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外,一名因原族群受袭击而新直接加入的成员,正轮值制度站岗放哨任务。 说是‘站岗放哨’,因为事发现场忽然和天气问题,来还来另觅最合适的制高点搭起一个足已御寒保暖的站岗放哨台,没办法将闲置浪费的田边小屋做为临时性站岗放哨点。这个不不合格的站岗放哨点视野完全不不合格,站岗放哨者不见得...

阿外,一名因原族群受袭击而新加入的成员,正在轮值放哨任务。

说是‘放哨’,由于事发突然和天气问题,来不及另觅合适的制高点搭建一个足以御寒的放哨台,只能将闲置的田边小屋作为临时放哨点。这个不合格的放哨点视野完全不合格,放哨者未必能提前察觉到敌人摸过来,只能说敌人在攻入山洞前必然要先处理掉挡路的放哨者,由此产生的声响足够给山洞里的族人示警,让他们有时间拿上武器抵御外敌。

阿外跟此前执行放哨任务的族人一样,先是为田边小屋的存在而惊叹,只会寻找自然形成的遮风挡雨地点生活的他们,从未想过能用泥巴自行搭建房子,然后就开始砍树,砍到觉得自己快要冻僵了就回小屋歇息,歇息完继续出去砍。

原因当然不会是‘新族群的斧头特别好用’,即便与木柄组合的磨制石斧比又重又钝又容易折断的打制石斧好用许多,砍树一样是一件极费力气的工作……他们只是奉行着【不劳动者不得食】的观念,希望展现出更高的价值,避免被新族群驱逐出去。

这不是杞人之忧,莱尔的族群名义上接纳了这群可怜的邻居,但心中仍然抱着观望态度,若是有人展现出摸鱼偷懒的倾向,他们就算是为了‘减少每天的食物消耗’都会毫不犹豫地下令驱逐。

“阿外,我来接替了。”原族群的同伴从山洞的方向走了过来。

“你先去房子里面等一下,我马上就好。”阿外深吸一口气,提高挥砍石斧的频率,没多久就将眼前的小树砍倒。

这一次没有去除不必要的树杈,让其变成能直接使用的光杆司令,阿外直接将小树拖回小屋,“这个就不带回山洞里了,给你留作柴火吧。”

同伴点点头,接过石斧,“不过,这房子是真的暖和啊……有这壁炉,比山洞里面都舒服。”

“是啊……若是能像莱尔说的那样,建个十来间房子,再建一个高高的围墙,那该有多好。”阿外也知道这个梦想很遥远,抽调人力搞建设的前提是拥有充足的食物,而这一个大前提却没那么好满足,但他还是忍不住对莱尔描绘的未来表达憧憬。

毕竟,这间田边小屋就是结结实实的证据,不放心的话揣上几脚都没有问题。

“比起房子,我更想要一身这里的兽皮衣服。”族群里的老成员人手一套兽皮御寒装,但没有谁能提前预料到会有外人投靠,新成员暂时只有执行放哨任务的人才有资格穿这一身以绳结代替缝纫的御寒装备。

“熬过这个冬天就有了吧?”将身上的兽皮衣物交出去的阿外,走出小屋,在寒冷的催促下加紧脚步跑回山洞。

推开小栅栏,走进几乎只靠篝火照明而显得昏暗的山洞。

洞内众人有的还在进食,有的已经吃完重返岗位,因为预定的换岗时间点正是就餐时间,吃饱了才出去顶着寒风放哨,阿外对此并不意外。

得到新首领的首肯,阿外这才前往灶台,由负责分配食物的阿美盛上一碗热汤、一碗泡烂的鱼干、几个野果,小心翼翼地带到一边享用。

“怎么还是鱼干,换成肉干也好啊。”旁边的阿强自言自语道。

“…………”在加入新族群之前,经历过一段连野果都不舍得吃的饥荒期的阿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个奢侈的埋怨,只能闭嘴猛吃。

不香,但是食物进胃袋的感觉真舒服。

“不过也没有办法,谁让莱尔发明了鱼笼,让我们有这么多鱼。”阿强继续自言自语,“……对了!要不等会儿跟莱尔说一下,让他也用树藤编一个兽笼,那我们不就天天有兽肉吃!?”

附带一提,莱尔再厉害也没能编织出‘兽笼’,但经由阿强的提醒,他半年后琢磨出多种捕猎陷阱,大型猎物是坑不到了,但小动物时不时中招,也算是实现了阿强的梦想的一部分。

“那个,鱼笼是……?”阿平忍不住搭话道。

在别人身边自言自语,自然是想要搭话,阿强伸手一指,“说起来你们还没有见过啊……你看,那边挂在墙壁上的就是鱼笼了。”

阿平早就近距离看过鱼笼了,只是当时没有人替他解释那是什么玩意,他只以为是跟藤筐相似的容器,还暗自称赞这个族群的人手巧、什么形状的东西都编得出来,自己的族群就从未想象过随处可见的树藤也有此妙用。

但现在看来,他还是太原始人了。

完全不是自己的功劳,但阿强莫名自豪地说道:“捉点虫子放进鱼笼,然后在小溪或者湖畔边,用石头将鱼笼压在水里,第二天就能捉到鱼哦。”

确切而言,是‘第二天就有可能捉到鱼’,胜在劳动力消耗低,收益可没办法保证。

“鱼不会跑吗?!”阿平惊讶道。

可能还有几分质疑,但碗中的鱼干就是最好的证据,总不可能都是靠用石头砸鱼砸出来的。

“欸……”阿强完全没有想过为什么鱼进去了就跑不出来的问题,不单是他,其他原始人也一样,而他们一般会给出同一个答案,“我也不知道鱼为什么不会跑,莱尔知道就行了。”

“!”阿平忍不住将目光投向在山洞的最深处,正在用树藤编织一面藤盾的莱尔。

新族群的一切神奇之处均来源于莱尔。

……为什么莱尔不是出生在他原来的族群里呢?

————————————————————————————————

事实上,新成员恨不得立刻报仇雪恨,期待救出还没有变成坏邻居的口粮的族人,但老成员看了看外面白皑皑的世界,再预估一下要在路上花费多少天时间,他们疯了才会为了新来的家伙雪中急行军、再和无冤无仇的族群打仗。

老成员的意志才是这个族群的意志,因此只能对暂时还没有死、但迟早都会变成食人族群的口粮的人们说一声抱歉了。

在紧张兮兮地警戒了半个冬天、最终却和平度过后,新老成员又经过一段共同生活的时间,隔阂终于消失,扭结成一个团结的族群。

附近放着个食人族群终究不是什么好事,首领答应了新成员的复仇诉求,率领青壮前往食人族群居住的山洞——

“最起码中一个吧!”莱尔也参与到这场战争中,以投矛器投出矛。

投矛一飞冲天,高高越过敌人的脑袋,不知道飞到哪里去。

这是他带过来的倒数第二根投矛,最后一根不能扔,要拿来近战。

“…………”看着族人不能说是百发百中、但总方向大体正确、利用射程优势将敌人打得狼狈逃窜的投矛,莱尔觉得自己真的需要开发新的远程武器了。

早知道不开发藤盾了,说好的热血沸腾的近战互捅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