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 无肉不欢

秋秋第一反应时是不信,虽然立刻她就明白了,她们也没骗她的必要。这是修真者啊,这么的不可思议。天山童姥和这两个人比都弱爆了有也没?恐怕活个千把岁在她们跟玩似的。趁着秋秋惊讶的功夫,这收徒的仪式迷迷糊糊的就完成4了。拜了师的秋秋没几天就明白了了一个非这就是修真啊,这么的不可思议。天山童姥和这两个人比都弱爆了有没有?估计活个千把岁在她们跟玩儿似的。。...

仙妻

推荐指数:10分

《仙妻》在线阅读

秋秋第一反应是不信,但是马上她就明白,她们没有骗她的必要。

这就是修真啊,这么的不可思议。天山童姥和这两个人比都弱爆了有没有?估计活个千把岁在她们跟玩儿似的。

趁着秋秋震惊的功夫,这拜师的仪式迷迷糊糊的就完成了。

拜了师的秋秋没几天就明白了一个非常浅显易懂的道理。招生广告这种东西以后绝对不能再

相信,她怎么这么容易就上了鬼子的当呢?

严格说起来,师父玉霞真人说的不是假话。这心法确实很容易练,第一层心法口诀是九九八十一句,每句九个字,总共几百个字,确实简单。而且没啥冷僻孤拐的字眼儿,秋秋两遍就背下来了。

可是!问题在于,进了一个门派里头,怎么可能只学几百个字心法?就好象去上小学,问功课难不难,教导主任告诉你,不难,一点都不难,阿拉伯数字从头到尾加起来只有那么十个,太容易了。他说的是假话吗?不是。他只是选择性的告诉了你部分真相。至于后头那些内容,你总会知道的。

不过等你知道时候,可就由不得你不学了。哪怕秋秋为了逃避功课哇哇哭,也不能哭软师父玉霞真人和两位师姐的心。

他们这山就不是什么名泽大川,门派也不是什么名门大派。师父玉霞真人收了三个弟子,静心师姐就是带她上山的人,静怡师姐看着不比她大多少,其实入门也有十来年了,秋秋入门之后,师父也给她另取了个名字叫静秋,不过平时大家还是喊她秋秋的时候多些。另外就是打理杂事的于姑姑和陆姑姑,一个男人没有。

秋秋最喜欢的就是陆姑姑,因为山上师父带着头儿辟谷,偶尔进食也是食素,淡茶素果的,连累得秋秋她们的碗里也根本没有油星。世人说修仙的人餐风饮露,听起来好象十分的逍遥快活似的,可秋秋馋肉馋得都要眼冒绿光了。

跟师父和师姐她不敢提吃肉的要求,还是陆姑姑看出了她的心事。陆姑姑曾经有过一个女儿,虽然没能活下来,可是她对小孩子的爱心和耐心却比山上其他人都要丰沛。她见秋秋无精打采也不爱吃东西,就给她弄了一回肉吃。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秋秋只要想肉,就去缠陆姑姑。陆姑姑也不敢次次都答应她,可是十次里也有五回是满足了她的要求的。

陆姑姑年轻时也跟着玉霞真人学过几年吐纳心法,可是她没有根骨和天赋,算不上正经弟子。后来她还下了山,成了亲生了孩子,家里遭了变故之后又回到山上来。

俗话说人无夜草不肥……咳,这句子好象不是这么说的?随便吧,反正意思是一样的。有陆姑姑这么时常贴补着,秋秋着实养出了一身好皮肉,又白又细又滑嫩,人见人爱,连师父都喜欢捏捏掐掐的,秋秋觉得她们其实也在馋肉,而且说不定就看上她这一身嫩嫩的肥肉了,要不然干嘛一边掐她一边脸放绿光?

秋秋觉得,修真是其次的,人活在世上,连口肉都不能自由自在的吃,就算活个一二百年甚至活个一两千年,那有什么意思啊?

就是有件秋秋觉得有点儿奇怪,她上山都好几年了,怎么个头儿一点没长?就算修炼之后可以延缓衰老吧,可是她现在还不老,总让她保持个豆丁样儿算怎么回事儿?难道真要让她变成天山童姥?

对此,师姐静心的解释是,这种情形是暂时的,等她心法修炼到第九层,肯定就会开始长高了。

秋秋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她这么兢兢业业的练了四五年了,第一层心法算是稳固了,下个月有望突破第二重。要是第二重也要个四五年,那练到第九重岂不是要三四十年以后了?

