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将军百战死沙场(6)“岭南一带易守难攻,想清追剿寨就需里应外合,因为现下混进来匪寨才是重点,第三点,也许并也不是所有匪寨都烧杀劫掠无恶不作,因为还需差别看待也没必要赶尽杀绝,受招安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风清染看了几眼坐在对面的周启地说。追剿但是剿匪虽然看上去是一件大功绩,但朝堂之上都知道岭南一带剿匪的艰巨,稍有不慎便尸骨无存。。...

第六章将军百战死(6)

“岭南一带易守难攻,想要剿灭匪寨就需里应外合,所以眼下混进匪寨才是重点,其次,或许并不是所有匪寨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所以还需区别对待没有必要赶尽杀绝,招安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风清染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周启说道。

剿匪虽然看上去是一件大功绩,但朝堂之上都知道岭南一带剿匪的艰巨,稍有不慎便尸骨无存。

看来周启并不怎么受皇上重视,而她亦是被牵连其中。

如今想来周启不过是皇上为了保护真正疼爱的孩子而推出的棋子罢了,或许之前不明白,那这次也该明白了。

周启苦笑一下,看向风清染,“易清染,你是不是觉得本王很蠢?”

风清染看了一眼周启没有应声。

周启自嘲道,“原本我以为父皇是疼爱我的,如今看来我不过是他推出来挡刀的罢了,他见我势力渐满就找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想要弄死我,就算我命大能活下来想必也是残缺的身子罢了。”

风清染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看向他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知道前路险阻,那便全力以赴,而且不管是何种缘由剿匪都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匪患不除百姓难以安居乐业。”

“你不恨我连累你吗?”

“何来的连累,从你与你的心肝宝贝甜蜜饯来往过密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们将军府会被如何对待。”风清染站起身继续说道,“而且身为周国将士,我有责任保护周国百姓。”

“易清涟,你.....”

“继续走吧,我自有办法。”

风清涟让李奎带着手下将士在岭南城乔装住下,她则与周启二人继续赶路。

过了岭南镇便是被数个匪寨占领的岭南山。

面对面前挡路的山匪风清染早有预料。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想要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为首的山匪洋装的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但骨子里的憨厚气息还是显露无疑。

很明显这几个打劫的山匪并不是那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山匪,这也正合风清染心意。

风清染上前一步拱手道,“我与兄长赶路匆忙身上并未带多少银两,不知几位大哥可否行个方便等日后我们有了银两定会拿来孝敬几位大哥。”

“吆,小娘子长得真标志,兄弟们,抢过去给老大做压寨夫人。”为首的山匪兴冲冲的说道。

周启想要出手,风清染立马制止了他。

“我说小娘子,你是老老实实跟我们上寨子,还是我们把你打晕再带你上寨子呢?”为首的山匪放下手中的大刀继续说道,“小娘子这么美我们老大肯定会喜欢的,那以后小娘子就是我们的寨主夫人,我们还是希望小娘子能乖乖跟我们上寨子。”

“既然你们都这么诚恳了,那我要是不识趣岂不是很不给你们面子?”风清染微微挑眉,“不过我与兄长向来没有分开过,不知可否带上我的兄长一起。”

几个山匪面面相觑,他们虽然没读过书,这也是第一次来打劫,可总感觉打劫不应该是这样的啊,难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可这么美的小娘子是一定不能错过的,必须带回去给老大当媳妇,老大都二十岁了还没个媳妇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影响了寨子的名声。

风清染与周启乖乖的跟着几个山匪去寨子里。

系统看着风清染这么乖巧,虽然也知道宿主肯定有着自己的目的,可还是忍不住担心。

【宿主,你这样真的可以吗?要是有什么事情该怎么办啊?这里方圆几十里都是各个山匪聚集的窝点,你这样进去无异于羊入虎口啊】

‘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

【宿主,这个周启变化也太大了吧,明明之前还是一个傲娇的公鸡怎么现在变的这么沧桑了】

‘一个人的成长罢了。’

【好吧,那宿主要当心】

风清染来到的这个寨子名叫清风寨,寨子很大,但多是荒废的山坡,仅有的一点平地用来种一点庄稼堪堪果腹。

那几个山匪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一身嫁衣让风清染换上,还给她盖了红盖头,在几个妇人的搀扶下被送入一个房子里。

听声音知晓人都离开后风清染一把扯掉自己的红盖头。

吱呀——

房门被人用外面推开。

风清染看向来人,男子一身清风朗月的气质,完全不像是一个山匪头子,而且举止文雅气质卓群。

“娘子,为夫名唤褚辞。”褚辞缓步走上前,淡淡的微笑你让原本就温润的俊脸显得更加好看。

风清染看了他一眼便移开视线,然后将红盖头叠好放在一旁。

褚辞来到她面前,“娘子的盖头应该是为夫来揭才是,不过既然娘子已经揭了那也没关系只要娘子开心就好。”

风清染看了他一眼,清冷的目光没有一丝温度,“褚寨主应该是聪明人,明人就不要说暗话了,直言便是。”

“娘子,为夫.....”

“知道我为什么敢过来吗?”风清染站起身看向褚辞,淡淡一笑道,“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把这些山匪放在眼里,更何况你们山寨里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山匪。”

“你想要招安我们?”

“不啊,那也看你们够不够招安的条件,若是之前做过烧杀抢掠的事情等待你们的必须是去见阎王,可不是简单一句招安就想抹去之前的所作所为,人总要为曾经做出的事情承担对应的后果。”风清染倒了一杯酒水慢悠悠的喝着。

褚辞看着她将那杯酒喝下去顿时就红了脸,而且红到了耳根,整一副羞答答的闺阁女子气质,弄不好还以为方才那身清风朗月般的气质是错觉呢。

风清染白了他一眼又将另外一杯也喝了。

“娘子,这两杯酒是合卺酒,是要我们一起喝的,而且这里面.....”褚辞红着脸说不下去。

风清染又不傻怎么能听不出话中意思,她淡淡的应了一声,“哦。”

“你知道?”褚辞惊讶道。

“嗯。”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喝?”褚辞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顿时脸红的厉害,羞答答的看着他,“你是不是想要与我.....”

褚辞说话之际风清染已经将那一壶酒全部喝光,这寨子里酿制的高粱酒就是醇香好喝。

褚辞见她一壶酒都喝完却面不改色,这才意识到这个酒里的药似乎对她是没有用的,“你.....”

“想不到吧,我百毒不侵。”风清染微微一笑。

·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个宿主莫得感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