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天君临凡历劫的第最后一日,按这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的光景来看,顷刻多时天君便能历劫归来时。“可,它睡了许久都不曾保持清醒,这可如何办才是好”,司命星君叹口气的捋捋花白的胡子,看向安安静静躺在玉盒里那颗蛋。他心中有愧于天君,临行前时,天君将此物托负于他,他亦信“可,它睡了许久都未曾清醒,这可如何办才是好”,司命叹气的捋捋花白的胡子,看向安安静静躺在玉盒里那颗蛋。他有愧于神君,临行时,神君将此物托付于他,他亦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将这颗蛋孵出来。。...

凤归于息

推荐指数:10分

《凤归于息》在线阅读

这是神君下凡历劫的第最后一日,按这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的光景来看,不消多时神君便能历劫归来。

“可,它睡了许久都未曾清醒,这可如何办才是好”,司命叹气的捋捋花白的胡子,看向安安静静躺在玉盒里那颗蛋。他有愧于神君,临行时,神君将此物托付于他,他亦信誓旦旦的保证会将这颗蛋孵出来。

可他按照凡间的方法好生供养着,愣是没有半点变化,也只能吹胡子瞪眼走了。殊不知,那颗蛋偷偷裂开了一条缝,探出个小脑袋好奇的张望。

如今她还在幼年期,如此不知又听了几个剧本。这天,她在蛋里闻到似曾相识的沉香,她悄悄抬起蛋壳,入眼一片墨色。

“你这样,可算是出生了?”,衣衫摩擦间,一张放大的脸凑到她眼前。她只觉得眼前这个人容貌漂亮得让人不敢亵渎,只心臣服于他。他手里抵着一本玉籍,唇间是盈盈笑意,正殷切的看着她。

她装死打算抬手把蛋壳合上,继续装一颗蛋。“看到你了,小钰”。在场的人除了眼前这个男子,就只有蛋里的她,小钰无疑是在喊她。

眼前的人伸出了手,她钻出蛋壳爬上他的手。他放下书籍,抬手轻柔的抚上小钰的翅膀,似是怕伤着了她。

“很漂亮”,他像是感叹着说。她红了脸,心里暗暗骂道不要脸的登徒子,她才不过出生几日,一身稀稀拉拉的羽毛怎会对的上漂亮这个词,是以对这里的审美又多了一重认识。对上神君含笑的双眼又硬生生憋回去。小钰扑棱着翅膀努力在他掌心中保持平衡,神君饶有兴趣的看着年幼的凤凰。

就这样,她住在神君的宫殿中,但这里灵气实在太纯,灵气至纯有个好处是她能快速提升自己的法力不好的是这对幼年期的她来说入寝时真的太冷了。寒气入体,夜里只能化成人形紧紧抱住自己。她也想变成变出原形,好让自己去蹭一点床上的被褥。

可从第一晚,神君和颜悦色问她,“要不要一起在床上入寝时”,她果断正义的拒绝了。原因无他,只因凡间的剧本上说唯有夫妻才能共枕。是以,每每入睡时,她都会爬上神君平时小憩的榻上,努力翻滚试图让自己去约见周公。

“冷”,小钰嘟囔着在梦里挣扎。神君抬手把胖乎乎的她抱在怀里,神色温柔的替她整理好衣裳。静谧中,他开始吟唱起歌谣,一直喊冷的小钰突然被安抚了沉沉睡去。镜离看着熟睡的她,突然轻轻的笑了,“别怕,我会解决好。”一向清冷的神君竟露出癫狂的痴笑。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和镜离的关系越发熟捻。

同时她也已经长大,身体已似人间六岁儿童。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当然还有帮镜离拆家的功劳。

是以,当她看到那株莲花的时候就有想法了。“镜离,那是什么?”,子钰生硬的扯着他的衣裳,指向潭中莲花孕育的珠子。“你想知道什么”,镜离蹲下身,与她平视。

她其实很想问问为什么他总是一直看着那株莲花,为什么看着她的眼神像在看故人。

她可是她只是问,“今天也会有芙蓉糕吗?”,芙蓉糕是前几日那司命来探望时,特意给她带的。才吃的第一口她就爱上了这种甜甜腻腻的小食。就像是她生来会喷火的本能一样,她对甜食也有同样的渴望。

镜离一瞬间有些恍神,他在这一瞬好像是透过年幼的瑾渝看见曾经的故人。她也是这样的神态扯着自己袖子软着声音问糖。瑾渝得不到答案,忍不住又问,“今天也有吗?”他苦笑,“会有的,少吃点,别蛀牙了。”瑾渝暗自嘟囔,“我才不会蛀牙。”她虚空一握,掏出前些日子王母给的蟠桃,心里打量着怎么偷偷溜出去。

正当她百般思索时,“阿渝,今天也去玩吗?”远远的只听的一个声音,瑾渝的眼镜亮了亮,她背过身不看水潭,一本正经的道,“听闻帝君忙的很,那小仙就先行告退,还是不打扰帝君为妙。”瑾离在树下寻着坐下,坦然自若道,“神女确实很懂我心意,不如你我就在桃树下共商酌天界要事。”瑾渝傻眼,看来讲道理是讲不过这个老妖怪。而此时见有一女子着白裙戴白纱款款向他们走来。

此人正是天帝的小女儿,也是方才在门外说话的那人。“哇,仙女姐姐你好香”,瑾渝向她跑去。她身上的香不似镜离那般清冷孤寂,反而似春闺里的暖香。“灵儿见过帝君”,美人红着脸低头走向石桌行礼。镜离的眉头微不可闻的皱起。这边美人在含情似诉,那边瑾渝从飘来的几多大云里发现来人。瑾渝仔细把手里的蟠桃啃完,发现那边仙女姐姐还没说完,只得把核揣起。

“司命,你说他们在想什么?”,瑾渝后退几步找到藏在云里的司命,故意压低声音同他道。“我如何得知,我不过也在当个吃瓜群众。”司命下意识回答,他一愣,这是知道自己被发现。只得原地捏个诀,出现在月老宫中。他叹气,“姑奶奶,您就别藏着了。”只见司命怀里的方巾轻飘飘浮在半空中,云雾一闪,正是古灵精怪的瑾渝。她语重心长道,“你我已做十几日的仙友,在放在人间也是十几年的情意,为何不能同我这难得的挚友道清来龙去脉。”司命傻眼,收起手里的扇子,正色道,“小仙不过是想去瞧瞧小殿下,熟料发生此种变故。”

她此刻敏锐抓住变故二字。八卦之魂觉醒。按剧本上的走,帝君同仙女姐姐他二人此时应该海誓山盟。但是她对那个万年老妖怪有说不出的好奇,只能趁着眼下这个机会找司命问问。她从虚空中拿出两个桃子,分给了司命一个。好言好语相劝道,“今日此事,想必帝君也应得知司命到访。”司命脸垮了,接过蟠桃在瑾渝身旁坐下。他看着手里又大又水灵的蟠桃,斟酌了半刻。在瑾渝快要睡着的时候,他开口了。

“传闻在天地初分时,帝君自一处仙泽诞生。但初分天地,妖魔横行,群仙无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凤归于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