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里苦意,杜若突然明白了回来,他这是想用嘴来强喂她药?作为一个在现代人,她真的是高估了这货的卑鄙无耻卑鄙无耻。杜若毕竟会乖乖的乖乖就范,争扎着反抗,马车都被二人瞎折腾得一阵摇晃,这样的动静切记说是车夫和沈九,连随同的侍卫都看在眼里。众人的眼神中,都被染暧昧不明杜若当然不会乖乖就范,挣扎着反抗,马车都被二人折腾得一阵晃动,这样的动静不要说是车夫和沈九,连随行的侍卫都看在眼里。。...

嘴里苦涩,杜若突然明白过来,他这是想要用嘴来强喂她药?

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实在是低估了这货的无耻卑鄙。

杜若当然不会乖乖就范,挣扎着反抗,马车都被二人折腾得一阵晃动,这样的动静不要说是车夫和沈九,连随行的侍卫都看在眼里。

众人的眼神中,都染上暧昧之色。

此时,车队已经来到杜府门前不远,车夫轻拉马缰,马车稳稳地停下来。

车夫跳下车辕,询问地看看跟在车侧马背上的沈九,后者则是轻轻摇头。

马车都折腾得直晃,只怕二人正是你侬我侬,这种时候打扰千岁雅兴,不想活了?

车夫会意,抓着马鞭退开几步,以免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马车内。

一个攻,一个守。

到底是杜若力气不如人,被他将药挤到嘴里。

合齿,她用力咬住沈芳洲。

哼!

要死一起死。

齿间,血的腥甜。

沈芳洲吃疼,猛地直起身,抬手抹一把唇角,果然看到鲜红的血迹。

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让他流血了。

好个牙尖嘴利的死丫头!

杜若顾不得理会他,将手指伸进喉咙,想要将药吐出来。

斜一眼试图将药吐出来的杜若,沈芳洲的声线里已经有几分薄怒。

“噬骨丸入口即化,你把喉咙抠破也没用。”

若是换成别人撞破他的秘密,他早就当场除掉。

只是考虑到杜若身份特殊,他才会出此下策。

噬骨丸?

漫画里提到过,这东西一旦吃下去,发作起来就会全身骨头酸痛,如千万只小虫子在身体内啃咬。

这是沈芳洲手下的明镜楼,审问犯人用的东西,最硬的汉子也扛不住这样的痛苦。

他竟然把这种东西强喂给她?

杜若斜着他被她咬破的唇角:“九千岁别忘了,你也见血了。”

沈芳洲淡然如初:“本王下的毒,自然有解药。”

杜若呼吸停窒两秒:“沈芳洲,我救了你,你怎么能这样恩将仇报?”

“本王只相信两种人。”取出一方墨帕拭拭唇角,沈芳洲语气冷漠,“一是我的人,一是死人。喜欢做哪种,杜小姐自己选。”

杜若用力抹一把嘴以示自己的嫌弃:“九千岁难道不怕我父亲到皇上面前,告你的御状?”

沈芳洲将沾着血的丝帕丢到毯子上作为回应,语气中夹着几丝嘲弄:“你以为皇上是相信右相,还是相信本王?!”

杜若无言以对。

当朝天子今年刚刚五岁余,还是个小屁孩。

朝政基本上就相当于把持在沈芳洲手里,他就是皇上,告御状有个屁用?!

“更何况……”沈芳洲像是看穿她的心思,“本王对杜小姐倾慕有加,世人皆知,本王为什么要对你下毒?有谁看到,有谁听到,有什么证据?”

花园里,大家看到他们“亲热”。

所有人都看到,他沈芳洲如何“疼爱有加”地扶她上车。

他有什么理由对她下毒?

哪怕是杜若,也不得不承认,沈芳洲这招果然是高明。

大智若妖,可惜是个短命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