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理而言,镜离天君这种仙是也没任何情绪的,司命暗自的想。他望着在水潭边豪饮的天君,若有所思。因为天君让我在谭边设桌是为了喝酒时……但他终日以酒浇愁,王母酿的琼浆都快被他搬空了歪……但王母表面上好和天君说让他少霍霍点,每次都把他喊去以各种借口他看着在水潭边痛饮的神君,若有所思。。...

凤归于息

推荐指数:10分

《凤归于息》在线阅读

按理来说,镜离神君这种仙是没有任何情绪的,司命暗暗的想。

他看着在水潭边痛饮的神君,若有所思。

所以神君让我在谭边设桌是为了喝酒……

但他整日以酒消愁,王母酿的琼浆都快被他搬空了歪……

但王母表面上不好和神君说让他少霍霍点,每次都把他喊去以各种借口旁敲侧问,他也为难,神君他老人家自打回来就不言不语的开始猛灌。

从那只淘气顽皮的小凤凰消失开始,一切都变天了……

司命看着眼前堆成一处的玉器更加头疼。

多次想说的话都涌上嘴角又咽下去,这不他斟酌了几次,战战兢兢刚开口,“神君您瞧这……”,就被镜离一个无视的眼神吓住了。他不敢再说,只得灰溜溜的走了。

在这莫大的沉沦和放肆中,他眼前逐渐模糊失色……

我做了一个梦……

有只小凤凰,毛都没长齐,就敢挡在我身前。

这只小凤凰不知道是从哪掉下来的,正好砸到我头上。把它拎起来看的时候,这家伙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有些地方结了疤,有些地方还在留着血。我看她身上有点肉,想着把她养好了再煮了吃。

这儿是个偏僻处,别说没草药,就连草都没几根。我用了好几天去天界盗药,终于将它的伤养好了一点点。这里天气又寒冷,我时常会看窝在衣服堆里的小凤凰,我总觉得它撑不过。

这儿是连魔族都不愿侵占的地方,物质少的可怜,听说只有被流放的仙才会被关压在这儿。

她莫不是在天界犯错了,被压到这流放……

但令我欣喜的是,这些日子的照顾没白费,她醒了。

但我有些遗憾,她虽然掂起来有肉,但看起来丑乎乎的,于是我忍下把她煮了的想法。

她似乎是个法力低微的仙,连化形都不会,又或者是因为伤太重了。

这只胖乎乎的小凤凰还挺挑食,头一次我拿出雪果和她分享。她只是琢一口,就嫌弃的跳开。

这凤凰挺不好养的……

她似乎是个大补的补品,从她来到这的第一天开始,因为血腥味引得很多堕仙来这找打。被驱赶到这的仙,大多都背负过多的罪孽。所以我也无需对他们手下留情,也不用术法,单纯把人揍一顿就成。

只是,我没想到他们居然敢趁我不在的时候动手!

当我找到她的时候,这只小凤凰又奄奄一息了,就好像当初见到她的第一面一样。她见到我,叽叽喳喳的叫了几声,就没了声息。

我把抓她的堕仙都扔到炉子里,既然他们想把小凤凰炼成丹药,那就让他们也试试被炼的感觉好了。

她好像越来越粘我,给她做的新家一次也没睡过,反而喜欢我那乱糟糟的被窝。[space]

经过长时间的调养,这只小凤凰终于长出新毛,也是从这个时候起,分别的日子越来越近。

终于在某一天,我察觉到不同于堕仙的气息,是他们来了。

这天凤凰显得十分焦躁不安,叽叽喳喳的叫了一早。

我知道他们是来接走小凤凰的,他们的身上有着和她一样的气息。

“他们来接你了。”我平静的注视着眼前这只养了许久的凤凰。

我打开门,门外是一群化了形的凤凰。他们苦苦恳求让我把小凤凰还给他们。也是,在这种恶地里还能如此自然生活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转向门内,打开了手掌,这只胖乎乎的凤凰扑腾着翅膀有些费力的飞到我的掌心中,她睁着湿漉漉的眸子和我对视,我竟头一次生出她化形定然会很好看的想法。

临别的时候,我把她捧在手心里亲了亲。我说,“小凤凰,别忘了我,我叫镜离。”。

她走了,我也该离开了……

“文衡清君”,司命恭敬的朝他行了礼。

文衡此人是由凡人飞升成仙,掌管天下帝王的王运。而他飞升的契机正是当时入凡的镜离。

故他二人情意虽谈不上深厚,但也不算浅薄。

而文衡此番前来,实属要事。他听闻镜离神君自从凡间归来后,就不接待各路神仙。

“司命,你说此番若是我去寻神君说这几千年的事情,不知他可会通融通融。”文衡在门前踌躇道。

那位降生已有六七日,按天上来算,已是六七岁。这千年前的因果,他还不了。他如今已飞升为仙,管不了凡间的事,而他又生于帝王家,更是他不该接触的禁区。

如今之计,只能求助神君了……

司命一摊手,表示他真不知道。两人推门而进,又夸赞了一番镜离的花园,才在水潭边找到趴在石桌上的镜离。他看起来不像醉酒,反而像是会随时醒来。

文衡压低声音问,“他这是喝了多少,醉成这样子。”司命也放低声音回答,“这是王母酿的桃花露,一滴就足以让凡人醉上几天。”

文衡环视四周,突然有些同情王母。镜离神君今日这一痛饮,想必也是浪费了不少的桃花酿,平时王母都抠的很,拿出这些来也定然心痛的很。也不知神君要睡到何时。

司命麻溜的搜寻剩下的酒,都装好。唤出一个纸人,吩咐它都把酒送到王母那处。

“司命,你说这可怎么办,神君短时间是醒不来了。”文衡愁眉苦脸的坐在镜离身边,他真是欲哭无泪啊。

司命提着命薄,又瞧了瞧沉睡不醒的镜离,脑海中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此,我有个两全其美的好好方法,神君在人世的劫数还没渡完。”文衡一瞬间就明白司命的意图。

他有些犹豫,“此计当真可行?”。

司命提笔道,“唯有此计可通。”

他们取走镜离的半分魂魄,抽去他的意识,将他投放到人间的宿体上。

文衡担忧的看着宿着神君魂魄的少年,这个少年虽然身上的料子昂贵,裸露的皮肤还有些许伤痕,但其样子痴傻,想必也是受了不少苦。而他见了他们二人只会傻笑,全然不像常人。

文衡有些迟疑,“司命,他在命簿上的安排你可写好了?”。司命打开命薄,再三确认,两人商酌了一番,这才离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凤归于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