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将军百战死沙场(4)“你过君表这一项还差的远,以后要勤加反复练习。”风清染下了马车,站到一千士兵面前,“怎么样,除了谁不服气?趁现在的这个机会站出与我比斗,我可不想以后还得因为这种事情再大麻烦一遍,当然我是一个很不不喜欢大麻烦的人。”也没一个人站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风清染笑了,双臂环胸看着他们,“既然你们都已经没有不服,那今后就要听从命令,明白吗?”。...

第四章将军百战死(4)

“你过君表这一项还差的远,以后要勤加练习。”风清染下了马车,站到一千士兵面前,“怎么样,还有谁不服?趁现在这个机会站出来与我比试,我可不想以后还要因为这种事情再麻烦一遍,毕竟我是一个很不喜欢麻烦的人。”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风清染笑了,双臂环胸看着他们,“既然你们都已经没有不服,那今后就要听从命令,明白吗?”

“明白。”零零散散几个声音。

“怎么?还有人不服?不服就站出来比试。”风清染轻笑着,“你说你们不服又没有能力站出来跟我比试,你们是不是心里很憋屈?”

一众士兵都低着头掩饰自己的尴尬。

“能用实力说话就不要有那种幼稚的情绪好吗?你们大部分都是有家有口的人了,算了,我也不多说了,你们自己体会我的意思。”

风清染的话让为首的士兵更是脸红的厉害,惭愧的低下头。

他们又不是傻,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易参将,我们以后定会听命行事的。”

风清染看向为首的士兵,“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参将,属下名唤李奎。”为首的士兵挠挠头,现在有点不太好意思,毕竟想想他都已经二十六岁了方才还在为难一个十六岁的姑娘,而且还输给了她,尴尬,惭愧。

“嗯,不错,明日卯时开始训练,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今日便到这里,好好享受你们最后一日清闲的时光吧。”

众将士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接下来连续一个月的魔鬼式训练让这一千将士叫苦不迭,但是看着风清染跟他们一起训练,他们要是还比不过一个姑娘岂不是丢脸丢到家了。

风清染对这一个月的成果很是满意。

“看看你们现在的状态,再想想你们一个月前的样子,不用我多说吧。”风清染双臂环胸看着大块朵喝酒吃肉宛如饿死鬼投胎的一千将士。

李奎舔了舔自己的手指上的油,撸起衣袖,露出自己明显精壮了的手臂,“老大就是厉害,我感觉我现在比之前精神多了。”

“嗯,很不错,继续坚持。”

“好的,好的,老大,来吃肉喝酒。”李奎这一个月最大的变化就是越来越憨,整个人都透漏着一股纯纯的憨厚。

风清染也不客气,坐在李奎对面开吃。

翌日。

皇家猎场。

老皇帝举办的狩猎活动,所有官员均可参加尤其是武官必须参加,风清染自然在受邀之列。

周启与易清涟自然在一组,风清染与李奎一组,其他人也纷纷组成队伍冲向猎场。

【宿主.....】

‘不必说了,我知道。’风清染骑在马背上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已经猎到不少猎物的周启与易清涟那一组,易清涟的箭法虽然不怎么滴,但也好过深闺之中只会绣花赏月的姑娘,在一众只会赏月绣花的姑娘中易清涟的确显得与众不同了那么一丢丢。

见风清染一个猎物都没有,周启骑马过来,然后就是一顿冷嘲热讽,“易大小姐也不怎么样啊,一个猎物都没猎到,呵。”

“自然是没有启王殿下英明神武了。”风清染脸上保持着微笑。

不管风清染的微笑多么真诚,在周启看来就是嘲讽,而且是赤果果的嘲讽!

“呵,易大小姐也不过如此。”周启咬牙切齿道,“身为将军府嫡女竟还没有莲儿捕猎的多,当真是丢易将军的脸。”

“哦。”风清染就这么淡淡的应了一个字。

又是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周启顿时火冒三丈,“易清染!”

“陛下如此唤我的名字,且总是来主动与我说话,莫不是喜欢我?”风清染唇角扬起的笑意更加让周启觉得刺眼,“哎,谁让我这么优秀呢,很难不让别人喜欢。”

风清染说完就走。

周启恍惚了一下,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视野才后知后觉被她给耍了。

“易清染!给本王等着!”周启咬牙切齿,愤恨的想着以后怎么怎么折磨她。

风清染就把这场狩猎当做春游,完全没有想要出手的意思,漫无目的的溜达,李奎新婚燕尔心里很是想念家中娘子,心思完全不在这场狩猎上。

“想回家就回吧。”风清染看向李奎说道,哎,沉浸在幸福中的人啊,这样总是无形中给她塞狗粮的行为真不好啊,她不想吃,“新婚燕尔,一日不见如何隔三秋,给你三日假期,回家吧。”

“那就多谢老大了。”李奎回家心切,完全不带推辞的直接骑马就朝着家的方向飞奔。

风清染啧啧两声,这恋爱的酸臭味。

不远处刀剑相碰的声音很难不让人注意,风清染骑马慢慢悠悠的往那边走。

周启已经负伤,易清涟躲在他身后一脸紧张害怕与担忧。

风清染下马,双臂环胸靠在树上,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本该感天动地的一幕。

风清染没有到来的那一世周启早有防备应对行刺的黑衣人游刃有余,易清涟趁着机会在黑衣人刺向周启的时候推开周启自己挡住,虽然周启本来是可以躲开的,但是看在易清涟这么奋不顾身的情况下心里已经软的一塌糊涂。

身在皇家,亲情本就凉薄,很难遇到真心待自己的人,易清涟那般为他奋不顾生足够他将她放在心上。

而此时的易清涟花拳绣腿假把式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是被吊打的份,哪还有当初她重生那世的风采,且那世周启一直留意着其他皇子的暗算,怎会跟现在一样惨,在眼前这个形势下易清涟完全就是个拖后腿的,那自然在周启心中独特的分量有所降低。

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艰难。

周启捂着流血的伤口看向风清染,咬牙切齿道,“易清染!”

“哎呀,看来我来的真不是时候哦,打扰了启王殿下与心肝的甜蜜。”风清染一脸的敷衍。

“易清染,你!”周启心中的怒气蹭蹭蹭往上窜,要不是她影响了他的防备他现在怎会如此!

周启现在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

风清染捡起周启掉落在地上的扇子,瞬间甩出去唰唰唰击倒跃跃欲试的几个黑衣人。

扇子回到手中,风清染优哉游哉的扇了扇,“啧啧啧,大白天的只要遮个面不就好了,还穿一身黑,你们怕不是脑子有问题哦。”

“我劝你少管闲事!”为首的黑衣人威胁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个宿主莫得感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