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02 挣钱门路

阆中县是保宁府府的府治,县衙在城南,县衙在城中。宋宁站在城南县衙外的八字墙边,这里围在很多人,一个个竖着耳朵,听最前面的人读告示。“男子,二十左右,汉中口音。身高五尺五寸,兵器是一把劈山刀,称其外号劈山毛。流窜到流窜作案总计三起,五条人命,手段狠辣宋宁站在城南县衙外的八字墙边,这里围着很多人,一个个竖着耳朵,听最前面的人读告示。。...

龙飞凤仵

推荐指数:10分

《龙飞凤仵》在线阅读

阆中县是保宁府的府治,县衙在城南,府衙在城中。

宋宁站在城南县衙外的八字墙边,这里围着很多人,一个个竖着耳朵,听最前面的人读告示。

“男子,三十左右,汉中口音。身高五尺五寸,兵器是一把开山刀,自称外号开山毛。流窜作案共计三起,五条人命,手段狠辣。”

“若提供有用确凿的线索者,赏银五两。若抓到此人送到衙门者,赏银五十两!”

在这个通缉的告示左上角,画着此人清晰的画像。

“五十两,不少啊。”

“两个月了不好找,说不定他人现在不但出了阆中,很可能都不在保宁了。”

“这就很麻烦了。”大家看着告示上的画像和那非常硕大的五十两三个字,啧啧叹气。

宋宁却眼睛发亮,盯着告示捅了捅鲁青青:“你就是干这个活的?”

“那当然,我可是鼎鼎大名的快手鲁青青。”鲁青青道。

“大名鼎鼎哦。”鲁苗苗骄傲地附和。

大周衙门办案做事分三类,捕快、差役以及快手。前两者属在编,后者则属于编外。

这三种人,挣钱最快的方式,就是抓捕通缉犯,因为赏钱高。

但快手要比前两者灵活,因为是编外,他们不受限制。

宋宁摩拳擦掌:“居然是赏金猎人,太酷炫了!”

她堂堂宁海市局霸王花,蝉联三年军警格斗术冠军、法医病理专业技能竞赛第一名、刑侦大队神算子赵队的关门弟子!

抓逃犯当赏金猎人,这份职业,绝对是为了她量身打造。

“你干什么?”鲁苗苗兄弟两个人被她一脸激动,双眼冒光的样子,惊着了。

宋宁刷一下将告示揭了。

众人:“?”

“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回事,怎么能撕告示呢?”

“这单我接了啊。难道你们接单不揭告示?”宋宁记得电视剧里是这样演的。

“我他娘的!”有人爆粗口,“接单就撕告示,你撕了我们撕什么?衙门要贴多少张给大伙儿撕?”

宋宁嘴角抖了抖,将告示贴回去:“呵呵,误会!”

编剧骗我!

鲁青青将她扯过来,压着声音道:“你快回家不要捣乱,让人知道你是我邻居,我要丢脸的。”

宋宁看着他右嘴角的梨涡,愤怒地道:“你继续当不认识我,这个单子我接了。”

谁都不能挡她发财。

“你怎么接?”鲁青青问道,“你能抓住人?”

宋宁不看他,问鲁苗苗:“要办什么手续,案件始末和他最后消失的地方,能不能去衙门里问?”

“能,能吧。”鲁苗苗还内疚刚刚伤她的心,他指着正从侧门进去的几个人,“他们去要材料了。”

果然,不是让大家瞎猫扑死耗子,而是给线索去抓人。

“我去了。”她理了理衣服,跟在几个快手后面进了衙门。衙门口的门房里坐着个差役在喝茶,有人去要资料,他头也不抬就把印刷好的资料给递出来。

“劳驾,给我一份。”宋宁跟在后面,喊道。

差役一愣,抬头看她,顿时挥手道:“走走,一个女人捣什么乱。”

“给我就行了,我不想吵架。”宋宁指了指桌子上一叠资料。

差役撑着桌子,讥讽地道:“莫非因为你长的丑,所以有别的女人没有的本事?”

他话刚说完,耳边就听到啪叽一声,嘴上已经被糊上了花盆里的泥。

泥里刚养的肥,气味冲鼻。

“臭嘴!”

差役挂着一嘴泥惊愕,等反应过来,宋宁已经拿了资料,消失在院子里。

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她是怎么抓的泥,什么时候拿的资料,又是什么时候走的。

“死丫头,出去就被歹徒杀。”差役扫了嘴角的泥,气恼地将窗沿上的花盆收了。

宋宁坐在隔壁的门槛上,翻看着关于开山毛犯案的记录。

作案三起,分别是去年三月初十白庙场,杀了回家探亲的年轻夫妻,去年十月十四在苍溪杀了一个挖参的老者。

最近的,则是今年的六月初八,在阆中江口场的石桥上,杀了两个行脚皮草商人,劫获皮草十七张,银票九十一两。

两位死者是堂兄弟,哥哥王宪三十四,胸口和腹部各一刀,弟弟王路右腹部一刀。死者王宪倒在车辕上,弟弟王路在马车后,都是失血而亡。

随后,捕快根据九十一两银票,追索到红柳街的通威银庄分号,伙计不记得对方长相,但找到了记名王宪的银票九十一两。

紧接着,捕快将红柳街所有青楼排查一遍。有一个名叫巧巧的花娘回禀,当晚有一个男子来找她过夜,早上走时,非常大方的给了她一锭十两的元宝。

而这元宝,正是通威银庄出的。

巧巧说她陪此人喝了一壶酒,醉话时,那人说他还有一批皮草要脱手,明天就离开阆中去陕西。

此人的相貌以及姓氏都是巧巧说的。

此后衙门接着排查,粘贴告示,七月中旬城北馄饨铺子的牛大在早上出摊的时候,见过和开山毛一样相貌的人。

他当时穿着对襟灰色短褂,下身的黑裤子卷着裤脚,本来想在他摊子上吃东西,但见来人多了几个,就走了。

从这天以后,再没有人见过开山毛,他也没有再出现作案。

宋宁来回将资料看了几遍,去宜春楼。

“阿宁。”鲁苗苗一看到她出现,立刻就跑了过来,擦着一头的汗,“你怎么走了,我们回家吧。”

宋宁摆手道:“我有事要做,你先回去吧。”

“宋宁,你真要去当快手?”鲁青青沉着脸上前来,“你可知道,这件事有多危险?!”

“更何况,这么人一起去找,就算找到了,也轮不到你拿到赏金。”

“去年,我有一个朋友抓逃犯时很顺利,可是,在领了赏钱回家的路上,被人杀了!”

鲁青青说完,等着宋宁惊的哭,或者吓的抖。

毕竟,宋宁从小就胆小,看见虫子吓的哭,声音大了惊着哭。长大了以后胆小就更小了,他上次瞪了她一眼,她吓的跟小兔子一样蹿回家去了。

今天她抽风要当快手,一定是因为她不知道做这一行真正的危险可怕。

简直是无知者无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龙飞凤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