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危机的本能情况下,人只会想方设法活一直这样,她是这样想的,她想讨饶,虽然面前这个人二话再说就直接掐着她的脖子。“那个女孩,你把她弄去哪了?”萧骁暴怒的掐着她的脖子,她惊惧孤独无助的看向另边。她伸出手手,有多希望能那个似谪仙的人能救救我她……镜离撑着“那个女孩,你把她弄去哪了?”萧骁狂怒的掐着她的脖子,她惊恐无助的看向另一边。。...

凤归于息

推荐指数:10分

《凤归于息》在线阅读

在危机的本能情况下,人只会想方设法活下去,她也是这样想的,她想求饶,但是面前这个人二话不说就直接掐着她的脖子。

“那个女孩,你把她弄去哪了?”萧骁狂怒的掐着她的脖子,她惊恐无助的看向另一边。

她伸出手,多么希望那个似谪仙的人能救救她……

镜离撑着伞远远的看着,虽看不清面容,但见他气度不凡,绝非一般常人。

萧骁放开她,勾起邪气的笑,“当然,你也可以不说。”他抬手,眨眼间,几道气流就划破她的衣裳。

她摸着脖子上的红痕,不敢不说。[space]

“我,她当时跟着我和阿娘走到途中,就说肚子疼,我们也不好挽留就让她回去了。”

萧骁听了也没反应,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她庆幸的捂住自己的脖子,双腿发软。

下一秒,她的脸上就像是被无数锋利的刀片划过,血不断的涌出。

“走了。”萧骁路过看戏的镜离,他当然知道自己被骗了,眼前那个放声痛哭的女孩绝不像她表面看起来那般单纯。

她踉跄的爬到镜离身前,跪求他救救自己。她不敢用自己沾满鲜血的手触碰眼前这个像谪仙一样的人。

镜离看着她,语调十分清冷,“你说谎了。”

等她下决心想回答,抬头一看的时候,镜离已经不见了。

那个畏畏缩缩的妇人抱着怀里的婴儿拎着冒热气的糕点踉踉跄跄的走来。

她说,“莺儿,吃吃吃。”莺儿以手遮面,她从指缝漏出的缝隙里注视着眼前这个神志不清的女人。

她忽然哭了,用手用力抢过女人怀里的孩子。她大声的哭喊,“你看清楚,他早就死了,还是你亲手杀死他的。”女人疯一般去抢她手里的尸体。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不可能。

“想要改变这一切吗?”那个声音诱惑的问,她惊恐的环视周围。巨大的愤怒已经让她失去所有的理智,她痛苦的弯下腰捂住脸,咬咬牙,“我愿意进行交易。”

“乖女孩。”随着话音刚落,一只手凭空出现搭在莺儿的肩膀上,接着是整个人。

他穿着黑袍,戴着狐狸面具。衣摆上绣着不知名的花纹。

他玩味的转动着手上的刀,唇角扯出隐隐若现的笑。

好戏要开场了……

“看着我”,他轻声说,“想要改变屈辱的过往,就拿着这把刀,去杀了她。”

可是真的要杀了她吗?

她迟疑的把目光投向在温柔哄着婴儿的母亲。

似乎是看出她的为难,那黑袍人继续说,“作为交易,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如今就是你的选择了。”

她不过是想成为那样的人,妈妈,你也是这样想的吧。

她毫不犹豫的接过刀,一步步朝着女人走去。她颠笑着用力抓过女人怀里的婴儿,高高往上一抛,落地发出响亮的断裂声。她看着母亲,把散落在地上的糕点捡了一块给母亲。她突然笑了。

妈妈,我会带着你的祝福好好的活下去……

那就请你去死吧……

她下手干脆利落,直直扎进女人的心窝里,女人甚至没有发出别的声音,只是慢慢的软了身子,手也一点点垂下去。

黑袍人饶有兴致的欣赏她弑母,“不错,手起刀落,她走的没痛苦。”

莺儿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做了,第一个条件,我要一张满意的脸。”

我是谁……

这又是哪……

瑾渝疑惑的看着眼前陌生的府邸。突然有许多人向她这边跑来,吓得她赶紧闪到路边。

抓到一个在收摊的大姐,就问,“姐,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那妇人看她满脸疤痕,早就被吓得六神无主。使劲的推着她走,“你去问别个人。”

瑾渝无奈,沿人群走了好一会,她本想问问发生什么了。但是奈何大家见到她就像白日撞鬼一样,避之不及,哪还会有人愿意理她。

她只好撕下自己的裙边,包住自己的脸。确定自己遮好脸后,她才敢鼓起勇气去问在排队的老爷爷。

“老爷爷,大家都在干什么?”。

那老头捋捋胡子,说“这两天隐仙门要开门收徒,要是真被招上了,还能管吃管喝。”

要不然,就留下来试试看吧,为了知道自己是谁……

打着这种想法,她也跟着排队,等了好半天,才轮到她。

她怯懦的开头,“我想进隐仙门。”登记的女弟子很耐心的问她一些问题。

关于名字和身份什么的,她真的记不起了……

那女弟子也没为难她,只是朝她微笑,就登记了让她进去。

领到了一张玉牌和套弟子服。在问过如何使用玉牌后,她咬破指尖激活了这块玉牌,就找到了自己要住的地方。

虽然要和很多人一起住,但是她已经很满意了,在自己忘掉所有事情的情况下,就先在此安居吧。

“怎么样。”戴着面具的人笑着问她。

莺儿满意的摸着镜子里这张脸,肌肤白嫩,笑起来时还有两个酒窝。可比她之前那张脸好的多了。换了张脸,谁也不会知道她屈辱的过去。

“阁主速度可真快,不过一日就取来这张脸。”

黑袍人丝毫不在乎她说了什么,“你和我的交易已经开始了,这张脸本不是你能支付的代价。”

莺儿闻言眼神冷了几分,“那是自然,我既然和阁主开始交易,必然也不会中止。”

黑袍人满意的敲了个响指,从上方就悬下个通体漆黑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只笔和张纸。

“把它签了。”莺儿拿起纸笔,正在疑惑时。一股不受控制的外力驱使她用刀划破皮肤,就着血液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黑袍人满意的收起契约,锁好放在盒子里。他解释道,“这是交易的一部分,确保你不会反悔。”

“好了,小女孩,天到了,你该去工作了”他抬手就把莺儿送到隐仙门外的树丛里。

莺儿不敢反抗,那组织背后的势力不是她所能应对的。

如今之计,只好听从黑袍人的命令,先进入隐仙门再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凤归于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