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什麼叫作她已經死了!」男子狠狠地的摔破杯子,目眥欲裂的看著眼前人。王言被男子的激動嚇得差點說不出話,結結眼巴巴地說,」是,是昨天的消息。好,像是是琉姩她和她爸爸坦白一切說要跟你在一起。她爸爸不征得,」王言吞了吞口水,」然後,然後,她爸爸王言被男子的激動嚇得差點說不出話,結結巴巴地說,」是,是今天的消息。好,好像是琉姩她和她爸爸坦白說要跟你在一起。她爸爸不同意,」王言吞了吞口水,」然後,然後,她爸爸一氣之下把琉姩關了起來,今天下人發現不對勁,推開房門就發現琉姩上吊自殺了!」。...

「你說什麼!什麼叫做她已經死了!」男子狠狠的摔破杯子,目眥欲裂的看著眼前人。

王言被男子的激動嚇得差點說不出話,結結巴巴地說,」是,是今天的消息。好,好像是琉姩她和她爸爸坦白說要跟你在一起。她爸爸不同意,」王言吞了吞口水,」然後,然後,她爸爸一氣之下把琉姩關了起來,今天下人發現不對勁,推開房門就發現琉姩上吊自殺了!」

男子倒退一步:他沒想到竟是這個原因,呵呵,男子自嘲:」該死!」

「常司你冷靜一點,琉姩不會希望你這樣的!」王言想要安慰,卻不知該怎麼安慰。

如果今天換作是他,他估計會崩潰,肯定無法像常司一樣冷靜。

常司不管在場人,直接跑了出去。

王言立刻追了出去,但是不知道常司是怎麼跑的,追出去後就沒看見人影了!

「SHIT!」王言罵道。

王言回去,一個嬌小的女子眉宇間都是悲傷地看向王言,」王言,那個消息是真的嗎?琉姩她,她真的……」

王言困難的點點頭,琉姩是他們裡面最讓人疼的女子,這樣悲戚的結果讓他們都難以接受。

「為什麼!」一名高挑斯文的男子不敢置信的說。

「冷靜點,李成瑞。」

李成瑞大聲說道,」怎麼冷靜?你說怎麼冷靜!如果,如果琉姩沒有和常司在一起,她就不會死!」

「李成瑞!就算琉姩沒跟常司在一起,她也只當你是朋友,這麼多年,你還沒看明白嗎?」王言有些嘶啞的說道,王言眼眶泛紅,但是死也不肯掉淚水。

李成瑞看著王言的樣子愣了愣,嘴巴張了張,像是要說什麼,但還是沒說。

張娟倪扯了扯李成瑞的袖子,」琉姩的事,大家的心裡都不好受,冷靜點,嗯?」

李成瑞點點頭。

王言坐在椅子上,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整個人都呈現一種頹喪的感覺,沒多久才又說道,」這件事,常司比誰都更難受,誰也別去吵他。」

大家點點頭,誰也不知道不過是幾個小時的時間,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

外頭,一名女子快步走進,」常司呢?」

王言詫異問道,「南珂?你怎麼來了?」

南珂沒理會,只問,」常司呢?」

王言嘆了口氣,」剛剛知道消息,跑出去了!」

南珂看起來似乎很著急的樣子,看著屋子凌亂的樣子,她心裡嘆氣,這群人怕是也不好受。

南珂轉頭看向自家哥哥,」哥,我們走吧。」

南禹點點頭,車上,南禹開口,」有線索了。」

南珂點點頭,」常司不會幹傻事,現在他也不可能跑去琉姩家,唯一可能會去的地方,應該是他和琉姩的住處。」

別人或許不知,但是她知道常司和琉姩在外面有一間住處。

南珂猜得不錯,常司和琉姩在外確實是有一個住處,此刻常司便在他們住處。

常司拿出鑰匙,想要打開門,但是手顫抖的有點嚴重,試了好記次才把鑰匙插進去,轉動、打開。

常司深吸一口氣,踏了進去。

他看著屋裡的擺設,每一個東西都是讓人如此的纏綿,餐桌上還擺放著前天送給琉姩的香檳玫瑰,和琉姩在一起的那一天,他送給琉姩的就是香檳玫瑰,自此,琉姩對香檳玫瑰愛不釋手。

如今,瓶中的花兒已經枯萎,是不是它也知道喜愛它的那個人也已經殞落了?

