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将军百战死沙场(3)风清染明媚阳光一笑,朱唇轻启,“启王殿下这是哪里的话,您丰神俊美器宇轩昂文韬武略技艺卓绝,浑身散发出的高贵的之气让人不由得心生心存敬畏,小女子哪敢对您不敬呢,您这句话还啊让小女子感觉有点儿冤啊。”周启重重的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憋着的周启重重的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憋着的一口气咽不下呼不出,直憋得脸色涨红,此刻就像是暴怒的狮子威慑力十足。。...

第三章将军百战死(3)

风清染明媚一笑,朱唇轻启,“启王殿下这是哪里的话,您丰神俊朗器宇轩昂文韬武略技艺卓绝,浑身散发的尊贵之气让人不由心生敬畏,小女子哪敢对您不敬呢,您这句话还真是让小女子感觉有点冤啊。”

周启重重的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憋着的一口气咽不下呼不出,直憋得脸色涨红,此刻就像是暴怒的狮子威慑力十足。

对此风清染完全视而不见,周启更来气。

风清染保持着微笑就站在比武台上不下去,她就等着周启宣布她是武状元,她不信周启能蠢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维护易清涟而置公道于不顾。

被这么多双眼睛注视着,周启就算是再想让易清涟当武状元也不得不收起这份心思,现在还不是跟将军府撕破脸面的时候,他只能先忍着。

周启咬牙切齿的宣布风清染为武状元,按照比试前的规定封她为京都参将,当初这个官位是他向父皇极力争取来的,为的就是涟儿,没想到却白白便宜了这个风清染!

周启心里是既气愤又不甘。

“多谢启王殿下,那臣就先告辞了。”

看着风清染脸上明媚的笑容,周启心里的火气更是蹭蹭往上涨,恨不得立马将她斩首示众!

【宿主,你这么猖狂真的不怕被打吗?】系统担忧的声音在风清染耳边响起。

‘什么叫猖狂,我这是在用实力说话。’

【好吧】

系统无言以对,只能选择保持沉默,它是一个新手系统要啥没啥好不容易哀求着风清涟绑定的,它不敢多说话怕她烦。

翌日。

校场点兵。

眼前的景象早已在风清染意料之中。

一千士兵或站或坐或倚,交头接耳、谈笑肆意,完全没有因为风清染的到来而有所收敛反而愈演愈烈。

风清染一袭劲装英姿飒爽,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双臂环胸站在原地看着他们。

【宿主,这些士兵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啊,连小孩子都不如】系统忍不住出来吐槽一番。

‘一来不愿受女子管束,二来自然是有人交代了什么,不用想都知道使得什么伎俩。’

【哎,一个比一个幼稚,那宿主决定怎么办呢?】

‘如此比定力的好时机怎么能错过。’

系统懂了。

风清染就那样双臂环胸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校场上这一千士兵。

一个时辰后有一部分人安静了下来;

两个时辰后还有那么几个人在交头接耳,声音很大,生怕风清染听不见似得。

三个时辰后那几个人也不说话了,一千人安安静静的看着风清染。

风清染笑了笑,“怎么不说了,是渴了吗,那本参将让人去搬水过来你们再继续?”

似是为首的一个士兵站了出来说道,“易参将,我们不服。”

“哦?哪里不服?”风清染双臂环胸淡淡的看着他们。

“我们不服你一个女子不在家相夫教子出来抛头露面做什么,还要做我们的参将,我们当然不服。”

风清染叹息着摇摇头,脸上顿时涌现出无尽的悲伤,“其实你们误会我了,我也想像其他女子一样安心的待在深闺之中赏花品月,心中畅想着未来夫君是何等的英姿,是否是保家卫国英勇无敌的将军,是否是学富五车满腹经纶为国尽忠的忠义良臣,是否是才情卓绝饱读诗书的才子.....”

一千士兵默默的听着,被她悲伤的情绪所感染,突然有种莫名的心疼她。

风清染话锋一转,双臂环胸,一脸无语的说道,“可就是遇不到呢,武状元比试中那些男子简直弱的不堪入目,我的两招都接不过,所以,既然遇不到心目中的夫君,那自己就来做到好了,哎,能力越高责任越大,我也木得办法啊。”

一千士兵被她这波骚操作弄得大眼瞪小眼,原来她是拐着弯的说他们男人不中用还用她一个女人出马,真是气煞人也!

“你!你竟然嗤笑我们!”为首的士兵气的双手叉腰,“那就比试比试,要是你输了就主动辞官!”

“好啊。”风清染双臂环胸,挑了挑眉,“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五礼、六乐、六书、九数就不跟大家比试了以免旁人说我欺负你们,我们就来比比五射五御。”

校场现场现成射箭的地方。

“五射曰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也,云白矢者,矢在侯而贯侯过,见其镞;云参连者,前放一矢,后三矢连续而去也;云剡注者,谓羽头高镞低而去,剡剡然;云襄尺者,臣与君射,不与君并立,襄君一尺而退;云井仪者,四矢贯侯,如井之容仪也。”风清染将弓箭递给那个为首的士兵,继续说道,“你们先射,只要你们中间有一人在五射中任意一射赢了我,都算我输。”

“好大的口气,我先来!”为首的士兵拿过弓箭就开始射。

不得不说他的箭法不错,风清染都忍不住要鼓掌了。

为首的士兵将弓放好看向风清染,“那现在轮到易参将了。”

“我不急,要看你们中间还有人要来比试一下吗,亦或者你能代表你们这一千人。”风清染看了一眼为首的士兵然后看向旁边其他士兵,“还有想来展示的吗?”

没有士兵站出来,显然这个为首的士兵箭法是能得到这一千人认可的。

“既然你们决定让他代表你们,那我就开始了哦。”风清染说着便拿起弓箭。

嗖——

一箭过去正中靶心,靶牌颤动的厉害,不用去看箭头颜色都知道这一项是风清染赢了。

嗖嗖嗖嗖——

砰——

靶心直接被打穿,三支箭从中间的孔中穿过。

“在后面再放一个靶牌。”

嗖嗖嗖嗖嗖——

接下来五箭都从中间靶心的孔中穿过,正中第二个靶牌靶心。

风清染放下手中的弓,看向目瞪口呆的一千士兵,“怎么样?服吗?”

“还有五御呢,等比试过再说。”为首的士兵很明显依旧不服气。

风清染笑了笑,“那好,继续。”

“五御曰鸣和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与五射同之,只要你们有人其中一项赢了我,都算我输。”

结果显而易见,风清染轻松完美的通过制造的障碍物,而那个为首的士兵怎么都过不去就卡在那里,尴尬的脸色涨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个宿主莫得感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