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从来不主动与您说话的,昨日她竟然张口向您诚恳道歉了。除了进去时,看您的时候眼神也与一如往常相同。”他想起了今年中元节,那些世家小姐们看小公爷的眼神,如狼似虎,怪瘆人的。也不知道夫人、小公爷那日究竟和小姐说了什么。自从那日后,小姐对小公爷的态度就尤他想到了去年上元节,那些世家小姐们看小公爷的眼神,如狼似虎,怪瘆人的。。...

“小姐从不主动与您说话,今日她居然开口向您道歉了。还有进来时,看您的时候眼神也与往常不同。”

他想到了去年上元节,那些世家小姐们看小公爷的眼神,如狼似虎,怪瘆人的。

也不知夫人、小公爷那日到底和小姐说了什么。自从那日之后,小姐对小公爷的态度就尤为不佳,不满更是毫不掩饰的挂在脸上,昨夜甚至还对小公爷动了手。

怎么一觉醒来,仿佛变了一个人?

秦舒收了折扇,若有所思,良久才道:“她的事,不必多言。”

……

“来了来了!新书更新内容来了。”

回去的路上,系统发出了悦耳的通知声。

【温芸娴从昏沉中醒来,从丫鬟月芽处得知,如今身在京西城郊的庄子上。她不由暗恨丞相夫人果然如前世一般,恨不得将她赶得远远的。只奈何她落水受寒,头晕乏力。只记得前世正是在这个庄子,月芽为了帮她请大夫,被管事活活打死。她发誓这一次一定要改变局面,阻止月芽的惨剧……】

程昕一目十行的扫过了更新的一章剧情,总结出了两点。

一,温芸娴在这庄子上会遇到麻烦。

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月芽会没命。

“就这么点内容?”

“是啊,这书的作者更得不勤,目前就这些。”

“好,我知道了。”

才回到晨曦院,秦总管就派了人来,还带了两个丫鬟。

“让他们进来吧。”

片刻后,一个叫于裴的下人入内。

“小姐,秦总管派小的将您的两个贴身丫鬟送回来。”

巧婳看到于裴身后的人,一下子哭出声来:“巧妙、梧桐……呜呜,你们怎么伤成这样了?”

玟棋也是眼泪朦胧:“小姐,看在她们从小到大伺候您的份上,饶了她们这回吧。”

程昕打量了被带上来的两个丫鬟,一个脸上肿了半边,虚弱的哭泣。另一个笔直的站着,手臂上沾满了鲜血,她的神情倔强,一言不发。

这两个丫鬟她是知道的。

脸肿了的丫鬟叫巧妙,是巧婳的妹妹。因为和温蕙敏丫鬟重名,惹得女二不快,挑唆原主发卖了她。

至于梧桐,她会武,在一次构陷女主的行动中,没能完成女二和原主交代的任务。所以被迁怒发卖了。

程昕觉得原主是自作孽,如果梧桐在她身边保护,她根本就不会落水身亡。

于裴道:“小姐,秦管家还让小的给您带句话。这两人既是从安国公府出来的,代表的即是安国公府。小姐若不想要了,可以远远的送到庄子上,却不能让她们落到那样腌臜的地方,丢了安国公府的体面……”

说完他低下头,退到一边。

巧婳怕程昕听了生气,连忙跪地磕头:“小姐,求您大发慈悲,饶她们这回吧。”

若是之前的安国公府小姐,定是要气恼的,可程昕不是她。

安国公府这样的门第,被发卖出来的丫鬟也是有许多大户人家抢着要的。可秦管家带的话很不客气,显然那腌臜的地方,就是她心中所想的那些地方。

她对巧婳道:“你起来。”

巧婳猛然抬头,期盼的看着她。

“先带她们下去疗伤。”

巧婳欣喜,可转念一想,只是疗伤,小姐还没说要她们留下来。

她欲再问,身旁的玟棋拉了拉她的袖子,对她轻轻摇摇头。

巧婳只得作罢,带着两人下去。

于裴见事情解决,就告辞离去。

“你等下。”程昕喊住了他。

于裴立住:“小姐有何吩咐?”

“我们可有京西城郊的庄子?”

于裴不假思索道:“城西郊外有一处庄子是府上的产业,如今这个时节,桃花开得正盛。”

“那正好,我想去看桃花,你去准备准备。”

于裴犹豫:“这,小姐您大病初愈,合该好好养身体。”

“我身体好多了,就是心中烦闷,就想去散散心。给我安排车马吧,我想明日一早就出发。”

“此事还需知会秦管家。”于裴道。

程昕点头:“好,你去说吧。不过就算他不同意我也要去的。”

于裴离去后,又有前院的下人跑来。

巧婳入内通禀:“小姐,温三小姐来看您了。”

温三小姐,书中的女二温蕙敏?

“不见,说我身子不适——”

话音未落,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了说话声。

“程小姐,我们家小姐来看您了。”

不过片刻,就见温蕙敏带着她的丫鬟走了进来。

程昕蹙眉,想来是原主对府中门房说过什么,才会让温蕙敏如此轻易的入了后院。

温蕙敏走进来,看到程昕好端端坐着,顿时一喜,来时的忐忑一扫而空。

“程昕,你真的没事了,太好了,这几日可担心死我了。”

她身后的一个丫鬟春雨附和道:“是啊,程小姐。您落水这几日,我们小姐担心的夜不能寐,时时都想过来看您。可丞相得知了此事,狠狠的教训了小姐,还让她跪了一夜的祠堂。直到今日我家小姐才有机会亲自登门探望。您可千万不要因此与我家小姐置气啊。”

程昕一直静静的打量着两人。

温蕙敏,当朝温丞相和如今的丞相夫人生的小女儿,排行老三。从小被骄纵着长大,和女主温芸娴自幼不对付。

长得漂亮,明媚而耀眼,丢现代也是个校花级别的女子。

她是温丞相最疼爱的小女儿,所以京城一些世家小姐都很巴结她,原主更是一心要与之结交,借此打入京城贵女们的圈子。

程昕的安静让温蕙敏有些意外,若在以前,她都这么说了,程昕一定会顺着话迎合她。毕竟之前只要稍微对程昕态度好些,她就高兴的不得了。

这还是第一次态度如此冷淡,还拿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她,仿佛是在看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转念一想,温蕙敏就觉得程昕是真的生气了,毕竟落水这事差点要了她的小命。

如果换了是她,她撕了面前人的想法都有,怎么会轻易原谅?

“程昕,这回是我的疏忽,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孤身一人去而复返,踏上了那块石头,被我大姐姐……不,是不慎落了水。”温蕙敏拉过她的手:“好在你没事,否则我这辈子都良心难安。”

程昕可没时间陪她演姐妹情深的戏码,她突然咳嗽起来。

玟棋连忙又是端茶又是送水。

“温三小姐,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有些不适。如果你没什么事,就请先回去吧。”

“程昕——”温蕙敏有些奇怪,程昕这人浑身上下透着江南女子的小家子气,为人怯懦,在她们面前话都不敢大声说。

居然敢对她下逐客令?

“咳咳,咳。”

见程昕咳的真的厉害,温蕙敏忙用帕子捂了口鼻。

“那好吧,你身体不适,就好好休息,我下回再来看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国公小姐她有剧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