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终于等到电影杀青了,剧组开了个电影杀青趴体。这一次梁稚在姚静的“被压迫”下穿了一条小心机裙子,心机在哪儿呢,裙子后背缕空,腰部有弹性很服贴的衬出梁稚的细腰。姚静望着自己挑选出出的战利品穿在梁稚身上那一刻,也真有一种被“掰弯”的错觉。摸了一把梁稚的腰:“腰姚静看着自己挑选出来的战利品穿在梁稚身上那一刻,着实有一种被“掰弯”的错觉。摸了一把梁稚的腰:“腰精啊,小妹儿。”。...

满分爱意

推荐指数:10分

《满分爱意》在线阅读

戏终于杀青了,剧组开了个杀青派对。这次梁稚在姚静的“压迫”下穿了一条小心机裙子,心机在哪儿呢,裙子后背镂空,腰部有弹性很服帖的衬出梁稚的细腰。

姚静看着自己挑选出来的战利品穿在梁稚身上那一刻,着实有一种被“掰弯”的错觉。摸了一把梁稚的腰:“腰精啊,小妹儿。”

梁稚:“……太突了,会不会不太好啊。”

姚静:“突什么突啊,你不看看聚会上的那些妖魔鬼怪都什么样,你还想穿棉袄去吗,大姐,请尊重一下好吧,这好歹是个聚会。”

梁稚:“……好吧。”

说完还是有点不放心的摸了摸后背,总觉得凉嗖嗖的:“静静,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姚静扫了她一眼:“你是不是觉得后背凉凉,还有种莫名的束缚感。”

梁稚立马点点头:“嗯嗯嗯,就是。”

姚静:“那就是你体恤短裤穿太多了,你的身体已经忘记自己是个女人了。”

梁稚:“……有被内涵到。”

姚静:“以后给我美起来,不然就这身材放你身上简直就白瞎。”

梁稚:“低头看看了自己,我平时有这么磕碜吗?”

姚静扫了眼她换下的两件套:“呵呵,自己体会。”

梁稚:“你的白眼要不要翻得这么频繁。”

姚静:“妹妹,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如果可以身体互换的,我都可以不介意你的木鱼脑袋。”

梁稚反驳:“我也不是胸大无脑啊。”

姚静:“对,你还有一六七的身高,八九的体重,不盈一尺的细腰和妆前软萌妆后凶萌的鹅蛋脸。”

梁稚抱住姚静的胳膊:“原来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静静。”

姚静看着吊在自己身上的梁稚:“请你稍微有点自觉好吗,不要到处勾搭。”

姚静微微碰了碰梁稚的小脸儿:“我再给你补补妆,你今天争争气,给我傍个大佬行不行,咱们俩儿都快揭不开锅了知不知道。”

梁稚:“不是说好的我负责貌美如花,你负责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嘛。”

姚静:“柴米油盐酱醋茶不要钱吗?”

梁稚:“是哈。”

姚静:“钱哪里来,你要靠美貌给我挣回来啊。”

梁稚:“妖精,休要癫我。”

姚静一概忽略,摸摸梁稚的头发:“补好了,你今天连头发丝儿都是公主的配置,我都不指望你有大出息了,今天你就给我美美的坐着就行了。”

梁稚真诚的看着姚静说了句:“好。”

姚静:“对了,今天晚上我要是看见你手往甜品桌伸,你就完蛋了。”说完做了一个恶狠狠把手掰断的动作。

梁稚:“啊~最后的奢望都没了。”

姚静:“请把内心独白收回去,不要说出来,谢谢。”

梁稚:“……”好吧,好吧,姚大姐。

姚静看了眼手机:“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等到达地点的时候,梁稚还是觉得有点微凉,披了件薄毯。

推开门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就一种感觉:弥漫着金钱的味道。

她们俩儿来得太迟,这会儿聚会上全是人,她们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十分钟过后,姚静闲不住,凑近梁稚说了句:“要不要去玩儿。”

梁稚看了看前面乌压压的人,瞬间摆手:“不了,你去玩儿吧。”

姚静:“那我先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再来找你,别乱跑啊。”

梁稚:“嗯嗯嗯。”

姚静走了两分钟后,梁稚感觉到了无聊,手机从包包里掏了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蹦出来:TIMI。

梁稚想:我就玩儿一把。

开黑大队群里一吼:“来啊,一起造作啊。”

潇洒小姐:“今天居然有空。”

韩信哥哥:“平时这个点儿你不是都在拍戏的吗?”

梁稚:“杀青了。”

韩信哥哥:“来一把,正好最近手痒了。”

潇洒小姐:“可以可以,感觉手在躁动。”

潇洒小姐:“对了,弟弟呢,怎么感觉气氛组不在。”

韩信哥哥:“上课呢吧。”

梁稚:“嗯?未成年?”

