找个由头把二哥哄了去,纳兰明珠必不会起疑。”

“皇上圣明啊!皇上,臣对您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

“得了得了,留着你的敬仰之情好好为朕办事,如若办砸了,朕可不会轻饶你,朕看你父亲曹玺也是个通透勤勉的人儿,只当个内务府营缮司郎中确实有些屈才了,待这件事办妥之后,朕便向皇祖母讨个恩旨,任命曹玺为江宁织造,负责织办宫廷里和朝廷官用的绸缎布匹,你们曹家都生得一颗七窍心肠,这宫中处处暗藏危机,江宁织造是个广结善缘的差事,也正好借着办差给朕做个耳目,通通消息。”

“臣谢主隆恩!”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梦寻三生之倾世公主良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