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里呆了几天,沐秋就看一看书,画会画,足不出户,李姨望着都急了,她都能跟邻居家的保姆阿姨们约着去买菜了,她家少爷哦,门都没出过,六十岁的老爷爷都要回去溜达溜达,这怎么像个青年嘛。便,一逮着机会,李姨便会监督少爷回去转一转,但是都被沐秋旗号幌子这天沐秋算了算日子,发现那个快来了,可是刚回来,家里没有备用的卫生巾。于是准备自己去买。换了一身运动服才刚下了楼,向玄关走去,就被恰好走出厨房的李姨喊住:小沐啊,你这是要出去吗。”。...

在家呆了几天,沐秋就看看书,画会画,足不出户,李姨看着都急了,她都能跟邻居家的保姆阿姨们约着去买菜了,她家少爷哦,门都没出过,八十岁的老爷爷都会出去转悠转悠,这怎么像个青年嘛。于是,一逮着机会,李姨就会督促少爷出去转转,可是都被沐秋打着幌子带过去了。李姨真是操碎了心,又没有办法。

这天沐秋算了算日子,发现那个快来了,可是刚回来,家里没有备用的卫生巾。于是准备自己去买。换了一身运动服才刚下了楼,向玄关走去,就被恰好走出厨房的李姨喊住:小沐啊,你这是要出去吗。”

“嗯,您有什么事吗?”

李姨喜上眉梢,又问:“去哪儿呀?”

“超市。”沐秋不知道李姨那些心思。

“超市啊,我也正要去超市买瓶酱油,我跟你一起去吧。”说着就要走。

沐秋拦住她,说“我去买吧,你在家。”

李姨稍微犹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不放心的,坚持站在门外送沐秋走。

“你知道怎么走吗。”

“知道”

“哦,那钱带了吗,还有,手机带了吗?”

“嗯”,回答完,沐秋骑上被冷落很久,已经蒙上灰尘的山地车招了招手,脚一踏,缓慢的启动离去。

李姨看着顾一走远,一下晃过神,“哎呦,坏了,少爷知道买哪一种酱油吗?还不知道电话呢。”说着,一边后悔似的摇着头走进屋内。

最后,不知道买哪一种酱油的沐秋,在超市兜兜转转随便选了一瓶放进购物车。

回家的路上,天色已步入黑幕,路灯已亮起,发出暖暖的晕黄的光芒,路面上人影隐隐绰绰的,沐秋想着晚了李姨会担心,不由加快了速度。又走了一段路,沐秋注意到前面不远走来几个人,空气中还传来逗笑的嬉闹声,混合着小孩稚嫩的怪叫,分了几分神多看了几眼。就这分神的一会,一个球突然地飞来,砸在她的左臂膀上,沐秋被砸得生疼,狼狈地倒在了一旁的草地上。

事出突然,昔予那一群人被吓懵了,谁都没有想到会打到人,离沐秋最近的小昔晨小跑到顾一面前,可怜巴巴地鞠躬道歉:“对不起,我哥哥不是故意的,大哥哥你没事吧。”又看沐秋没反应,就去拉他的手,一边伸手,还一边软软糯糯地问:“,你的手没事吧。”顾一心里正恼得很,一把推开小朋友的手站起来。小孩脆弱地很,一推就坐在了地上,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都忘记了哭。

这下轮到沐秋懵了。

前后也不过几十秒的事,本来打算赶来道歉的昔予,将小昔晨拉起来,一双眼凉凉地看着顾一,顾一被看到得心里瘆得慌。

“喂,你谁啊,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林枫看见自家小孩被欺负了,很是生气。话丢过去,对方半天没回应,林枫以为对方怂了,心里万分鄙视。

在这种情形下,为避免惹事生非,沐秋知道自己该权衡下利弊,处理好事情,但他还是行动先于思考的跑了,是的,他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跑,毕竟从没有干过这等蠢事。

“昔予,他欺负了小昔晨,你就让她这样跑了。”林枫看着“逃犯”远去气急败坏。

“不急,以后会有机会的。”昔予望着沐秋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道,接着蹲下身一心察看着小昔晨。

