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第二天出来,看见了草木灰里面的成果,奎特鼓足了脸。 烧裂了。 小杯、大杯、小碗、大碗全灭,反而是他指出最容易短路的大罐子幸免于难于难,但其配套的盖子也坏掉了,成品率低得令人发指。 有奇思妙想、通过多番去尝试达至...

“……呜……”第二天起来,看见草木灰里面的成果,莱尔鼓起了脸。

烧裂了。

小杯、大杯、小碗、大碗全灭,反倒是他认为最容易烧坏的大罐子幸免于难,但配套的盖子也坏掉了,成品率低得令人发指。

有奇思妙想、通过多番尝试达至还能接受的结果、改进至最优解的是【天才】,有奇思妙想、一次直达最优解的是搬用前人知识的【穿越者】,莱尔只是前者,有此结果已相当不错。

“为什么这个会没有烧坏?”抱起大罐子清理里外的草木灰的莱尔,忍不住思索道。

当然,真要得出答案,需要牵扯上材料学和微观结构变化,绝对不是这个时代能搞出来的东西,顶多只能往‘是否受热不均匀’、‘是否火力不够’这种根本不是答案的经验性总结方向进发。

不过莱尔也没有在这方面思索多长时间,因为他很快就被陶罐的深邃深深吸引住——他将陶罐翻转过来,高高举起,罩住自己的脑袋。

“哇噢噢噢~”在陶罐里面鬼叫完,乐呵地拍起手来。

别急着取笑他,很多人小时候都干过类似将塑料袋套自己头上、将嘴巴伸进杯子里吸气吸住杯子、每天都躲在相同的位置跳出来吓自己的爹妈这种事。

“别乱动。”莱尔的母亲上前将儿子头上的陶罐拿起来,小心翼翼的,生怕失手砸坏。

不说昨天已经从儿子口中得知这东西的作用,就这种形状的东西摆在眼前,她也能第一时间想到要用在什么地方!

尽管他们的山洞距离水源不远,旱季一样不缺喝的,但比起频繁往返解渴,显然是将水扛回山洞里储存着喝更便利安全。

“怎么样?”同样无比在意陶罐的首领前来询问。

“摸上去……不像是泥土。”又摸了几下,莱尔的母亲才将陶罐递过去。

“也不像是石头,”首领不敢太用力地轻轻敲了下,传出略显清脆的声音,朝发明者问道,“这个,真的能装水?”

“应该能。”莱尔也不敢将话说得太死,他之前扔进篝火里烧的黏土丸子不会遇水变回软绵绵的泥土,对材质有信心,但这个罐子装水后会不会碎裂,他就没有信心了。

“…………”首领点点头,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就冲着莱尔玩了几个月泥巴就将泥巴烧成这种东西,她就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心中更坚定让莱尔到处玩耍的想法了。

没有委托其他人,首领亲自抱着陶罐走出山洞,其他人自然也凑热闹跟了出去。

原本莱尔也想跟过去的,奈何被亲妈捉住,只能灰溜溜地坐在地上检查那些失败品,看看能否找到失败的原因,以至于错过了陶罐初次盛水和族人们齐声欢呼的场景。

……唉,真是亲妈。

————————————————————————————————

第一年,钻木取火;树藤编织物。

第二年,摸索着烧制陶器,失败率居高不下;在冬天来临之前利用树枝、树藤、泥巴做出来一堵带出入口的挡风墙放在洞口处,避免重蹈覆辙;利用绳结技术制作出简陋的全套兽皮衣物,提高保暖效果。

第三年,搭建烧陶窑提高温度、制作放置陶器毛坯的蜂窝板、往黏土中加入熟料防开裂、打磨外壳让陶器成品更光滑,改进烧制陶器的工艺,提高成品率和成品质量;将打制石器改良为磨制石器,与木料相结合成更优质的工具。

第四年,长期蹲在小溪边观察鱼类习性,编织出鱼笼,为族群增加一项连小孩都能够完成的获取食物的途径。

第五年,在山洞旁边开辟出一块田,试着种植一种山薯类之物,每天浇水成功让其生长;首领狩猎带回一些猪崽,试图进行养殖,但发现很难阻止猪崽逃跑,直接宰了。

第六年,鉴于养殖猪崽的失败,尝试建养猪的地方,结果建着建着变成给人建的房子。以小树树干搭框架、树枝树藤结合泥巴建墙壁、房顶铺一层烧制瓦片再盖一层树枝、下面有一个通风口在外面的壁炉。

——以上种种,假如要铺开来叙述,估计可以水个五十万字,但来来去去都是同一个【首领疑惑】+【阿平期待】+【阿壮帮忙】+【阿凡震惊】+【歌功颂德】的组合套路,实在是没有那个必要。

期间也有与其他族群的人员交流的机会,但主要是外婚制+走婚制的需要,虽然原始人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实行内婚制时族内出生的婴儿容易夭折,他们还是知道的,需要外面的血脉。

以走婚为契机进行了好几次以物易物,但并未引发‘觊觎陶罐发动侵略战’、‘舍弃捕猎转型成行商型族群’、‘为了鱼笼带来的充足食物而投奔’等事件,宛若交易根本没发生过一样,也没有细述的必要。

至于其他族群得到陶罐之后如何惊叹、啪啪啪后回到自己的族群的男人如何吹逼,毫无疑问是灌水内容,跟莱尔毛关系都没有。

时光飞逝,熊孩子已成为青壮一员。

尽管莱尔这些年展现出来的才能高得不像话,但骨子里还是土生土长的原始人。例如喝冷水容易生病、因为水中有细菌这种知识他至死都不会具备,他能自学的只有能靠肉眼从自然界窥见线索的内容;例如首领说要将他的种留在族内(母系氏族+外婚制+走婚制,子女属于母方),他可不管什么近亲通*婚的危害,兴高采烈地上了按照原始人的审美最漂亮的阿美;例如这个时代的原始人族群都是一边疯狂生崽、一边发现养不活那么多人就分裂出新族群,他没有高瞻远瞩地提议反其道而为之、兼并附近的族群建邦立国。

原始人的生活十分艰难,即便莱尔让这个族群食物充足、保暖充足、工作效率提升,也没有改变这一点。上个月有人因病去世,这个月有人狩猎时被猎物反杀,下个月在采集野果时有人被毒蛇袭击中毒身亡。

只不过,这些都可以算作天意,而人祸——或许会姗姗来迟,但绝对不会永远不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