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十四章 涿县有个财神爷!或者是个…大傻缺?

幽州和冀州的交界处。“发大财了,发大财了。”两个商贾,正开心地数着钱袋里的金子。一个壮年人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儿,款款走了回来。“张兄,苏兄?不知道两位是因何事如此开心呀?”这两个商贾,一个叫作张世平,一个叫作苏双。在北方的生意场上,很是最有名。张“发财了,发财了。”。...

幽州和冀州的交界处。

“发财了,发财了。”

两个商贾,正高兴地数着钱袋里的金子。

一个壮年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儿,款款走了过来。

“张兄,苏兄?不知两位是因何事如此高兴呀?”

这两个商贾,一个叫做张世平,一个叫做苏双。

在北方的生意场上,很是有名。

张世平、苏双回头一看。

“原来是甄逸兄?”

“甄逸兄,你可不知道。

我俩今年养了一千头驴,眼瞅着马价见涨,驴价见衰,正一筹莫展呢。

天上就掉下个傻公子,这不,五金币收驴。

这可乐坏我俩了。

我俩都寻思着,得把这傻公子供上。

早晚三炷香,这可是财神爷呀。”

他俩把话讲完,一个劲儿的窃喜。

甄逸眼神中闪过光芒。

忙问道:“还有这等好事儿?”

张世平,苏双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中的钱袋。

大笑着回道:“千真万确。”

张世平与苏双走后。

甄逸低头对身旁的小女孩说道:

“甄洛闺女呀,你看好了,父亲如何用低价买上两千头驴,再高价卖出去。

轻轻松松的就赚上四千金!

你要知道,这乱世呀,动动手,动动脑子,遍地都是商机呢。”

甄洛好诗文,对生意原本是不感兴趣的。

可此番。

听到,刚刚的对话,反倒是对那个收驴的傻公子有些好奇。

当下,微微一笑。

……

甄家是冀州本地有名的富商。

即便是在冀州,养驴的人并不多。

甄逸也凭着他的关系,从各个州郡购得了两千头驴。

这其中,几乎包含了整个中原的驴。

这一日。

甄逸与女儿甄洛,带着不少仆人,赶着两千头驴,涌入了涿县。

整个卖驴的过程十分顺利。

出乎他的意料,这年轻的公子刘羽是个爽快人,当场就货钱两清。

当然,因为张飞留下了一间睡觉的屋子。

钱似乎有一丢丢不够。

甄逸表现的也十分大度。

“刘羽公子,要不,就打个欠条好了。”

刘羽答应的爽快。

“行!反正用不了多久,就能还你!”

当下就打了欠条,递给了甄逸。

与刘羽话别后。

甄逸一脸的轻松。

甄洛反而有些好奇。

“父亲,若是刘羽公子欠咱们的钱,要不回来了怎么办?”

“无妨,无妨!”甄洛哈哈大笑。

“要不回来,就要不回来吧…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对了,闺女,咱们先在涿县住下。

如果这个刘羽亏得倾家荡产了。

多少帮助他些,毕竟,咱们也赚了不少。

甄家可不是那为富不仁的家族!”

听过父亲甄逸的教导。

甄洛点了点头。

“可是父亲,他倾家荡产了,咱们怎么帮助他呢?”

“唉…再买回来几头驴好了。

这刘羽公子不是说,把酱驴肉放到热烧饼里,叫什么驴肉火烧。

父亲的嘴还有点馋呢。”

……

……

甄家的两千头驴送到了涿县。

这下,整个涿县都凌乱了。

随处可见的是玄甲兵,牵着驴的身影。

张飞凌乱了。

…他的庄园都被卖了…

就换成了这群驴,明摆着他要与这庄园永别了!

偏偏几次冲到刘羽那边,愣是被他用酒给挡了回来。

……

涿郡的刘焉则有些彻底的懵逼了…

他甚至拼命的回想,刘羽的脑袋到底啥时候被驴踢的?

师爷也有些怀疑了…

特么的…这驴,咋看也不像能打败黄巾军呀…

刘羽身边的五个姑娘,一见到他,第一句话总是问:

“公子,公子,这驴…真的能打败黄巾贼?”

刘羽却是神秘的一笑。

“它们可比打黄巾贼,有用多了。”

此时,涿县刘羽收驴的事儿,已经是天下皆知。

……

……

洛阳,大将军府。

几名侍卫,将最近收集到的情报,呈给大将军何进。

当然,这其中就包括,涿县刘羽收驴!

“什么?刘羽囤驴?

有点意思。”

何进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有关刘羽的一行小字。

——涿县刘羽屯驴三千只。

何进身旁的一位幕僚闻言。

哈哈一笑。

“驴的价格越来越低,囤驴?

怕不是被驴踢了脑门吧?”

何进猛地瞪了他一眼,似乎因为他的话,有些不悦。

“囤驴怎么了?

当年,本将军当屠夫的时候,还囤了五百头猪呢。

后来猪价大涨,还不是狠狠的赚了一笔!”

……

……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三国,开局先诛大耳贼!”,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