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默然,这段历史她从天界残存的玉籍中明白。天地初分的时候,整个世界是混乱不堪的,神界和妖魔两界战争时有突然发生。所以神族内部的问题,这一次内卷对六界都突然发生大变动,最较为明显的问题是六界的达到平衡被被打破,妖魔和亡灵都步入人间。而人间是以一切万物的基础,神界万不能够就天地初分的时候,整个世界是混乱的,仙界和妖魔两界战争频发。因为神族内部的问题,这次内卷对六界都发生大变动,最明显的问题是六界的平衡被打破,妖魔和亡灵都进入人间。。...

凤归于息

推荐指数:10分

《凤归于息》在线阅读

她默然,这段历史她从天界仅存的玉籍中知道。

天地初分的时候,整个世界是混乱的,仙界和妖魔两界战争频发。因为神族内部的问题,这次内卷对六界都发生大变动,最明显的问题是六界的平衡被打破,妖魔和亡灵都进入人间。

而人间是以一切万物的基础,仙界万不能就此旁观。

“那时,仙界式微,即便是四大上古神族都参与本次与魔族的对抗,仙界还是有心无力。而镜离神君就是在这时突然凭空出现,没人知道他从哪来,只知道他长了副好容颜。”

瑾渝点头表示理解,他不说话的时候确实是个美人。

司命回忆了一下继续道,“在魔族和仙界宣战的第二天,神君他提着魔族首领的首级归来。他身上干净的很,全然不似去厮杀,他的神态不过是去游玩回来。”

瑾渝默默啃一口蟠桃压压惊,她先前拆家的事情还好他不计较,能杀完人还不面不改色,这不是她惹得起的大佬。

“那他这种人为什么还留在天界?”她不理解的发问,这种暴虐的性格就是把刀好嘛。

司命叹气,“那若是神君留在魔族又是何种结果?”

好吧她秒懂,这种大佬是仙界根本就惹不起的存在,只能招安。她觉得司命讲的都没什么隐秘可听,只得哀求他道,“我很仰慕神君舍己渡众生的精神,只想请问神君这朵高龄莲花,仙界为何无人能将此拿下。”

司命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盯着她道,“小殿下,你还小,就不要奢望神君。”

她满头黑线,“司命你这是看不起我。”

司命求饶,“小仙咳咳,这是小仙从别的仙友那听来的,还望小殿下听了当个乐子乐乎乐乎。”

在她三番四次保证不说去后,司命才缓缓道,“上万年前,上古凤凰一族不似今日这般没落。那时,族内有个小公主名唤长明。这两人的情谊就在共同对抗魔族的路上逐渐深厚。神君初来仙界时心中无善恶对错之分,是那位殿下在后来献身跳入法阵中让他大受刺激,决心留在仙界,守护这个殿下用命保护的一方净土。”

她觉得有点自己道不清的难过。司命从袖子里拿出芙蓉糕递给她,感慨道,“只是可惜那位小殿下,临死都未曾见到神君最后一面。”

她接过芙蓉糕,分了一半给司命,甜的东西能让人短暂的忘记难过。司命拿着芙蓉糕,欲言又止,还是满脸苦涩咽下去。

“我想去人间看看。”她开口,“我想去看看剧本里说的酒店茶楼,也想去看看人间的爱恨情仇。”

她不想留在镜离的身边,听了那个故事她很难过,她心底的悲伤止不住,她下意识清醒的想逃离。

司命最终还是说不过她,隐去平时的面容,摇身一变换上凡人的装束,出现在酒楼。她嚷着说要剧本里说的冰糖葫芦,司命无奈,只得去买。

此时,角落里有个面容俊秀,眉若桃花的男子,他友好的向瑾渝送去眼神。

他走来,递给瑾渝一个九宫锁,丝毫不客气的在她身旁坐下。瑾渝新奇的打量着手中的九宫锁,默默看他一眼。

原来时间只要过的久,也不是没机会见到故人,她虽然年岁小,但他一眼就认出这就是阔别万年的故人。

为了不让自己吓到她,他只能控制自己狂喜的心情,就像很久以前。

他们初次见面,“你好,我是萧骁。”

瑾渝奇怪的看着眼前的青年,也为对方的友善感到好奇。思索几秒,她伸出手搭上对方的掌心,好冷,她立即就把手收回去。她察觉到自己的失礼,只能无奈微笑。

“这位姑娘,不知在下可否与您同桌。”望着他那兴奋的面容,瑾渝只好同意他入座。

萧骁迫不及待的从怀里拿出一个物件,瑾渝观他视若珍宝的样子,也十分好奇这布包着的是何物。

萧骁摘下遮布,只见玉里是只小巧玲珑的凤凰。他眼里一瞬闪过压抑的悲伤,笑着把那块玉牌递给瑾渝。

他道,“姑娘和我有缘分,就当是送姑娘的见面礼。”瑾渝看着手里小巧的玉牌倒也欢喜,高高兴兴的道谢。

“客官,您要点啥”,小二殷勤的擦着桌子问。瑾渝在一旁黑线中,难道是看她年纪小,没有银子这才不来招呼她?

“想吃点什么?”萧骁温和的问她,但此刻瑾渝正沉迷于自己的想法中,自然没有回她。

“这这这,这也太丰盛了吧”,等她意识清醒时才发现。桌上一堆好吃的,呜呜呜比仙界的伙食还好。

萧骁给她夹了一筷的鱼,她激动的哭了,“这鱼好辣。”

司命拿着糖葫芦回来的时候就只注意到这小殿下哭了,这还了得?于是他当即冲进酒楼。心里咯噔一下,这是魔族始祖,这种气息他绝对不会认错。两人的气息在不知不觉中交汇。

“不知此次,我仙界中人可是犯了魔族何事,让魔尊的亲自动手。”

而一边吃的热火朝天的瑾渝压根没注意到两人间的暗潮涌动。她见司命来了,一边招呼他来动筷。

“这家酒楼的菜都放了辣子,往日你总说清素,这里的菜想必是十分合你胃口。”

司命防备着走近,瑾渝接过糖葫芦。萧骁看着吃的满嘴流油的瑾渝,也不嫌弃,径直从怀里取出帕子,替她擦拭。当他的手快要碰到瑾渝的脸颊时,一片叶子飞着打过来,萧骁收回帕子。深色晦暗的看着那处。

“慢。”这说话的声音有点耳熟,瑾渝也看去。果不其然,还真是镜离。

人间有个词唤做公子举世无双,瑾渝今日觉得这个说法是对的。镜离本就长得十分好看,如今一身白衣,只让人从心里服从而不敢高攀。

镜离走过来,只是轻飘飘望了司命一眼,司命就即起身把位置让给镜离。

他神色如常的用指腹抹去沾在瑾渝唇边的油渍,仿佛这是再小不过的一件事情。但是这边瑾渝已经完全呆住了好吗。情况不太对,于是司命脚底抹油先行告退,瑾渝头疼的看着在她一左一右的两个护法。

她干脆也不吃,就看着这二位眼里的戏,她倒要看看,能发生什么大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凤归于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