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杀青宴后第四天,梁稚躺在懒人沙发上,望着姚静努力争取回去的剧本,俩人的角色有了点提高,这一次喜提女三。此刻正瑜伽垫上半卧风筝冲浪的姚静忽然直站起身坐出来说了句:“卧槽,梁稚你提着我都做了什么!”此刻台词本因为姚静忽然的声音做自由的落体运动,啪的一声掉在此刻正在瑜伽垫上半卧冲浪的姚静突然直起身坐起来说了句:“卧槽,梁稚你背着我都做了什么!”。...

满分爱意

推荐指数:10分

《满分爱意》在线阅读

杀青宴后第三天,梁稚躺在懒人沙发上,看着姚静争取回来的剧本,俩人的角色有了点提升,这次喜提女三。

此刻正在瑜伽垫上半卧冲浪的姚静突然直起身坐起来说了句:“卧槽,梁稚你背着我都做了什么!”

此刻台词本因为姚静突然的声音做自由落体运动,啪的一声掉在了梁稚的脸上。梁稚想:一点都不痛。

梁稚:“难道我出轨终于被你发现了吗?这么大声。”

姚静走过去拿下梁稚脸上的剧本儿,扶正梁稚,把手机凑到她脸上:“姐妹儿,你火了。”

梁稚看着杵在自己脸上的手机:“请问这个距离能看到什么。”

姚静把手机给她:“自己看。”

梁稚坐起来把手机往下滑了滑:“这图片上的是我?怎么没什么印象。”

姚静:“怎么不是你,看看那衣服,化成灰我都能把你扣出来。”

梁稚:“……我谢谢你。”

姚静:“还有这环境,这路灯,不就是杀青宴那晚嘛。”

梁稚看着里面的照片:“不过……”

姚静:“不过什么?”

梁稚:“这照片拍得有水准。”说着手默默地长按图片保存。

姚静:“……请把你的脸捡起来。”

梁稚抬头看着姚静:“嘿嘿嘿。”

姚静手轻撇了一下梁稚的头:“傻狍子。”

梁稚:“这谁拍的呀?”

姚静:“一个摄影师,叫,叫沈布。摄影圈儿事情我懂的不多,听说他前段时间刚得了大奖,好多杂志都想抢他的专访。而且他混得很开,很多一线大咖都排着队等他拍。你知道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吗?”

梁稚:“什么。”

姚静马上拿过手机给她看照片:“他长得超帅的好吧,我现在粉上他了。”

梁稚:“……重点会不会有点偏。”

姚静一秒回归正常:“不过这次真的得感谢人家,你出圈儿了知不知道。”

梁稚:“那……咱们请他吃饭?”

姚静:“……你觉得人家会下凡喝露水吗?”

梁稚:“也是哦。”

姚静:“还请吃饭,在这么下去咱俩儿就快被迫辟谷了。”

梁稚看着姚静眨眨葡萄似的眼睛:“静静,我想吃肉。”

姚静:“你又使绝招,卑鄙。”

梁稚:“吃嘛吃嘛。”

姚静摸了摸梁稚的腰,挺细:“吃吧,不过你得时刻记住。”

梁稚:“记着呢记着呢。”

姚静:“记着什么?”

梁稚:“我是一个女演员,瘦脸细腰大长腿。”说着站起来,附带一套摸脸抚腰顺大腿的动作一条龙。

姚静:“还挺押,要不要给你搭个台子。”

梁稚:“我只下台阶。”

姚静:“换个衣服,我们今天出去吃。”

梁稚:“给我一首歌的时间”说着跑向卧室。

姚静也向卧室走去:“我真是拍着三流的戏,操一流经纪人的心。”

五分钟后,梁稚从卧室走出来,客厅没人。知道她肯定还没好,坐在沙发上熟练的掏出手机冲浪。

半个小时后,梁稚敲了敲姚静的门儿:“静静。”

姚静:“进来。”

梁稚边推门儿边问:“你好了吗?”

姚静指向床上的三套衣服对梁稚说:“马上了,你看看我穿哪套。”

梁稚顺着视线看过去随手一指:“这套。”

姚静看了看:“这套是牛油果,但感觉差点什么。”

梁稚:“那这套?”

