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话也不是叫“前生三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世的不期而遇吗?”除了句话叫“命里有时候终须有,命里无时无地莫不必强求。”除了句叫作“此情可待成缅怀,定是在朝朝暮暮”在她青春年少岁月会出现的那个人,她我以为就那样了,也就那样了。沐秋认识了暖橘予在2014年的盛夏的,阳光炫沐秋认识暖橘予在2015年的盛夏,阳光炫目的季节,一如青葱岁月。他不知,她亦不识,只是从遇见的那一刻她从未感觉到陌生,仿佛理所应当是这样。。...

有句话不是叫“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不期而遇吗?”还有句话叫“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还有句叫做“此情可待成追忆,自是在朝朝暮暮”在她年少岁月出现的那个人,她以为就那样了,也就那样了。

沐秋认识暖橘予在2015年的盛夏,阳光炫目的季节,一如青葱岁月。他不知,她亦不识,只是从遇见的那一刻她从未感觉到陌生,仿佛理所应当是这样。

高一结束的那个暑假,顾一便登上了回国的飞机。八千米高空上,封闭的机舱里,顾一望着窗外的青天白云,眼里情绪淡淡的,平静无波。空姐优雅地推着餐车走来,一串骨碌碌的轮声响过,窗边的女孩已合上了双眼。一个人的世界,所有的声音都是那么清晰。

六月的天,阳光正盛,顾一在机场看到了一个着装优雅,端庄秀丽的女人,算来也是久别重逢,她二话不说就上前抱住了许久不见的母亲。这,便是她回来了。

车驶上川流不息高速,穿过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心,掠过车窗上一幕幕错综杂乱的风景,才在进入一个别墅区时缓下车速,最后稳稳当当停在了一幢简单大气的洋楼前。绿化很好,这是他所想。每栋房子的外观都相差无几,但前庭后院种的花草又各不相同,别有一般韵味,彰显着房子主人各自的涵养和情趣。顾一家这栋庭园设计与来时路过的一家很像,不是沐秋的记忆有多好,只是因为那家的前院的设计很特别,很淡雅,又不失大方,在众多富显贵气的花花草草中,不由得让人眼前一亮,印象也就着实深刻。打量了新家一番,顾一得出的唯一结论是,她妈和那家请的是同一位设计师。将尾箱一关,行李的轮子落在地上发出“喀嚓”一声,沐秋问:“什么时候搬的新家?”

他听到母亲沉吟了一声,随后自然吐出一句话,“算是吧。因为你学校在这边,为了方便,所以给你找了这套房子。怎么样,满意吗?”

“很满意。”沐秋微微一笑,母亲已安排得很周到。

“那就好,没白费心。”沐母看起去很开心。“我和你爸休息的话,会来小住几天。你放假的时候呢,就回家玩玩。”

“嗯”沐秋又笑笑,率先走上台阶,沐秋紧接着跟上。而后门扉一开一合,掩去了沐母叨叨的声音,留下院内孤零零的一辆白色小车与室外一片绿意盎然相映衬。

按照母亲的指示,沐秋径直走入自己的房间,把行李箱往地上一摊,便着手整理东西。室内就几件家具,一个台灯,淡蓝色的墙纸,深蓝色的窗帘,没有过分修饰,倒也合他的意。他把衣服都一一放进衣柜,还剩一个水杯,一个枕头和一盒子,放好之后,就慵懒地躺在了床上。

没过一会儿,打完电话的母亲上来,看到顾一躺在了床上,表示理解,准备转身直接走,顾一听到动静睁开眼,坐了起来。

“什么事,妈。”

“哦”沐母转身“就是来跟你说一下,公司有事,我先走了。”

“我送送你。”说着,沐秋起身。

“没事,你倒时差呢,先休息。”沐母挺心疼的,还是想让顾一先睡一睡。

无视母亲的话,沐秋推着母亲下了楼。

快要上车的沐母,一边走,一边交代着:“房子已请人打扫过了,你可以安心住,晚一点的时候,李姨会过来跟你做饭,你想吃什么可以和她说,李姨做饭很好吃的。晚上我会派助理送几套衣服过来……”沐母话还没说完,就已被沐秋压入了车内,关上车门。不可否认的是,天下父母都有一颗爱唠叨的心,专注于事业的沐母也不例外。汽车的引擎“轰隆隆”的发动,车窗降下来,露出沐母精致的面容,一双眼睛满是歉意,“先让你住这里,是想让你先适应适应环境,一有空的时候,我和你爸会来看你的。”

