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慧所禁足

卫湫然每日最不喜欢的是去立雪阁上课时了,除了能学到很多知识外除了很最关键的一点儿是小冉师姐坐在自己的隔壁!但是她基本上全程都在睡着,干脆是在怼自己,可卫湫然但是非常欢欣,小冉会觉得卫湫然真是是脑壳有包。“昨天我们要讲的是神仙,我们常说神仙,神仙“今天我们要讲的是神仙,我们常说神仙,神仙,可是神和仙浑言无别,析言有异。神……小冉!你是都会了吗!天天就在那里睡觉!你来给我说道说道何谓神仙。”夫子讲课正讲得兴起的时候看见小冉又在那里睡觉,于是便点名让她起来回答问题,夫子叫了好几声都没见小冉搭理自己,于是便让周围的同学叫醒她。。...

然后是师尊

推荐指数:10分

《然后是师尊》在线阅读

卫湫然每天最喜欢的便是去立雪阁上课了,除了能学到很多知识外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就是小冉师姐坐在自己的隔壁!虽然她几乎全程都在睡觉,要么就是在怼自己,可卫湫然还是十分欢喜,小冉觉得卫湫然简直就是脑壳有包。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神仙,我们常说神仙,神仙,可是神和仙浑言无别,析言有异。神……小冉!你是都会了吗!天天就在那里睡觉!你来给我说道说道何谓神仙。”夫子讲课正讲得兴起的时候看见小冉又在那里睡觉,于是便点名让她起来回答问题,夫子叫了好几声都没见小冉搭理自己,于是便让周围的同学叫醒她。

林安玄经历过上次的事情之后是彻底怂了,叶桐也叫不醒小冉,其他同学要么就是隔得远,要么就是不理。

“同桌!叫一下!”夫子气得吹胡子瞪眼地点名要卫湫然来。

卫湫然思索了一下,接着凑过去小冉的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然后是我师尊。”

“哈?哪个兔崽子在做白日梦!”小冉整个人立马醒了。

众人见鬼似地看了卫湫然一眼,纷纷在桌底下竖起了大拇指。

“这人狠起来连自己都骂。”林安玄偷偷地和林安染说起了悄悄话,林安染翻了个白眼给自己弟弟便继续看书了。

夫子板着脸走到小冉桌前问道:“你来和我说说何谓神仙。”

“这种小孩子都知道的问题就别问我啦。不过你想知道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神,大多是先天生成或有后世封神。仙,则大多是由人修道而成的,灵性极高且行善事,或者对人类有特殊贡献的动物也可修炼成仙。”小冉满不在乎地回答道。

“好,好,好,好得很!那我再问你三清、六御、五方五老分别是哪几位?”夫子摆明了要存心刁难小冉,这些知识压根儿就还没教,卫湫然急得正准备开口替小冉说话。

“不认识,再说了,夫子你背那么清楚,说得好像你能见到他们似的。有本事便自己飞升,整天嘚吧嘚嘚吧嘚的,催眠的本事倒是练得好。”小冉小嘴一张便跟放鞭炮似。其它弟子听了憋笑也憋得难受死了。

“夫子,你这问题问的也太不公平了,这些知识你也没教,这不是难为了小冉师姐吗。”卫湫然这个憨憨义正严辞地站起来为小冉主持公道。

“你!你们!一个两个是要造反了吗!”夫子被气得浑身发抖。

“欸!别!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夫子你可别给自己扣这么大顶帽子。你又不是帝王,我们咋能造反呢?别把我倆说得跟乱臣贼子一样。”小冉又不怕死地补了一刀。

“你们两个都给我罚抄道德经一百遍!抄完之前不准来上课!特别是你!小冉!以后的课堂有你没我!”夫子被气狠了,连带着卫湫然也受罚。

“得嘞,又准备换夫子了,反正我是不抄,谁爱抄谁抄。”小冉说完便蹦哒着出门了。

“岂有此理!简直无法无天!”夫子气得直捋他那花白的长须。

小冉突然又折回来打量了一番夫子略秃的头顶,摇头叹息地说了一句:“岁月催人老,浑欲不胜簪啊。”

“掌门!我要见掌门!”夫子的心态彻底崩了,气得直拍桌子,这堂课也像闹剧一般结束了。

夫子一宣布下学便直奔万荣那儿吹胡子瞪眼地投诉,念叨得他一个头两个大。这都不知道是第几个被然后气走的夫子了,再走可就难找了。在万荣的百般挽留之下,最后敲定只要抄完一百次道德经,这事儿就翻篇。可要说服那祖宗罚抄,难度简直无法想象。

第二天一大早,小冉和卫湫然两人直接就被拉去慧所了。所有被要求罚抄或要静心的弟子通常都会在慧所待一段时间,万荣对此美名其曰:修身养性,妙啊!小冉听了气得直骂老骚包!

