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昕轻咳一声:“玟棋,你坐回来说话的。”玟棋从善如流的坐到床边。小姐并没有不高兴,十有八九这下是将她的话听进来了。因为说,周老嬷嬷说的对,小姐年纪还小,只要你循循善诱,总会听劝的。“小姐,奴婢曾听周老嬷嬷说,太夫人当初在万国寺上香,闻听了国公爷殉国的消息,玟棋从善如流的坐到床边。。...

程昕轻咳一声:“玟棋,你坐过来说话。”

玟棋从善如流的坐到床边。

小姐并未生气,多半这回是将她的话听进去了。所以说,周嬷嬷说的对,小姐年纪还小,只要循循善诱,总会听劝的。

“小姐,奴婢曾听周嬷嬷说,太夫人当年在万国寺上香,听闻了国公爷殉难的消息,悲痛交加,动了胎气,那次凶险万分,太夫人差点就没命了。若不是年太医来的及时,恐怕……”

程昕点头:“你继续。”

“太夫人自觉身体孱弱,小姐又是早产,怕照顾小姐不周,这才将您送去了江南外祖家,以求小姐您康健成长,可不是因为不喜您。

这么多年,太夫人年年都从京城给您挑选礼物,您小时候玩的东西可都是让江南那些世家小姐羡慕的。如今您已长得亭亭玉立,太夫人将您接回来,是有意让您接触京城的世家,也好为您寻一门好亲事。”

安国公太夫人出身江南世家,是个极为温婉的女子。

这些年来一直在东院礼佛,府中的大小事务交由周嬷嬷和秦总管打理。

小姐一直觉得安国公太夫人不喜她,才会对她不管不顾,所以怄着一口气,从不去东院见安国公夫人。

小姐随母姓,和小公爷不同姓,心中不快在先。

再是见惯了那些气宇轩昂的江南才子,觉得这样的哥哥羸弱不堪,自打来了京城,是连哥哥都不愿意喊的。

“原来如此啊。”

看来这个原主不善沟通,喜欢将事情藏在心中,这样很容易就会钻了牛角尖。

在程昕看来,沟通才是王道。

如今,她成了安国公府的小姐。在情感上可以说是个局外人,就算国公太夫人真的对她不喜,她也不会因此伤心难过。

还有她比较直接,有事说事,不会憋在心里。把一切都说开,或许眼前的局面就会改变。

“东院在哪?带我去见太夫人。”

玟棋一惊,没想到程昕沉默了半天,说出来的却是这样的话。

“小姐,年太医说了,您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是受了寒,最近可再不能随意吹风了。”

“我好多了。”

“您若是真想去东院,玟棋这就派人去通禀一声。”

古代的规矩就是麻烦,一个女儿想见母亲,还得通禀。

“去吧。”

玟棋出去后,程昕来到了衣柜前,将其打开。

一阵清香入鼻,里面的服饰五花八门,什么样的款式都有。

这些服饰,每一件都很精致,选料都是极好的。从这些就可以看出,府上没有半点怠慢这位小姐。

片刻玟棋进来。

见程昕下定决心,便不再阻拦,从柜中取出一套小姐平日里最喜欢的杏花色襦裙和一应配饰,帮程昕穿戴整齐。

程昕对着一面镜子转了个圈,这面镜子并非铜镜,能清晰的照出里面人的模样。

镜子里的女孩年岁不大,正是豆蔻好年华。她的模样生的很标致,如今脸上还有点不明显的婴儿肥。

这身衣服衬得她肌肤白嫩如雪,就连大病刚愈的气色也好了不少。

程昕很满意,标准的美人脸,娇美却不艳俗。

符合穿越女的颜值匹配。

“走吧。”

“小姐等等,还有这个,您忘了戴。”玟棋从床边一角,摸出一物,挂在程昕的脖子上。

程昕低头一看,是半块玉牌。

等等,这玉牌!

这样式,这花纹,怎么这么像她饰演太子妃时戴的那块?

这还是她自己在饰品间里挑的,是块龙首雀尾玉牌,她觉得很好看,便拿来戴了。

程昕拿起,仔细打量。

可不想刚一入手,一个造作又尖利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哎哟,我的小乖乖,你可算发现我了,我都叫破喉咙了。”

程昕一惊,猛然甩开手,玉牌滑落,挂在胸口。

“小姐,你怎么了?”玟棋见程昕的脸色突然惨白,不由担心不已。

“没,没事。我就是突然有些头晕。”

玟棋紧张道:“小姐您快坐下,要不要叫大夫?”

今晨年太医回宫复命去了,秦总管请了一位大夫过来,以便随时替小姐诊看。

“不用了,休息会就好了。”

“玟棋扶您躺下。”

程昕转身回了床上,合衣躺下。

玟棋小心的伺候她盖上被子:“小姐,那玟棋就在外面候着,您若是有事就喊一声。”

“好。”

程昕闭上眼,直到玟棋的脚步声消失在房门外,才重新坐起,取下了玉牌。

玉牌里的声音再次传来:“哎哟,我的小乖乖,你可小心点,可别将我磕着碰着了。”

“你是谁?”

听着这声音还有些稚嫩,像是少年。

可这矫揉造作的语气,怎么这么像某青楼的老鸨?

刚开始她的确有些发怵,怕这是阴魂,或者是原主的魂魄什么的。可一想穿越这么离奇的事情都发生了,鬼神什么的又有什么好怕的?

再则,她也是看过许多剧本的,什么神奇空间,金手指老爷爷老奶奶之类的。

“我是维护书局时空和平,指导穿越者完成系统剧情的指导员。”

“所以这是系统文?”程昕诧异。

“聪明哟,我的小乖乖。”

“那什么系统……”

“是维护书局时空和平,指导穿越者完成系统剧情的指导员。”

程昕扶额:“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嘛……说来话长。”

“你长话短说。”

“……”这个系统说话不着边际,跟程昕普及了好些系统知识,听得她昏昏欲睡,好半天才在她忍无可忍之下,切入了正题。

“这块龙首雀尾玉牌是枚时空钥匙,因缘际会开启了书局时空穿梭通道。你便是在那时与它最有缘的人,也因此被带入了时空,来到了这个世界。”

“书局时空,你的意思这世界是一本书?”

“不错。我便是这本书的剧情指导员,负责指引你完成此界的任务。”

“完成任务……之后呢,能回去现代吗?”程昕想到这种可能顿时打起了精神。

“不能。你在那个时空因暴雨遭遇触电流,导致触电人亡,回不去了。”

“我那会待在墙边,怎么就触电了?”

她们剧组的棚景还没寒碜到下雨漏电的地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国公小姐她有剧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