潇洒小姐:“同问JPG。”

韩信哥哥:“当然成年了,你们俩儿假队友吧。”

韩信哥哥:“所以你们以为呢?”

梁稚:“小学生。”

潇洒小姐:“偷大人账号。”

韩信哥哥:“就他那浑厚的声线还小学生,不要逗我笑。”

潇洒小姐:“哈哈哈。”

梁稚:“谁没事儿关注他声线作甚,上分才是正事儿好吗?”

潇洒小姐:“专心搞事业@是梁稚呀。”

韩信哥哥:“能把玩游戏扭曲成这样也是一种能力。服气JPG。”

潇洒小姐:“所以……弟弟大学生?”

韩信哥哥:“是的呢,我的姐姐。回家回家,感觉后院要起火。”

就在游戏进行到白热化阶段的时候,梁稚已经自动忽略外界的声音了,自成一体。

此刻的外围,灯光突然慢慢变暗了,各种交谈声也开始变得多了起来,尤其以女性小声的惊叹最为突出。

很少人知道今晚夏延暮会出席,因为不少人从傅导那里套话,未果。

所以当大家注意到傅导身旁站着的夏延暮时,都略微惊讶,毕竟这种聚会,能请动他委实不易。与此同时更加坚定的是,两位的关系应该不止点头之交。

灯光开始变暗的同时层次也多了起来,更加利于各种形式的交流。

夏延暮来得低调,简单和人打过招呼过后就找了一个偏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好巧不巧,就在他以为能够安静一会儿的时候,邻座传来一串别样的、与这个氛围不太贴切的声音。

“First blood”

“Double kill ”

“Triple kill”

“Quadra kill ”

“Penda kill”

“Victory ”

一阵阵超有激情的声音不断传来,夏延暮想忽略都难。

夏延暮出于本能扫了眼声源处,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再配合着主人的那张脸,让他微微楞了一下,嘴角微扬了一下:反差不是一两点。

夏延暮接下来就是,喝了点酒,时不时的能听到星星点点类似以下声音:

“不要怂啊,上上上。”

“哎哎哎,把他留给我。”

“呀,怎么这样啊,这操作,太骚了。”

“妖精,那里逃。”

“胜利就在前方,hold住hold住。”

“啊啊啊,赢了赢了。”

基本上没有一句是重复的,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姚静的到来。

就在梁稚还处于意犹未尽状态的时候,姚静回来了,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你又玩游戏,我给你打扮成这样是让你来玩游戏的吗?”

梁稚一脸无辜:“你只说不让吃东西,没不让玩游戏。”

姚静:“钻空子是吧。”

梁稚立马转移话题:“静静……”

姚静看她一脸认真:“怎么了。”

梁稚:“你今晚好漂亮。”

姚静:“……”

姚静:“转移话题要不要太生硬,台词功底太次,还没你打游戏骂人自然。”

梁稚:“嘿嘿嘿。”

姚静:“不要忘记我们今晚的任务了。”

梁稚:“……嗯?”

姚静无奈的捧着她的脸:“攻略大佬啊乖乖,我的下半生就靠你了。”

梁稚:“……我可以选择自我了结吗?”

姚静:“你没得选择,一会儿给我上。”

梁稚:“上哪儿”

姚静彻底放弃了:“……算了,你还是死之前饱餐一顿吧。”

梁稚:“你终于有人性了。”

姚静:“请不要把内心戏说出来,谢谢。”

梁稚反应过来:“静静,好人性化啊。”

姚静扬了扬手机:“一会儿结束再门口等我,手机畅通,我去会会导演,混个眼熟,下部戏咱们就有着落了。”

梁稚一个劲儿地点头:“嗯嗯嗯,你去吧。”

姚静走后,梁稚看了眼手机屏幕,对着群里发了条语音:“老规矩啊,最后的那位请记得手写王者日记拍照发朋友圈。”

夏延暮好巧不巧将这一句听了进去,有种自己仿佛和世界都脱轨的错觉,症状在于:女孩儿说的话,就像一大串陌生的符号一样,是中文又不似中文。

最后他抬头撇了眼,女孩儿双手拿着手机,低着头,明明一切都没什么。就是修长的脖颈,优越的下颚线,因动作落下的薄毯导致无法掩盖的身线,全都毫无保留的收进了他的视线。

后面张齐因事在夏延暮身旁耳语赶赴下一场酒会,一切就像插曲一样,匆匆来过。

那一晚,梁稚在路灯下等姚静的画面,被一位出席杀青宴的摄影师拍下上传至微博,配文:路灯下的姑娘,是不是也在等她的南瓜马车。

一时间,兴起了一波不小的波澜。凑巧的是,正好也入了某人的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满分爱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