“小冉,你别生气啊,我帮你抄就是了。你先写些道德经里常出现的字,我模仿着你的笔迹替你抄。”卫湫然好脾气地说道。

“我不!我一个字都不会写给你看!”小冉的脸噌的一下就红了,气得跟个河豚一样鼓起腮帮子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看着书,卫湫然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先抄着自己的那份。

几天过去了,小冉依旧一个字都不肯写,卫湫然已经开始抄第三遍了。把小冉关在慧所里就好比把孙悟空困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一样。小冉时刻按耐着要把这里给掀了的冲动,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看见卫湫然无比淡定地在那儿老老实实地抄着道德经于是便走过去搭话:“你干嘛多管闲事,这下好了,跟着我一起倒霉。你是不是特怨我?来,我们打一架让你发泄一下!”

“我不怨你啊,而且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多管闲事。夫子所问本就是有心为难你,虽然出发点是想要借机训导你一下好让你长个记性以后用心听学,但我认为不公正就是要说出来。”卫湫然虽一边说着可是手却并没有停下来。

“得,没了个老夫子又来了个小夫子。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将门之后怎么却像个白面书生一样。”

“将门之后不代表我是个满脑子只有打杀的莽夫啊。”卫湫然这时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小冉。

小冉在心里默默表示感觉有被内涵到,随即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我看你抄得倒是蛮开心的哈。”

“偶尔能这样静下心来练练字感觉是挺好的。”卫湫然发自内心的一番言论简直要把小冉给气笑了,当真是一物降一物。如果说小冉克所有人,那么卫湫然则是克小冉。

卫湫然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的那一百份抄好了,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着正坐在一旁发呆的小冉对她说了一句:“小冉师姐,我来教你练字吧。”

“啥?你说什么?你可把爷给整笑了,我的字要你教?我这是……威武不能屈,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你这普通又自信的臭小子。”小冉红着脸呛道。

“那……我抄完了,先走了喔?”卫湫然表现出一副整理完东西后便要先走的样子。

“欸欸欸,你真走啊?其实那个字……我偶尔给露两手倒也不是不可以……”小冉别扭地说完之后便像豁出去一般拿起笔唰唰唰地写下了道德经三个字,随后悄悄地观察着卫湫然脸上的微表情。然而卫湫然心里想的却是这豪放派的字体……好像似曾相识啊,他想了半天猛然记起这和思华年石碑上的刻字字迹十分相像!

“喂,被我的字体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了?”小冉看见卫湫然像入定一样看着自己的字不说话,于是便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嗯!是的!的确震憾!”卫湫然忍住心里许多的疑问回过神来和小冉说话,不过此震撼非彼震撼就是了。

“小冉,首先你握笔的姿势不对,要想写好字,握笔姿势一定要正确。来你站我前面我教你。”卫湫然在背后圈着小冉那小小的身躯,握着她的小手耐心地教她写字。小冉侧过头看着卫湫然,心道:这臭小子好像长高了一点?小脸长得还不赖嘛。

“你怎么走神了?在想什么呢?”卫湫然突然低头看着然后,小冉愣了一下,不自然地说:“我在想…你莫挨老子那么近!”

“你帮我抄!我不干了!”小冉赌气地走开了。

“好。”卫湫然低头笑了笑。

“你笑什么?你笑我?!不准笑!”

“好。”

“你还笑!”

“不闹了,我要开始赶作业了。”

卫湫然抄完两份道德经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这一个月里卫湫然连早课都是在慧所外的院子里被一对一盯着上的,上完早课就要乖乖回慧所里罚抄,小冉则是完美地过上了猪的生活,除了有人来检查的时候亲自上阵装模作样一小会儿之外,其余时间都是吃了睡睡了吃,唯一的牵挂便是冰镇柠檬茶了。终究还是卫湫然扛起了所有的重担,每天模仿小冉的笔迹在那里抄道德经,小冉有兴致的时候还会跑过来指点一下,两人就这样磨磨蹭蹭的拖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辛苦你啦小卫子,我先去休息噜,明天见!”小冉出了慧所便和卫湫然道别,心心念念地要冲回院子喝柠檬茶。

“好。”卫湫然看着小冉的背影轻轻地说了一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然后是师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