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儿,是娘真的对不起你,让你吃了这么多的苦……你安心,娘肯定会让那些人付出过该有的代价!”隐约中,女子的哭泣声始终索绕在她耳旁。程昕想睁眼看一看来人是谁,眼皮却分外很沉重,迷迷糊糊听了一会,便深陷沉眠。不知道过了多久,有明媚阳光的光线洒在床头。程昕睁开眼睛眼程昕想睁眼看看来人是谁,眼皮却格外沉重,迷迷糊糊听了一会,便陷入沉睡。。...

“昕儿,是娘对不起你,让你吃了这么多的苦……你放心,娘一定会让那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隐约中,女子的哭泣声一直萦绕在她耳旁。

程昕想睁眼看看来人是谁,眼皮却格外沉重,迷迷糊糊听了一会,便陷入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有明媚的光线洒在床头。

程昕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轻纱床幔,熟悉又陌生。

抬手,她僵住了。

冰肌玉骨、素手纤纤。

可比她那双打工人的手,嫩多了。

她盯着手,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明明之前是在节目组的棚景里啊。

所以,遭雷劈了?

如果真是遭了雷劈,那一定不是她作恶多端。

而是剧本情节同质化太严重,穿越本就是一项早就OUT了的活动,还用了这样老土的穿越梗。

这糟糕的剧情哦。

这一刻,程昕内心复杂,却出奇的平静……

“哎——”

程昕身体绵软无力,腹中绞痛,很是难受,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小姐醒了?”

床幔立即被人挑起,一直守在床边的丫鬟玟棋走近,欣喜万分。

玟棋长得秀美,服饰精简,程昕怔怔得盯着她看。

丫鬟毕恭毕敬的态度,还有古色古香的房间,都让程昕再次肯定自己的处境。

醒过来后,脑袋里多了一些原主的记忆,残缺不全,却让她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多了一些了解。

身体的主人是安国公府的小姐——程昕。

与她同名同姓,会不会是这样的巧合,让她穿越至此?

“小姐?”玟棋局促,低头打量了下自己。

可是何处不妥,小姐何以用这种眼神打量自己?

程昕收回目光,开口道:“昨夜有人来过?”

那压抑的哭声,想起来就浑身难受,心口像是被大石压住,令人无法喘息。

玟棋回道:“是太夫人和周嬷嬷。”

“她们人呢?”

“回东院了。”

程昕‘哦’了一声,玟棋口中的太夫人便是原主的娘亲。

玟棋扶着程昕坐起,解释说:“太夫人听闻您落水的消息后,在赶来的路上不慎摔了一跤,磕伤了脑袋。直到昨夜身子骨才好些,顾不得夜深,就过来看您了。也不让我们从旁伺候,周嬷嬷怕太夫人身子受不了,今晨让太夫人回去休息了。”

哎,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这时,‘咕噜’一声从程昕肚子里传来。

“小姐可是饿了?玟棋这就让人将吃食端来。”

玟棋快速朝外走去,不多时,就有丫鬟捧着食盒入内。

“小姐,年太医说您大病初愈,不宜荤腥。给您熬了小白粥,这里配了些您平素爱吃的小菜。如果不想吃这个,这里还有碧粳粥、珍珠翡翠粥、云片糕、吉祥糕……”

程昕扫了一眼,满目琳琅,只觉得肚子更饿了。

“就这个吧。”视线落在最近的白粥上。

玟棋伺候着她吃了一小碗白粥并几个小菜,半碗珍珠翡翠粥,两块云片糕,直到程昕觉得肚子有些撑了才作罢。

“小姐,您已经比平时多吃了一碗。”

这个小鸟胃,这才哪到哪啊?

程昕摸了摸肚子,算了,来日方长。

东西撤下,玟棋回禀:“小姐,今晨年太医来诊过脉了,说您已无大碍,只要多休息几日,身体就可痊愈。”

“知道了。”

“小公爷的鼻子也没事,只是磕到了,您放心。”

小公爷?

程昕微愣,在脑海里回忆这个人,只想起一双极好看的眼眸。

“昨夜您打…打伤了小公爷。”玟棋轻声提醒。

程昕恍然记起,还有这回事。

如果按照正常的力度来说,那一拳能打折他的鼻骨,只不过她这具身体实在不堪用。

不过她有些庆幸,好在没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程昕缓缓道:“我打了小公爷,他——”

“小姐您放心,好在没有伤得太重。只是小公爷身子弱,昨晚流了那么多血,怕是要好生将养段时间了。自您出事之后,小公爷亲自照看了小姐两日。只是不知小姐您为何要打小公爷?”

为何?

她被墙里突然出现的一张脸吓到了,当时想也没想就出拳了。

可不想真的打到了人。

也怪这古代夜里的灯太过昏暗,等她想看清楚时,那个小公爷已经倒地哀嚎出声了。

小公爷被打翻在地,外面的丫鬟冲了进来,一切发生不过一瞬,她就被这一屋子的古人给惊到了。

那感觉就像是突然入了鬼屋,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现在在府里吗?”

“小公爷如今在赤槿院静养。您打伤了他,他却没有责怪您,可见小公爷还是将您这个妹妹放在心上的。今晨,小公爷派去丞相府的小厮来回话,说是已处置了害您落水的人。”

关于这位小公爷,玟棋是不太敢在小姐面前多提的。

十四年前,安国公战死沙场,被追封为镇国大将军。

小公爷,即是安国公的嫡子,承袭了国公爵位。因为尚未及冠,外人总是不自觉的加了个‘小’字。

国公爷就成了小公爷。

小公爷姓秦,单名一个‘舒’字,年满十六,比小姐大两岁。自幼体弱多病,常年不怎么出府,却是精于琴棋书画,是京城出了名的才情公子。

每月初五,小公爷都会在府上举办诗茶宴会,来府上拜访的文人雅客极多。

只是小姐心中有怨,他们兄妹二人关系不甚亲密。

“哥哥待我冷淡,多半是因为我与他不是同姓。”程昕故作忧伤,将心中疑惑问出。

她作为演员,虽位居十八线,可参演过不少古装戏。非常清楚,古代人极重视宗族姓氏,少有让子女改姓的,哪怕只是一个女儿。

玟棋惊愕的看着程昕:“小姐,您——”

这反应有些奇怪。

“怎么了?”程昕问。

“您可从来没有喊过小公爷‘哥哥’,若是小公爷知道,一定会万分高兴的。说不定你们兄妹俩这么多年的隔阂就彻底没了。”

从来没叫过吗?程昕蹙眉,有些好奇原主和府中亲人为何是这样的生疏关系。

玟棋眼眶泛红,劝说着:“小姐,您不要再和太夫人还有小公爷怄气了,太夫人若是不在乎您,也不会派人去江南将您接过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国公小姐她有剧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