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图坦卡蒙的确,她的一番胡言乱语是那么的不敬和僭越,他的耐心也被耗光,缩紧了攥住她手腕的手,微眯的双眸闪现出一丝深幽狠戾的光芒,“说!你是谁!谁派你来的!”又是一阵巨痛的钝痛,夏双娜瞳孔猛缩,眼前一团黑,双腿一软差点儿跪倒去。谁能说她,这特么谁能告诉她,这特么是什么古怪的语言???。...

在图坦卡蒙看来,她的一番胡言乱语是那么的不敬和僭越,他的耐心也被耗尽,收紧了攥住她手腕的手,微眯的双眸闪过一丝幽深狠戾的光芒,“说!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又是一阵钻心的钝痛,夏双娜瞳孔猛缩,眼前一团黑,双腿一软差点跪下去。

谁能告诉她,这特么是什么古怪的语言???

她敢保证,她的耳膜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声音,绝对没有,无论发音还是拼读都和现行通用语法体系完全不同。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他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她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根本就无法交流!!!

虽然她无法理解他话的意思,却能感受到这声音包含着的磅礴气势和强大威慑力。那是一种上位者的狂傲和霸气,此时传递出异常恐怖危险的讯息,如果她不能立刻给出让他满意的答复,她这条小命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

都说人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潜能无限,灵动的黑眸一骨碌,计上心头。

女孩勾起嘴角,突然癫狂地大笑起来,配合着摇晃脑袋,极为鬼畜。

在没有弄清他到底说了什么之前,装疯卖傻是最好的选择,但凡有点怜悯之心的人都不会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疯女下毒手吧。

身后的男孩果然愣了一下,她立刻感觉胳膊上的压力小了些,夏双娜猛地一扯,终于把自己给拯救了出来。

以一个姿势站太久,突然挣脱,她整个人都失去了平衡,朝下跪去,膝盖重重磕在坚硬的石滩上,不禁闷哼一声。

真的痛死她了。

图坦卡蒙正矜贵地交叠着双臂,从内到外透着彻骨的寒意,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自己那逃脱的猎物,到底在玩弄什么把戏。

她立刻噤声,傻子是不知道疼的。

夏双娜索性跪坐在地上不起来了,左右开弓抓满两手大大小小的石子,费力地抬起如同被重型卡车碾压过的酸痛手臂,将石块悉数向头顶抛去。

她也不躲避,反而仰起脸,任凭棱角分明的石头噼里啪啦地落下,天女散花式砸向她的脸蛋和肩膀。

那样子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兴奋地咧开嘴,甚至嘴角淌下一滴晶莹的液体,一脸痴痴傻傻的表情。

看着玩石头玩得乐此不疲的女孩,图坦卡蒙眼底的敌视和仇恨褪去几分。

难道是个傻子?

再一眨眼,就见一个圆溜溜的小脑袋拱到他面前。

“小傻子”正兴奋得举着刻意蜷成狮爪形状的小爪子,朝他仰头,然后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伸手就去拽他身上的长袍。

图坦卡蒙眉心猛地一跳,举世无双的俊脸瞬间阴沉到地上。

这个光溜溜的小傻子想脱他的衣服?!

知道他是谁吗,敢扒法老的衣服,真是活腻了!!!

所以这是一幅怎样滑稽的画面,图坦卡蒙和夏双娜正式拉开一场“龙袍”争夺战,可谓战局焦灼,胜负难分。

图坦卡蒙死死拽住自己蔽体的衣袍,瞪着女孩,目光如刀,一刀一刀如凌迟,嘴唇因为不断聚积的怒意,基本绷成一条直线。

夏双娜也毫不示弱,正面迎击他杀伤力强大的视线,眼睛瞪得比他的还大,黑白分明的眼球似有挣脱眼眶的趋势,她用力甩了甩他宽大的袖口,呼啦呼啦作响,见他还没有把衣服交出来的意思,眉头一皱,嘴一瘪,似乎下一秒就要嚎啕大哭。

反正她傻她有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埃及绝恋倒追图坦卡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