@@?四五十岁的小豆丁……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到时候别人见了她,是喊她小妹妹呢,还是喊她小阿姨小姑婆呢?

为了不真的变成天山童姥,秋秋开始发奋用功!

不过秋秋还没来及闭关冲击她的第二重心法,他们山上来了客人。

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起码秋秋上山这几年,她发现这修真的人个个都是宅男宅女。比如她师父玉霞真人,一闭关就是几个月不带露面儿的,起先秋秋还担心,她把自己一关几个月,不会饿死?后来才知道有辟谷丹这种东西!吃一粒顶好些天呢,根本不会饿。

谷丹这种东西传说中的东西竟然真的存在,这也太逆天了吧?

师父这样,下头三个徒弟当然跟着有样学样,全体上下一起宅。她们没下过山,也没见什么人上过山。

为了款待客人,师父难得的换了件新衣裳,把头上的木簪取下来换成了玉簪。她们几个也都列队排排站。

等了好一会儿,秋秋都快站着打起瞌睡了,师父突然说了句:“来了。”

秋秋精神一振,抬起头来看。

来客居然是骑着鸟来的!果然修真的人都不走寻常路啊。

秋秋还是头一次看见有人骑鸟,这只鹤真是不简单,背上坐了俩人,看起来飞得还一点儿都不吃力,优哉游哉的落了地。静心师姐看着秋秋张着嘴盯着那鹤,生怕这吃货张嘴说出想吃烤鹤或是想喝鹤汤这种丢人的话来,咳了一声清清嗓子,警告地看了她一眼,这才跟在师父身后迎上去。

来的人居然是个男的,高高瘦瘦的,生得一表人才,斯文败类——啊,错了,应该是文质彬彬。秋秋用不好成语,反正挺有气质的。看师父玉霞真人与平时不同,先不说穿戴打扮,还笑得那么温柔,秋秋忍不住的琢磨,来的这个人不会是她的初恋情人、老相好之类的吧。

师父正笑眯眯的介绍她们三个——用她的话说就是三个不成器的劣徒。

秋秋她们三个整齐的向来客问好,师父说他是方真人,名号倒没说,看起来象是很久没见面的样子。

这会儿的人总这样,一提起自家人来就是什么贱内、犬子、劣徒,总之要把自家人贬到地上不算,还得再踩上几脚。果然对方夸了她们几句,说看着就天资过人,将来必有所成,师父就开始说她们愚钝贪玩不爱用功。

“静心还好些,到底懂事,能替我分忧了。静怡和静秋都小着呢,光顾着淘气。”

“我看着都好,比我这一个强多了。”方真人身后原来还跟个孩子,只不过他身量高,挡住了视线,所以刚才谁都没看见。

这孩子生得好漂亮!秋秋瞪大眼,嘴也张得大大的。她觉得自家师姐师妹长得都算美人了,可是货比货得扔,就好象玻璃珠单看也挺好看,往钻石旁边一放,那就不是东西了。

这姑娘比静怡小,比秋秋大,看起来是七八岁的样子——可是秋秋绝不敢用“看起来”来判断人的年纪。比如她自己,看着也就四五岁,生着圆圆的包子脸和白萝卜一样的胳膊腿儿,可是她虚岁都十岁了,只是因为心法没修炼到家所以不长个儿而已。再说静怡师姐吧,她今年肯定已经不止二十了,看着还是刚十岁的样子。

她生得可真好看,眼睛黑白分明——黑的特别纯粹,白的又特别澄澈,上辈子秋秋看小说,有看到描述说,那眼睛象是能把人的心神吸进去一样。她这会儿算是明白那是种什么感觉了,她只和这姑娘对视了一眼,就觉得有些神思恍惚,那双美丽的眼睛象是有种说不出来的魔力,让人忍不住沉迷。

师父也十分吃惊:“这,这是……”

“是,那年你也见过他,”方真人轻摸了一下她的头,就象在抚摸一件精致昂贵的玉雕一样小心翼翼:“拾儿,你吃的清心丹都是玉霞真人所赠,快向真人道谢。”

她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皮肤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玉似的白,连嘴唇都没有血色,整个人跟刚从冰箱里端出来的一样。不用别的证据,秋秋也能断定这孩子肯定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

新文求包养求爱抚~~@—@

对了,今天去看房子,去的时候我们还说笑话,说因为舅舅家也住那小区里,我们看完了房子还可以去他们家蹭饭吃。结果真到了地方我们都傻眼啦——卖房子的那家就在舅舅家对门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