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韦布洛暮交际应酬回别墅,一进屋儿就看见了一个特奇妙的现象:一个从来不不看书学习的人竟然大半夜拿起笔写毛笔字。普韦布洛暮右手松了松领带:“夏迟,你大半夜不睡着在那儿干嘛,引魂呢。”夏迟回过头望着普韦布洛暮:“大哥,你看一看这都几点了。”普韦布洛暮:“凌晨3点一点,因为你是要修真吗夏延暮右手松了松领带:“夏迟,你大半夜不睡觉在那儿干嘛,招魂呢。”。...

满分爱意

推荐指数:10分

《满分爱意》在线阅读

夏延暮应酬回到别墅,一进门儿就看见一个特神奇的现象:一个从来不看书的人居然大半夜提笔写字。

夏延暮右手松了松领带:“夏迟,你大半夜不睡觉在那儿干嘛,招魂呢。”

夏迟回头看着夏延暮:“大哥,你看看这都几点了。”

夏延暮:“凌晨一点,所以你是要修仙吗?”

夏迟眼神略微闪躲:“No,就还有点事儿。还说我,你干嘛去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夏延暮看着他的小眼神,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儿:“应酬太多,要不下次你跟我一起去,给我替替班儿。”

夏迟摆摆手:“还是算了吧,就我这段位,都不配给你们提鞋。”

夏延暮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下次不要再问这种问题。”

夏迟:“……哦。”

夏延暮往上楼走:“早点儿睡。”

夏迟:“大哥晚安。”

夏延暮上楼后,夏迟把藏在身后的日记本儿拿出来。一边佩服自己刚才藏东西的手速,一边想着如何把这么囧的事儿全面详述的同时给编出朵花儿来,才显得自己不那么智障。

所以在十五分钟夏延暮穿着睡衣下楼喝水时就看到这种景象:夏迟左手拿着笔记本儿,右手在拿着笔的同时挠着头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动手写了起来,最后仔细看了一遍写的内容,点了点头,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夏延暮一时间都不知道对这种考试不带笔,期末不复习的人作何评论:“夏迟,你是吃错药了吗?非得大晚上写情书?”

夏迟猛的吓了一跳,东西藏都藏不住:“说什么呢大哥。”

夏延暮伸手:“别藏了,给我也欣赏欣赏,你一个晚上的杰作。”

夏迟见逃不过,认命的把日记本儿交了出去。内心想法就是:以后都不用出门儿见人了。

夏延暮看了一下,觉得手上的东西比情书来得更让人震惊,右边眉毛小幅度的向上动了一下。

《王者日记19》九月二十五日,晴,手机温度离发烧差一点。

今天既美丽又不太美丽,原因有一下两点:一,美丽在于我们团战取得决定性胜利;二,不美丽在于今天本人在团战中没有发挥到极致,总体成绩团队垫底。

当然种种原因都是因为敌方太过狡猾,操作太过骚气,人太不要脸,导致我发挥不尽人意。

本人再次承诺,以后不会再出现类似问题,会虚心向教。

承诺人:夏迟

夏延暮翻了翻,挺多页,还不止这一篇,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看完的。

令他熟悉的字眼就是“王者日记”,他回想了一分钟是在哪里见到过。

眉毛一挑,脑海中飘来一串声音:老规矩啊,最后的那位请记得手写王者日记拍照发朋友圈。

夏延暮合上笔记本儿看着夏迟:“所以你一晚上就在做这个?”

夏迟听着夏延暮的语气,自动把自己代入了地主家傻儿子的角色:“我可以……说不是吗。”

夏延暮降了一个调:“当然。”

夏迟一听这语调,就知道今晚肯定躲不过,一下全给抖了出来:“啊,就是我打游戏输了嘛,然后我们说好最后一名要手写日记。对,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夏迟一脸求放过的表情看着夏延暮:“哥,别告诉妈,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还不想为我收尸。”

夏延暮自动忽略夏迟的话,反问:“你光这样写有任何作用吗。”

夏迟:“当然有用啊。”

夏延暮不动声色:“自我欣赏吗。”

夏迟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当然不是啊,我这个还要拍照发朋友圈公开凌迟的。”

夏延暮:“是吗,那怎么从来没见你发过。”

夏迟:“啊,你说这个呀,当然不能让你们看见啊,我发之前都屏蔽了。”说完才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什么,急忙捂住嘴。

夏延暮:“挺好。”

夏迟扒着夏延暮肩膀的衣服:“……哥……你是我亲哥。”

夏延暮轻轻抚开了肩膀上的手:“皱了。”

夏迟豁出去了,眼睛一闭:“什么要求,你提,实在不行以后爷爷那边我替你挡。”

夏延暮看了夏迟一眼,把笔记本儿拍他胸前,夏迟急忙接住日记本儿。

夏延暮那眼神一看过来,夏迟就知道:要求太次,毫无波澜。

“好嘛,爷爷那边我怎么都排不上号儿,那换一个。”夏迟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

“欠着吧。”

夏延暮侧身拿着水准备上楼,路过夏迟又补了一句:“微信……”

夏迟立马三指朝天,大指压小指:“我以后再也不屏蔽你了,我发誓。”

这件事以夏延暮上楼看不见人影为止,以夏延暮观摩夏迟朋友圈凌迟为终。

夏延暮躺上床,看着刚发的朋友圈已经下面的评论,轻笑了一下想:现在小孩儿都这样的吗。

夏迟朋友圈评论:

潇洒小姐:日记或会迟到,但不会不来。

韩信哥哥:字迹还算工整,技术有待提高。

是梁稚呀:请自行更正,是《王者日记20》

韩信哥哥:哈哈哈JPG

潇洒小姐:厉害了,我的姐@是梁稚呀

夏迟:……总有一天我会咸鱼翻身的。

韩信哥哥:咸鱼只会被风干

潇洒小姐:还是有可能的……北风吹。哈哈哈JPG

韩信哥哥:哈哈哈,无情的嘲笑JPG

是梁稚呀:还有可能……诈尸?!

韩信哥哥:哈哈哈

潇洒小姐:哈哈哈

夏迟:总结,是我不配。打板儿下班JPG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满分爱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