“这人看着眼生,新搬来的?”黎毓很好奇。

“又是哪家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林枫不屑道。

“呵,说得你不是娇生惯养似的。”江辰宇不禁冷笑嘲讽。

这林枫就听不下去了,反驳道:“切,我娇生惯养,我小时候可是在部队里呆过的。”

“是啊,呆了一个星期就吵着哭着回来了。”

林枫还想还嘴,被黎毓制止下来,“别吵了,烦死了。”柳眉微蹙,显示着怒气。

斗嘴的两人立马噤若寒蝉。

看两人安静了,黎毓又立马换个苦瓜脸向小昔晨走去,蹲下来,紧张兮兮道:“小宝贝啊,有没有伤着。”

“没有”声音软绵绵的。

“没有就好,刚才昔晨摔着,姐姐可心疼死了。”黎毓故意撅着嘴抓着小昔晨的手。

“哈哈,姐姐这样子丑死了。”小昔晨眼睛笑成月牙。

“哎……呀……胆子大了啊,敢这么说你黎姐姐。”黎毓佯装生气,杏眼圆睁,伸手就要去打小孩的屁屁。小昔晨机灵地躲到哥哥身后,抱紧哥哥大腿,“哇哇”地叫着“哥哥,救命。”黎毓没辙,就此收手,本来也只想逗一逗小孩。

昔予倒没什么表情,似笑非笑的,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哈哈哈,黎妖精,连小孩都说你丑。”林枫站在一旁幸灾乐祸。

“切,见过这么漂亮的丑女吗?”说着,把长发一甩,风情万种,牵起小屁孩的手就走。要说这股强大的自信黎毓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林枫撇着嘴,耸了耸肩,没趣。林枫对黎毓,战败。成绩0:n

过了一会儿,从头到尾只说过一句话的昔予终于发言,声音不冷不淡的,“过两天,我妈说要办个聚会,让我跟你们说一声。”

“阿姨办聚会,叫我们,不应该邀请我们爸妈吗?”林枫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边她自己去说。”

“阿姨做什么呢,这是要搞事情啊。”林枫一脸的惊恐状。

“昔予,你知道阿姨要做什么吗?”辰宇比较冷静。

“她没说。”昔予一脸的事不关己。

“哎呦喂,我的大哥,你怎么也不知道问一问啊”林枫上前抓着昔予的肩膀哀嚎。

昔予选择性无视,一掌拍开林枫的爪子,阴恻恻的说:“也许是批斗会也说不定。”声音清澈婉转,漂亮的眼睛里光华流转,明灭可见。

辰宇,黎毓躲在后面坏笑,谁叫林大少爷平时干的“好”事太多,现在倒来草木皆兵。

这下林枫也不嚎了,恨恨地说:“不是说不一定嘛,本少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三人理都没理他,兀自向前走着,被牵着的小屁孩,小短腿蹦蹦跳跳。

被丢在后面的林大少爷气得翻着白眼。

沐秋回到家,将车往车库一放,开了门,说了一句“我回来了”,又将买的酱油放在餐桌上,就赶着上了楼。

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李姨,磕着瓜子,偏着头看着一瞬跑沒影的顾一,一脸奇怪,不就是出去了一趟吗,这是怎么呢?到底是猜不透。在作了一番内心独白后,李姨又专注地投入了到娘娘们的明争暗斗,争群夺艳中。

房间里,沐秋瞅着白色T裇上的黑印,感觉被砸的地方还是痛的,摔得也疼,皱了一下眉头,踱步进了浴室。

打开花洒,温热的水迎头而下,洗去一身的疲惫,他不知道自己这种疲惫从何而来,仿佛从内心深处而来,感觉自己不像一个年轻人,倒像是到了垂暮之年。

他曾经听过一片海,叫作死海,那里的海水盐度是普通海水的10倍,沉寂在荒芜的戈壁之中,寸草不生。人生有很多的擦肩而过,也有少许的不期而遇。在沐秋看来今天的事件就像人许许多多际遇中的一个,像一颗石子在镜面一样的湖泊中激起轻微的涟漪,提示他的生命确是在鲜活的动态中,还不到死气沉沉的程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朝暮间,满眼星辰皆是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