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三人就在此对峙了许久,毕竟这而已她我以为。看似他俩已无数次在底下用唇语交锋。镜离神色一切如常的挽起袖子,用筷子挑着鱼刺,他纤细的手指搭在筷子上,模样高不可以侵。而他也而已漫不经心瞟了几眼萧骁,浑然不把他的挑衅放到眼里。“无论是数万年前但是现在的,她镜离神色如常的挽起袖子,用筷子挑着鱼刺,他修长的手指搭在筷子上,模样高不可侵。而他也只是漫不经心瞟了一眼萧骁,全然不把他的挑衅放在眼里。。...

凤归于息

推荐指数:10分

《凤归于息》在线阅读

她三人就在此僵持了许久,当然这只是她以为。实则他俩已无数次在底下用唇语交锋。

镜离神色如常的挽起袖子,用筷子挑着鱼刺,他修长的手指搭在筷子上,模样高不可侵。而他也只是漫不经心瞟了一眼萧骁,全然不把他的挑衅放在眼里。

“不管是数万年前还是现在,她只能是我的。”

萧骁本就怒极,他看着镜离将血白的鱼肉放在瑾渝的碗中。

他眼中的阴郁之色慢慢散去。他忽然笑了,也抬唇说了句话。

“她最痛苦的记忆还是数万前,不然,她怎么舍得把你忘了。”

镜离挑刺的手一顿,转瞬又如常。“那又如何,即使她忘了一切,也终归是在我身侧。”

即使脸上神色不改,他还是害怕现在眼前这个只有稚龄的人会如当初一样决绝的跳进法阵。

瑾渝觉得无趣极了,用筷扒拉着镜离挑好的鱼肉。

此时,一对穿着寒酸的母女走进来。她们蓬头垢面,脸色发绿,一看就知道是很少能饱腹的日子。她们卑微的向用餐的客人乞求食物。这等行为自然是引起一些上等人的不满。那抹着胭脂水粉的官家小姐厌恶的瞟过去,躲得远远的,生怕这穷人的穷酸味把她熏坏了。那妇人拖着小步,领着女儿,走在那小姐桌前。

“小姐行行好,赏口饭吃。”妇人哑着声音说,官家小姐却是见也不想见,她觉得作呕,挥手命人把她们赶出去。

瑾渝见那妇人佝偻着背,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儿,心下不忍。就想去帮帮她们,于是她就同身边这两位爷说,“我前去看看,你二人先在此侯着。”镜离仍是神色轻松的在挑刺,萧骁也没什么动作,只是看着门外。瑾渝追了出去,没成想这次好意居然让她数次陷入危险中,事后她回想时只觉仍有余惊。

她追了上去,从怀中掏出她方才在萧骁身上顺走的银子。这应当是人间的通用货币吧,她暗暗想。那个年纪同她一般大的女孩,羞怯的躲在妇人身后。

“我那两位哥哥说,希望这点小小的善意能帮到你们。”

身后那女孩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不菲的女孩,她快嫉妒疯了,凭什么她生来就拥有一切,而自己只能沦落到乞讨的境遇。似乎是察觉到她的情绪,那妇人拍了拍的肩膀。她收起情绪,带笑着接过瑾渝手上的钱袋。

“谢谢你,我阿娘想请你来我们家吃顿饭。”看着她殷切的目光,瑾渝心软了。

她说,“好。”

奇怪的是这一路那个怀里的婴儿一直安静乖巧的很,没发出半点声响。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女孩口中的家,她推门请瑾渝进来,递给瑾渝一杯水。

歉意道,“阿娘去买米面了,家里只有水。”瑾渝不疑有他,大大方方的接过一口饮尽。

昏迷的最后一刻,她只记得那个女孩猖狂又阴森的笑。

这边在酒楼侯着瑾渝的两位终于发现不对了,从她说话到现在整整过去过去三个时辰。

镜离不敢再想,他随口捏个诀,消失在众目睽睽下。心里有个念头告诉他,他绝不能再次失去瑾渝。亲眼目睹一切的人都在下跪高呼,“活神仙降临。”萧骁听的不耐烦,手一挥,楼里的人都目光呆滞。

“哎,老王你跪着干什么。”被问话的人茫然挠挠头表示自己也不知。

处理好案发现场的萧骁凭着多次和镜离交手的直觉。,追到一间破烂的草房。

推开门,只见镜离沉默不语的盯着碎在地上的茶杯。

“她呢,她去哪了?”萧骁快疯了,他没办法找到有关瑾渝的任何踪迹,只能把希望托付在镜离身上。他一把冲上前,抓住镜离的衣袖,凶狠的质问镜离。镜离不语,闭上眼,把紧握的掌心摊开给萧骁看,“这是她的命牌。”掌心中那块玉牌正在逐渐一点点的褪去色彩。

“那你呢,你就没有一点点办法找到她吗?”

镜离挪开目光,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你我又不是不知,下凡本就是将仙法封在体内。

”是啊,他如何不知,他只是想从镜离口中听到别的答案,至少能有别的希望。

萧骁忽然笑了,他笑的极其放肆张扬。他说,“镜离,你真不是个东西,万年前让她去跳法阵,万年后又让她生死不知。”镜离没有回答,他弯腰,将碎在地上的茶杯一片片捡好,就好像只要捡起那些,那个记忆里的人就能回来。

临走时,萧骁一字一句说,“不论她是谁又是什么样子,我都会把她找回来。”

而此刻瑾渝在一间满是熏香,装饰极其奢华的房间醒来。奇怪的是房内放着一面巨大的镜子,往上看去,悬着许多带着锁的箱子。

“你醒了。”,面具后的男人发出似男似女的声音,一半尖锐一半低沉。他起身将泡好的茶递给瑾渝,她没敢接,生怕又发生同样的事。

“茶是没问题的”,只听戴面具的人模糊着声音说。

“你能放了我吗?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很多银子。”瑾渝试着和他商量。

他古怪的笑起来,房间内的器具也都摇晃起来。“我用了三株还魂草外加万两黄金才将你换回来,你可知这是何种价值。”他用手摸着那片镜子,似情人间的低语,“这里哪怕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物件,都不是人间的报酬能支付。”

她心下一惊,从他简单的几句话中隐约猜出自己所在的地方并不简单,跳出六界的掌管范畴。

她也知那还魂草恐怕是自己支付不起的代价。

面具后的人无声无息的靠近她,用指尖指着她的心,悠悠道,“不过你这你这颗七窍玲珑心倒是入的了我的眼,要是你把心给我,我可以考虑放了你。”

“那说说你的交易是什么?这个交易我能支付的起吗?”,瑾渝问他。

他看着瑾渝处事不惊的模样有些失望,来到这儿的人都是哭爹喊娘求自己放了他们,而她是头一个能冷静和他谈条件的人。

他唇角古怪一笑。“当然,我的客人这个代价你当然能支付。”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凤归于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