他走到他們房間,站在門口。

他不敢進去,房間都是琉姩的味道。

他,好想琉姩。

微微嘆氣,他最終還是走了進去。

拿起床頭的像片。

像片是他和琉姩開心地在廚房做甜點,當時他臉上都是麵粉,琉姩當下拍了下來,當時琉姩笑得很幸福。

但常司不知道的是,他看著這張照片,嘴角微揚,帶著微微的幸福。

然後常司又走到衣櫥,在衣櫥裡不知道在翻什麼,翻了好久,然後翻出一個盒子。

是一個感覺用了很多年,但是被呵護得很好的一個棕色的盒子。

常司將蓋子拿起來,放在一旁。

拿出裡面的相簿,一頁一頁的翻開,裡面都是他和琉姩窩在一起做出來的,像片旁邊的一筆一畫都是他和琉年之間的回憶。

琉姩當時說:」等我們老了以後,就可以偶爾翻出來看看。」

沒想到,這份回憶往後會變成自己一個人享受了……

「啪噠啪噠」晶瑩一顆一顆的滴在相冊上,常司靠在床邊,嘶聲道:」我好想你。」

南珂踏進屋哩,直覺走道常司的房間,果然常司人在那,不知道手裡翻著什麼。

南珂看著眼前的男子,有些鼻酸,吸了吸,開口道,」常司,其實琉姩不是自殺的……」

「我知道,」常司打斷南珂的話,他將東西放在一旁,起身走到廚房,從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啪。」打開,仰頭大飲。

很快,啤酒見底,常司又拿出一罐啤酒,但這次他沒有灌酒,靠在流理臺,南珂和南禹也跟著常司走出房間。

等到常司喝完一罐啤酒,常司才繼續說道,」琉姩不會自殺,因為她很愛我,所以她不管我會不會難過心疼,她都不會作出任何會傷害自己的事,因為她心疼我的心疼。」

「這次意外,」常司頓了頓,」估計是她想翻窗跳到一樓,但是失敗了,她知道這次被她爸爸關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因此,她決定一試。」

常司沒有說的是,因為明天是他生日,琉姩是為了給他慶生,才這麼的勇敢,哪怕,哪怕被他罵,她也願意嘗試這麼危險的事情。

南珂覺得好像並不完全,但她也沒追問,她只問,」明天她被火化,去看她嗎?」

良久,常司才搖搖頭,」不了,你們去吧。」

南珂以為他是難過,怕在琉姩的追悼會上會失態,」琉姩有些東西還放在我那兒,你找個時間過來拿吧。」

常司」嗯」了一聲。

南珂和南禹便離開了。

待他們走後,常司又回到房間,看著像片裡笑得燦爛幸福的人兒,輕聲道,」我會遵守我們之間的約定的。」

「我死了你也不可以來看我,因為我會捨不得你難過。」琉姩枕在他的腿上玩著他的手指說道。

「那我死了你要來見我,笑著見我,這樣我才能記住你的樣子,來生一定早點兒認出你,然後把你拐來做我的媳婦兒。」常司溫柔地說道。

夕陽西下,餘溫還留在了房間裡,但男子心中的溫柔已經離他而去。

車裡放著莫文蔚唱的<愛>:

因為我會想起你我害怕面對自己

我的意志總被寂寞吞食

因為你總會提醒過去總不會過去

有種真愛不是我的

假如我不曾愛你我不會失去自己

想念的刺釘住我的位置

因為你總會提醒儘管我得到世界

有些幸福不是我的

你還記得嗎記憶的炎夏

南珂想著常司,就好像一個失去靈魂的人,再也沒有可以支撐他的生活,他們的故事真的讓人心疼,或許,常司的意志已經開始被一個人的孤獨吞噬殆盡,無論琉姩的死是誰造成的已經都無所謂了,常司已經無法原諒自己了!

當年許諾會呵護好他的寶貝,可如今卻是他的寶貝永遠離他而去。

看著屋內的擺設,常司是永遠忘不了琉姩的,永遠。

直至死亡……

或許就如他們的名字一樣,長思所逝去的年華。

南珂突然覺得心悶的快要炸裂,難以呼吸。

突然,一個驚醒,女子大口大口的喘氣,胸前的起伏,汗流浹背,徬彿是剛剛那場夢的真實,真實到好像自己真的就是夢中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短篇故事全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