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丫头翠莺疾行两步,想扶住她的胳膊。一只手却先她一步伸回来,扣住杜若手腕。杜若侧眸,抬头一看绛红色丝袖上,一只冷白纤长的手掌,她顺着手臂看过去的,正对上沈芳洲微眯的凤眸。“阿九,备车,本王亲手送若若回家去。”沈芳洲盯着她的眼睛,眼神似哭非一只手却先她一步伸过来,扣住杜若手腕。。...

“小姐!”

丫头翠莺急行两步,想要扶住她的胳膊。

一只手却先她一步伸过来,扣住杜若手腕。

杜若侧眸,只见绛红色丝袖上,一只冷白纤长的手掌,她顺着手臂看过去,正对上沈芳洲微眯的凤眸。

“阿九,备车,本王亲自送若若回去。”

沈芳洲盯着她的眼睛,眼神似笑非笑,“若若”这两个字,他的发音咬得很重,闲散中还透着一种异样的味道——威胁的味道。

翠莺想要开口,张了张嘴却没敢出声。

面对活阎王,谁不怕?!

看来,这位九千岁是铁了心不准备放过她。

杜若心思电转,侧脸向楚南裕轻轻点头:“世子殿下,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楚南裕哪里放心:“可是……”

“殿下不用担心。”杜若淡淡一笑,“千岁不会伤害我的。”

很明显,沈芳洲不会放她单独离开,这样纠缠下去也没有意义。

楚南裕知道她是与沈芳洲一起离开,如果她真的出事,自然与沈芳洲脱不了干系。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的身份都是丞相之女。

哪怕沈芳洲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对她下手。

以这位乖张的脾气,这样纠缠下去,不知道还要惹出多大的麻烦。

楚南裕心下不安,却也无可奈何,抬手将长剑回鞘,他轻轻向杜若一点头:“杜小姐慢走,南裕明日再到府上探看。”

太监宫女们跪着退开,让出一条路来。

沈芳洲“牵着”杜若大步向前,侍女翠莺跟在后面几步远的地方,想要追过来扶着杜若,目光落在沈芳洲墨色蟒袍上闪动的暗金色鳞片,到底还是没敢上前。

沈九挥挥手,一个小太监哈着腰从小路跑了出去。

等几人行出花园的时候,一队车马已经在园门外等待——皇宫之内,哪怕是王孙大员最多也就是坐坐轿子,除了天子、太后之外,只有沈芳洲有乘车的权利。

四驾乌驹,配着精雕细琢的乌金木车架,低调而奢华。

搁在杜若的时候,妥妥的顶级超跑。

车夫放下马凳,沈芳洲抬手先将杜若扶上车凳。

车夫和一众侍卫都是暗自瞪大眼睛,沈九也不例外。

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九千岁,竟然让一个女人先上车,还是亲自扶上去的?

在外人看来,这可是至上的宠爱。

杜若却只是撇撇嘴——这位分明是怕她逃跑。

身为现代女性,她可不会管什么男尊女卑那一套,不客气地提裙上车,钻进车箱内。

车箱内同样布置华丽,坐椅设在后部,铺设着柔软的乌色毛皮。

如果坐到这椅子上,必然要与沈芳洲同坐。

杜若顿了顿,坐到坐椅左侧。

沈芳洲也钻进车厢,看到杜若坐在椅子上,眼底闪过一抹些微的异色,随后侧身坐到她身侧。

目光闪过并排坐在椅子上的男女,沈九暧昧一笑,放下车帘。

“去相府。”

几个亲信翻身上马,车马轻甩鞭子,一队人马行向宫门的方向。

杜若侧靠在窗上,尽量避开与沈芳洲身体接触,隔着纱帘看着窗外的皇宫夜景,耳朵却在倾听着身侧男人的动静。

“如果本王没有记错的话,杜小姐今年已经年满十八岁?”

男人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