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时湛谈完事情,将邵培和两位律师送走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他想了想,往楼上主卧走了过去。主卧的房门大开,姜时湛站在门口便能看在床边的一大一小。——小的,正穿着裤衩,坐在床...

姜时湛谈完事情,将邵培和两位律师送走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他想了想,往楼上主卧走了过去。

主卧的房门大开,姜时湛站在门口便能看在床边的一大一小。——小的,正穿着裤衩,坐在床边沿,大的,正拿着棉签,小心翼翼地上着药。

房间里很安静,连着女人给小孩儿呼呼的声音都能听到。

“宝宝痛吗?”

“妈妈给宝宝呼呼~痛痛飞走哦~”

女人的声音温柔得像风,轻轻地吹过心间,令人发痒。

姜时湛倚在门边,默默地看着苏玺的背影。

许是他的目光太过强烈,苏玺心有所感地转过头来,看到是他,顿时有些发慌,迟疑了好一会儿后才问道:“你,工作处理好了?”

“没有,上来看看。”姜时湛一边说一边走了进来。

苏玺点点头,余光见到一旁的姜宴,顿时有个想法浮上心头:“那正好,你帮我看一下小宴,我去洗个澡,马上就出来。如果他身上的药水干了,你也帮他穿一下衣服,免得着凉了。”

这是正常又合理的请求,姜时湛没有理由拒绝。

苏玺见姜时湛默许,也是松了一口气。

她想要改变姜宴的命运,她不知道单靠自己行不行,但是拉上姜时湛这个男主角的话,相信成功率会大大地提高。

她绝不能拿姜宴冒险。

那么,从现在开始,她就要为两父子的相处创造条件。

虽然是当着姜宴的面说的,但苏玺还是转头过去,柔声交代姜宴乖乖等她回来。

两父子的视线黏在苏玺身上,看着她走来走去地拿东西,直到她进了洗漱间,门一关,两人才收回视线。

随后,姜时湛的视线落到姜宴身上,而姜宴也绷直了小身板。

姜时湛伸出手,轻易地捏住姜宴的小下巴,迫其正视自己,声线清冷地开口:“小屁孩,你故意让她看到。”

苏玺平常不会看监控视频,但不代表姜时湛不会。

姜时湛知道这小孩是聪明的,要不然那女佣都做了这么久,他身上不会就这点伤,也不要怪姜时湛冷漠,毕竟以往的监控记录已经证实:

姜宴,是能躲过女佣的迫害的。

或许他还不理解监控,但却能观察到女佣在他的卧室和玩具房不敢对他太过,从而顺利避开……至于现在会被发现,姜时湛猜测,应该是这小屁孩烦了,故意而为之……

姜时湛捏的时间不短,姜宴虽然没开口,也没有其它动作,但眼眶却变红了。

虽然姜时湛不是姜宴本人,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但到底是他的种,姜时湛多少能猜到几分,连着当下的红眼,只怕除了是因为无法反抗而起的屈辱外,还有其它的小心思。

姜时湛看了眼洗漱间,“你以为她会管你?”

姜宴当即抿紧唇。

姜时湛嗤笑着松开手。

小孩子细皮嫩肉的,就这么会功夫,下巴处果然有点红红的。

姜时湛也不在意,他看了一眼苏玺已经放在床上的衣服,“自己能穿?”不能的话,那他得让林妈上来一趟。

不过,姜宴这小子,确实是不能低估。

只见他撑着床沿下来,小手拿起衣服便往身上套,动作十分熟练。

就是齐整度一般。

姜时湛也不管,仍旧和他保持距离,“小屁孩,不管你想做什么,都不要做,老老实实地待着。”

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肯定是会笑姜时湛,同一个三岁小孩儿说这话?犯傻了!

果然,姜宴倚在床边,闷声回了句:“听不懂。”

可姜时湛却觉得,姜宴能说出这句话,反而证明他听明白了。

姜时湛不再开口,甚至他的视线都不再落到姜宴身上,但姜宴就是觉得浑身难受,他想动又不想动,抓着床单的手就愈发地收紧。

直到苏玺出来,他才从这种焦灼的心情中解放出来,并马上跑了过去。

苏玺给姜宴拿的是睡衣,宽宽松松的,她一眼又瞧见他衣服没穿好,生怕他摔倒,连忙一边喊“别跑别跑”一边小跑过去,张着手,人蹲着将小家伙抱到怀里。

“怎么了宝贝?跑什么吖?”

姜宴不说话,只往苏玺怀里钻。

苏玺本来还想帮他把衣服理好,见状也只能将他抱起来,她抬眼看到姜时湛,却是有些怔然。

姜时湛脱了黑色西装外套,只着同色的衬衫,衬衫中间的纽扣处和袖口位置,绣有深蓝色暗纹,在灯光下,更为显眼。

比起着装,他这会一手插在口袋里,有些懒散地站着,神色却是淡漠,环绕在其周边的气场更是让人心悸。

苏玺没看几眼,便匆匆移开视线。

但她一移开,立马就察觉到姜时湛扫过来的视线,苏玺只好看回去,有些没话找话说地问:“是你帮小宴穿的衣服。”

“不是,他自己穿的。”

这一点功劳,姜时湛是不会去抢的。

苏玺闻言,有些惊喜地看回姜宴,“真的吗?小宴!”

姜宴愣了一下,然后才点头。

苏玺并不觉得这点时间差有问题,她的注意力都在姜宴能自己穿衣服这事上,她非常开心地夸姜宴,逗得小家伙脸都有些发红。

不过夸奖过后,她又有些内疚,内疚自己忽略的太多了。

苏玺抱着姜宴走到梳妆台前,将他放下来,给他整理好衣服后,和他商量:“小宴在这里等妈妈一下好吗?妈妈擦完脸,就给小宴讲睡前故事好吗?”

姜宴听到‘睡前故事’,眼睛都亮起来了,连连点头应下。

姜时湛见两人已经聊开,虽然被忽视了,但因为临时回来,他下午的工作没处理完,便没说什么,无声地离开了。

姜时湛这一走,苏玺一直挺直的背脊才稍微松了松。

然后,她就看到了姜宴好奇的目光。

苏玺有些讪讪的,不由伸手碰了碰姜宴的鼻尖,只是她还来得及说话,便意外地发现姜宴的下巴有些红:

“咦,这里怎么红了?”

姜宴没出声,但却看了看门口。

苏玺只顾着看姜宴的下巴,并没有发现小家伙转过头,桌下看不太清楚,她连忙将姜宴抱在腿上,仔细地看了看,又给他重新上了药后才作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二刷了穿书剧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