姚静:“这套是樱花粉,会不会太靓了,只是吃个饭而已。”

一切为了吃肉的梁稚内心活动:你也知道只是吃个饭而已。

梁稚:“那这套,总该行了吧。”

姚静:“这套碎花,感觉好炸眼。”

梁稚:“……总共就三套,都不要,所以你是要裸奔吗?”

姚静:“我也觉得只参考三套不太全面,要不我再拿两套出来对比一下。”

梁稚:“不用不用,就这三套已经很美了。”

姚静:“是吗?”

梁稚:“牛油果,我最近超喜欢。”

姚静仔细上下扫了一眼梁稚:“那你为什么穿着黑色,还有,你这黑衣服,黑裤子是怎么回事儿,赶着奔丧吗?”

梁稚:“……家中老母尚在。”

姚静:“我至少还为我们吃饭打扮打扮,你就拿一身黑打发我。”

梁稚:“你敢说,这衣服是为我换的,妆是为我化的?”

姚静:“……”

梁稚:“你连防晒都不是为我涂的。”

姚静:“怎么,看你这淘米水洗脸就敢往街上走的样子,我是不是还得夸你有自知之明。”

梁稚一见风向不对:“可是人家等了你半个小时,再晚肉要没了。”

姚静:“……两分钟,我换个衣服。”

梁稚:“好,我在外面等你,我计时哦。”

姚静:“……滚。”

两分钟梁稚如愿出了门儿,整个人步伐都是轻快的,挽着姚静的胳膊:“静静,我要吃小烤肉。”

姚静:“嗯,已经订了座儿。”

梁稚看了眼手机:“车到了,白色的,是不是这辆,你看看。”

姚静对了对车牌号:“是这辆,走吧。”

订的地方离公寓半个小时的车程,到的时候正赶上整个城市最热闹的时间:饭点儿。

姚静:“到了,下车吧。”

梁稚推车门:“嗯。”

司机:“检查一下随身物品,别忘拿了啊。”

姚静说着下车:“都在身上呢,谢谢师傅啊。”

梁稚见她出来的架势连忙手背挡在车顶缘上:“小心头。”

姚静抬头对梁稚笑:“谢谢稚稚啦。”

关上车门儿,梁稚冲师傅挥了挥手:“师傅再见。”

司机:“再见,姑娘五星好评啊”

梁稚摇了摇手机:“一定。”

姚静:“走吧,这里拐过去就到了。”

梁稚左手被姚静牵着,右手给师傅评价完后就一直鼓弄手机。就这十分钟的路程,没抬起过头,自然不知道,在周围人眼里,她俩儿有多养眼。

姚静:“到了,小心台阶儿,进去再玩儿。”

梁稚:“到了吗。”视线从手机上分了出来,看了眼周围的环境,锁了手机。

梁稚一边跟着姚静进店:“环境还可以嘛,怎么找到的。”

姚静:“也不看看姐是谁,杀青宴那晚遇见的,说是傅导的朋友开的店,过来捧捧场。”

梁稚:“……所以我现在成附带了。”

姚静:“在哪儿吃肉不是吃。”

梁稚:“好吧。”暂且接受这套说辞。

姚静:“再说了,吃肉的同时来一场邂逅难道不美吗。”

梁稚:“……”并不想好吧,算了,一切为了吃肉。

姚静给前台看了预定码,立刻就有服务员领着他们到了座位上。

刚坐上座儿,姚静就开始施展“邪术”:“弟弟叫什么?”

服务员小哥哥像是见惯了这种:“抱歉,店内规定不允许与客人过度交谈。”

姚静扫了眼男生胸前的铭牌,直勾勾的看着他:“店外就可以了是吧?”

赵煜的耳麦响了,“赵煜,B 1有客人需要引导。”

赵煜小声回应:“收到,马上就来。”

他看了姚静一眼没有回答:“两位请稍等,后厨马上为您配餐。有事可以按铃。”

姚静看着他转身,宽肩大长腿感叹:“这身材,这脸蛋儿,现在服务员门槛都这么高的吗?”

梁稚看她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对啊,就我们这样的,不好好拍戏以后连饭都吃不上。”

姚静肯定的看着梁稚:“我要约他。”

梁稚:“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突然,我心跳跟不上。”

姚静:“不突然啊,机会来了要把握住,都像你这样,你连“机会”屁股都没得摸。”

梁稚:“……暂时没有这种特殊的癖好。”

姚静:“麻瓜,等着吃肉吧你。”

梁稚:“却之不恭。”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满分爱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