“好的,我知道。”沐秋微微点了一下头。随后玻璃窗升上,车子扬长而去,那闪着光辉的白色,最终成为耀眼的一个白点。

得与失总是站在两个对立面,得到一些东西时,你也总会失去一些,他享有的是什么,他知道,他失去的是什么,他也心知肚明。鱼和熊掌都想兼得,未免太贪心。这个道理大家都看得明白,母亲何尝不是,她已尽力,给了她所能给的。

傍晚时分,沐秋醒过来,落日的余晖穿过高大的槐树斜斜的透过窗户,打在房间里,映入满室的碎影,别有一番时光静好的滋味。

甫一下楼,就闻到诱人的饭香,这是真的饿了,歪头看向餐桌,一桌丰盛的菜肴。还不及细想,厨房走出一位衣着朴素上了些年纪的妇人。妇人轻轻放下碗,抬头看向顾一,抱歉地说:“不好意思,看少爷还在睡觉,所以就没叫醒你,饿了吧,可以开饭了。”

沐秋猜这应该就是李姨了。

“辛苦了,李姨。”沐秋看向妇人,浅浅一笑。

“不辛苦,不辛苦。少爷快下来吃饭吧。”

沐秋没说话,走到桌前坐下。又看向没动的李姨,略带疑惑地问:“李姨,还有什么事吗,先坐下吃饭吧。”

“哦哦,我还要去拿个勺子。”李姨想着这沐秋长得像夫人都一点,气韵也学了个十成十,确是个出尘的气质。

李姨拿来汤勺,毫不忸怩地坐下。席上,李姨把顾夫人的话转述了一遍:“夫人说了,让我过来住,照护少爷起居。”

“那就麻烦李姨了。”沐秋盛了一碗汤给李姨。

“不麻烦,不麻烦。”李姨又不好意思了,少爷太客气了。

沐秋淡笑了一下,低下头继续喝汤。

晚上洗完澡,顾一随意用干毛巾包住湿漉漉的头发,坐在床上打开电脑,点开视频通话。

视频里Rain慵懒地靠在椅子上,轻飘飘地说着:“我之前在想我是拿着骷颅头对着你呢,还是拿着一个惨目忍睹的老鼠尸体对着你,不过良心发现,这样未必也太伤感情,所以换了一种温柔,又赏心悦目的方式,不过,事实证明,尸体都是对得起你。”

沐秋觉得视屏是个错误。

Rian看顾一一副不想说话的表情,稍微正了正坐姿,收敛了表情,兀自说着:“晚上出发的?怎么没告诉我。”

“麻烦。”

Rain嗤笑了一声,

“什么时候回来?”

“寒暑假。”

“真定在那边呢?”

“嗯。”

“我一直很奇怪,回国是你爸妈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沐秋稍微沉思了一下。“一半。”

“原因是什么。”

“见一个人。”

“那个人?”

“嗯”

“见到了吗?”

“还没。”

聊了将近一个小时,顾一才合上电脑走下床,拉开窗帘,夜色早已如墨,最是勾人深思。

站了一会,沐秋终于转身,熄了灯。窗外知了声声,和着空调的呼呼的轰鸣声隔绝在一墙之外

第二天一早,沐秋就爬了起来,穿上鞋走上了阳台,阳台很大,视野开阔,场地也充裕,设了两张休息的躺椅,支着遮阳伞,矮几上摆着茶盏,很适合休闲。阳台正对着东方,太阳刚升不久,空气还并未烤得灼热,有微风的凉意。苍翠的行道树,一幢幢座落整齐的洋楼,附近还有一个超大的运动场,几个人在打篮球,顾一来了兴致,走到了阳台边仔细看,待看清时,不由一笑,发现一对小情侣,女孩齐耳的短发,廋廋小小的,看着很清纯,两人侧身对着顾一站着,正好看到,女孩在给休息的男孩递水和毛巾,男孩自然地接过,她看得模糊,只知道那男孩定是有极好看的容颜,皮肤不像其他男孩一样是小麦色,有点偏白,个子很高,女孩的头顶直到他的胸口,但两人站在一起竟意外的和谐,诠释了那句叫什么,“最萌身高差”,很是可爱!

又多看了一会儿,顾一这才转身下楼,树叶无风而动,阳光炙热刺眼,很适合青春,很适合谱写一段故事。这……便是他们的相遇,一个人的相遇。后来,当她与他相见相识时,他时常会问她,她第一次看见他是什么感受。她笑着走过,未置一词。后来很多年,她都把它叫作,the wonderful secret。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朝暮间,满眼星辰皆是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