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将军百战死沙场(1)“啊,小姐当心!”随着一声惊叫,周围其他人纷纷侧目。风清染只觉得脚下一滑重心不稳,随后尽量避免达到平衡身体脚下用劲一个完美的的后前空翻直接跳到岸边安全的的地方。噗通——听见落入水中的声音,风清染这才特别注意到在她安全的跳到岸边时有人落入水中了。“风清染只感觉脚下一滑重心不稳,随即尽量平衡身体脚下用力一个完美的后空翻直接跳到岸边安全的地方。。...

第一章将军百战死(1)

“啊,小姐小心!”

随着一声惊呼,周围其他人纷纷侧目。

风清染只感觉脚下一滑重心不稳,随即尽量平衡身体脚下用力一个完美的后空翻直接跳到岸边安全的地方。

噗通——

听到落水的声音,风清染这才注意到在她安全跳到岸边时有人落水了。

“来人啊,二小姐落水了,快来救人啊。”岸边一个丫鬟满脸焦急的呼喊着。

风清染正打算跳下去救人,就看到一个男子跳入水中将那名落水的姑娘救了上来。

男子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祥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即便衣摆被水浸湿也丝毫不掩他那浑然天成的尊贵之气。

“咳咳咳....涟儿多谢启王殿下.....”落水的姑娘原本清丽的小脸此刻煞白煞白的添了几抹楚楚动人与可怜无助,直让人心疼。

男子将披风披在落水姑娘的身上,眼眸中的冷峻给人一种即便在艳阳下也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来人,送易二小姐去换衣。”

落水的姑娘被搀扶着离开,男子看向风清染。

风清染面无表情的接受着男子的打量。

【宿主,对不起,我好像弄错时间点了。】

系统心虚的声音在风清染耳边响起,风清染用意念跟系统交流着,‘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宿主,现在是周国八十三年,易清涟已经重生三年了,而且她.....】

‘知道了,你只需要告诉我原主的愿望是什么就行’风清染不想听系统这个话唠啰嗦。

【原主易清染的愿望是守护将军府,保护她父亲易泽,让易泽安享晚年。】

‘还有吗?’

【没了,原主只有这两个愿望。】

‘虽然还不知道当前形式,但依据我自己的判断来看,原主的格局有点小了。’

【额....】系统满头黑线。

‘原主既是将军府的大小姐那就应该知道权过重就会惹猜忌此乃伴君如伴虎,想要保全将军府保全她父亲,就必须用拳头说话,一味地屈从只会成为别人拿捏你的资本。’

【宿主,易清涟已经重生三年了,你要小心啊。】

‘知道了。’

【宿主,此刻正在打量你的人是启王,而且易清涟在重生后赶到.....】

‘等过了这个宴会后再详细说,现在不急。’

【那好吧】

风清染看了启王一眼便移开视线,启王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她身上,风清染视而不见转身就要走开。

“你站住!你推涟儿下水怎么可以这么一走了之!”说话的男子身穿墨青色长袍袖口绣着银丝仙鹤滚边,靛色宽边锦带束在腰间,银冠竖起乌黑的头发,整个人添了几分温润。

风清染转过身看向说话的男子,“请问你是在同我说话吗?”

“当然是你,除了你还能有谁?”男子看上去温润的脸此刻盛着愠怒,“在将军府里你就仗着你嫡出的身份欺负涟儿,如今在长公主举办的宴会上如此对待涟儿,当真是心肠歹毒!”

风清染唇角扬起一抹嘲讽,“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哼,本公子乃是安国公府嫡子杨振宇。”

“哦,那请问杨公子是如何得知易清涟在将军府受我欺负的?”风清涟脸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一旁的启王依旧在看着她,他感觉她脸上的笑意充满着讽刺。

“你!”杨振宇也没有蠢到这步田地,他很快就明白了风清染话中的意思,顿时气的脸红脖子粗,“你!你当真是恶毒,不仅推涟儿下水,还诋毁涟儿清白!”

风清涟看着杨振宇但笑不语,勿与傻瓜论长短,没必要跟杨振宇浪费口舌。

一旁的易清涟在几个丫鬟的搀扶下已经走了过来,走到启王面前轻轻福了福身子,“涟儿再次谢过启王殿下。”

“嗯。”启王只是简单的应了一下,目光依旧落在风清染身上。

“涟儿,你放心,易清染敢推你下水我一定给你讨回公道。”杨振宇看着易清涟的眼神充满着情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心思。

易清涟轻咬着下唇紧张害怕又为难,“还是算了吧,我想姐姐肯定不是故意的。”

说着便潸然泪下,要多委屈有多委屈,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东风无力小花残,啧啧啧。

“易清染,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杨振宇见自己心爱的人委屈难过成这样顿时心疼的不得了。

风清染唇角的嘲讽更加明显,“杨公子只凭她一句话就认定是我做的?”

“不是你还能有谁!”杨振宇愤怒的就像是炸了毛的刺猬,搞笑又愚蠢。

“那请杨公子往方才那个地方站一站。”风清染示意了一下。

杨振宇拂袖走到方才落水的地方,顿时脚下一滑,眼看就要摔倒,风清染扯住他的衣袖将他甩到岸边安全的地方,动作很是粗暴。

“易清染,你!”杨振宇气的脸色通红。

“看不出来杨公子还是个恩将仇报的啊,方才若不是我出手你已经掉下去了。”风清染脸上的笑意明显。

“你!”

“方才我们都站在这里,只有她自己落水,只能说明她学艺不精罢了,作为将军府的小姐这点功夫都没有,平白污了我们将军府的名声,还有,技不如人就要承认,放心,我是不会笑话你们的。”

噗通——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风清染一脚将易清涟揣入水中。

“本小姐要想她落水,直接一脚就能解决,还用得着大费周章事先在石头上抹油?只有学艺不精的人才会出此下策。”

风清染说完就要走,启王侧身挡在她面前。

“启王殿下还有何吩咐?”风清染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示意了一下还在水里扑腾的易清涟,“启王殿下不是应该继续去英雄救美吗,挡在我面前作甚?”

“你....”

“不用太感谢我,以后你们想要这种英雄救美的机会尽管来找我,只要银子给到位,保证给你们创造的独一无二。”

风清染绕开启王扬长而去,一众官家小姐看的是一愣一愣的。

将军府这是上演了好大一出戏啊,长见识了长见识了,这趟宴会没白来。

————

口无遮拦的后果就是被禁闭了。

因为闹得长公主的宴会不愉快,长公主很生气,让风清染一个月不得踏出将军府半步,一年之内也不允许参加宫中宴会。

风清染摊摊手,呵呵,无关痛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个宿主莫得感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