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的用途和最重要的性无需多说,族群里所有成年人都跟随莱尔学会了了【钻木钻木取火】。 所以这个时代还也没靠装神弄鬼混饭吃的‘巫’,少了个带节奏的老混蛋,钻木钻木取火被公平公正地视作一种生活技能,莱尔而已发明者此技能的人,也不是什么‘神子’,自然而然难以一...

火的用途和重要性无须多说,族群里所有成年人都跟着莱尔学会了【钻木取火】。

因为这个时代还没有靠装神弄鬼混饭吃的‘巫’,少了个带节奏的老混蛋,钻木取火被公正地视为一种生活技能,莱尔只是发明此技能的人,不是什么‘神子’,自然无法一下子变成凌驾于首领之上的第一号人物。

只不过,莱尔在族群内的地位得到提升仍旧是必然的结果,这一点从进食的优先级变化最为直观。原来的进食优先级是【首领>青壮>孩童>老人】,现在莱尔往前进一级,与青壮同一个档次。

目前没有人对此有意见,即便莱尔怎么看都是个喜欢玩树藤、撕树皮、玩泥巴、玩木头的淘气熊孩子,他们心中仍抱有十足的感激。但人类是健忘的生物,族人们也不可能永远牢记住这份心情,终有一日,他们会将莱尔视为一个平凡普通的族人,直至莱尔死后才会记起其功绩,拿出来作为教育下一代奋发图强的材料。

——原本应该是这种发展。

“莱尔,你脚上是什么东西?”以首领为首的成年人们,团团围住穿着草鞋满山洞乱跑的莱尔。

莱尔困惑道:“这个?树藤,我剥了外面一层皮而已。”

首领摇摇头,追问道:“我知道是树藤,我是问你用树藤做的是什么?”

“呃,垫在脚底的东西?”莱尔歪着脑袋反问。

不知道莱尔是否这个世界第一个发明鞋子的人,但绝对是这个族群的第一人,他拥有鞋子的冠名权,但很显然他不会在东西都还没有做出来的时候早早想好名字。

首领与身边人交换眼神,大家均是茫然不解,“垫在脚底的东西?给我看看。”

“哦……”虽然不舍得自己琢磨了许久的东西,但首领发话,莱尔只能脱下草鞋递了过去——这双草鞋显然不是什么精致的东西,只是用树藤编了一层鞋底,再用从树皮里侧撕下来的纤维扭出来的绳子从缝隙穿过去,做成‘人字拖’的样式。

但这群还在使用打制石器的原始人哪里见过如此东西,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口中发出因找不到词汇形容而成的赞叹声。

“莱尔,这东西好用吗?”原始人的脚板底自小磨练出厚厚的老茧,翻山越岭不是事儿,但肯定也有被各种植物的尖刺刺破皮肉、极被没注意到的昆虫扎一下的经历,首领很容易猜到了草鞋的发明意图。

莱尔实话实说道:“不好用……走路的时候感觉很怪,在外面走不快。”

“那做来干嘛?”在外头围观的小孩阿蠢替山洞内所有人问道。

“不做出来怎么知道不好用。”莱尔气鼓鼓地说道,“而且如果能给我一小块兽皮的话,我可以在穿着鞋子的时候用兽皮包着双脚……那不就有用了吗!”

他可以玩树藤,但不能将大片的兽皮割成小块来‘浪费’,要不会被老妈打死的。

“……!”众人恍然大悟。

其他季节没有这个需求,但冬天窝在山洞里的时候,能有这么一双兽皮袜子+草鞋,无疑对保暖起到帮助。

“莱尔,可以教我吗?”这个时代是实用至上,一想草鞋还有用处,马上有人提出请求。

“当然。”莱尔点头答应,只要不是让他给族群全部人做一双草鞋就行了,那可一点都不有趣,“不过树藤已经用光了,还有树皮。”

“那简单!”立刻有人闹哄哄地出去找材料。

“嘿嘿~”莱尔傻乐起来,他知道自己有大量树藤可以玩了,怎么想大人们都会拿回来需求量三四倍以上的树藤,毕竟这玩意并不难找。

但是。

“…………”莱尔并没有注意到,族群内有数名成年人正审视着他,其中包括首领。

这些成年人终于认识到一件事——莱尔跟其他人都不一样。

——————————————————————————————

四天后,莱尔给自己编了条草裙,但穿了一天就嫌弃碍事扔了,被孩童阿美捡走到处显摆。

一周后,莱尔给自己编了顶草帽,但因为压着头发不舒服,随手扔到一边。

半个月后,阿平随手拿起草帽来装野果,莱尔灵机一动,编织出来一个大藤匡。

一个月后,因为莱尔抱着藤匡四处走的时候不慎摔倒在地,改良出一个可以背在身后的藤匡。

…………

其实,在莱尔展示完使用树藤、撕纤维搓绳子、打结之后,族群里很多人都进入‘举一反三’的状况,没事干就往新技术里投入时间,有人研究如何编织别的东西,有人研究别的打结方式,有人研究将绳子用在骨器和石器上。

虽说他们大脑发育得不好,又没有接受过教育,但终究不是智商为0,只要有先驱者指明道路,他们也能往前走几步。

然而,他们的努力成果看上去还追不上莱尔一个人的成果,例如早就想编织一个容器的阿强对着一块平编织板苦思冥想要将它弄成凹的,前面一直在外面玩泥巴的莱尔,琢磨两天就编织出藤匡了。

这下子,不止首领等比较聪明的成年人,就连孩子们都意识到莱尔的非凡之处……万幸的是,在以血缘为纽带的原始族群中,这种超规格的‘优秀’不会给莱尔带来什么祸患,大家都期待着莱尔继续带来新事物,让生活变得更简单。

其他人只是毫无意义的‘心中期待’,但首领还有‘实际措施’——让莱尔的母亲看护好儿子。

当然,这不意味着莱尔的母亲自此只需要当保镖,原始族群可没有那么多劳动力可以浪费。在莱尔蹲在小溪边看鱼的时候,她要去捕鱼;在莱尔在小溪边玩泥巴时,她要找可以做工具的石料;在莱尔想去山洞附近瞎逛的时候,她要捡柴火找野果。

即便在可背式藤匡问世后好几个月,莱尔都没有新发明,似乎沉迷在玩泥巴搓泥丸子往篝火里扔的游戏中,首领也没有斥责他,更没有撤去莱尔的母亲的保镖工作。

事实证明,即便是奇迹般的天才,也需要合适的环境配合,而给天才提供合适的环境是合格的领导者必须作出的决策——

“这里、这里,妈妈,放在这里就好了。”从外面跑回来的莱尔,朝自己的母亲喊道。

“你这孩子……怎么玩泥巴玩到山洞里。”莱尔的母亲背着一藤筐湿漉漉的黏土进入山洞,在指定位置放下藤筐。

“因为这一次要玩很久~”手上、身上脏兮兮的莱尔眼中闪过兴奋之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