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刘羽边摇着手,边地说:“实际上呀,这礼品,本公子早已准备好停当了。”这句话一冲口而出。刘焉一惊…『想不到,这刘羽公子也有圆滑世故、世俗的一面。赞许地啊…』“哈哈哈哈!”黄门左丰一阵哈哈大笑,“你这小公子,前途一片黑暗呢。”只听得,刘羽拍这句话一脱口。。...

“不不不!”

刘羽一边摇着手,一边说道:

“其实呀,这礼品,本公子早就准备妥当了。”

这句话一脱口。

刘焉一惊…

『想不到,这刘羽公子也有圆滑、世俗的一面。孺子可教啊…』

“哈哈哈哈!”

黄门左丰一阵大笑,“你这小公子,前途一片光明呢。”

只听得,刘羽拍了拍手。

“来人,把剿灭黄巾贼的战利品,呈上来。”

一听是黄巾贼的战利品。

左丰的眼睛都直了。

要知道,这可是五万黄巾贼哪。

保不齐,金子,都能搜出个十箱八箱的。

当下,猛地点了点头,心里盘算,得在张让大人面前,好好的为刘羽美言几句。

正想到这里。

忽的。

正厅外,传来极为难听的叫声。

“啊呃——啊——啊呃——啊!”

很明显是几头驴在互相求爱的叫声。

左丰眉头皱了一下。

“谁养的这畜生?”

刘羽微微一笑,“谁养的就不知道了,不过很长一段时间,这些畜生得跟你在一起了,你们也算是臭味相投,一路货色。”

“叮,完成任务,送驴!任务奖励,五虎断魂枪,丈八蛇矛。”

“叮,主公可以凭意念提取。”

这句话一脱口。

刘焉惊得都瘫坐在地上。

刘羽公子啊…你这是在作死呀!

左丰的脸,一个瞬间变得煞白。

“刘羽,你什么意思?”

他哪能意识不到,刘羽这是对他狠狠的侮辱呢。

“这就是黄巾贼的战利品哪,十头驴。

当然,作为同类,我觉得他们会接纳你的。”

刘羽微微一笑,对左丰的辱骂根本停不下来。

“你…”

左丰本想厉声呵斥他一番。

哪知,不知何时,刘羽的手中多出一把银白色的长枪。

枪柄上一个虎头耀耀生辉。

这正是隋唐英雄,罗成家的祖传宝枪——五虎断魂枪。

只一个瞬间。

长枪挥出,枪头几乎与左丰的侧脸贴在一起。

那白皙,细嫩的脸颊上,一个瞬间,哗哗的留出鲜血。

“啊…你敢行刺洒家…你敢…”

他的话还没说完。

却见银白色枪头,不知如何挥舞,刹那间,滑落在他另一面的脸颊…

这张经过仔细呵护的细腻脸蛋,就这样完全的破相了。

“刘羽,你等着,你等着…”

此时的左丰,惊怒交加,脸色十分难看,后槽牙一个劲儿的咯咯直响,几乎嘴里能喷出火来。

偏偏,又不敢再停留在这里。

带着那愤恨的眼神,快步的往外跑去。

刘羽“哈哈”大笑。

“死太监,记得带上你的驴!”

……

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可把刘焉吓得个半死。

乖乖。

刘羽在作死这条路上,这是越走越远了。

好端端的送个啥不行?

非得送十头驴。

这不是侮辱左丰?侮辱张让呢么?

完了,完了,随便想想也知道,下一次朝廷就要派人来擒拿他了。

一代英雄少年,就这么陨落了!

刘焉一个劲儿的觉得可惜。

眼神望向刘羽。

“你…你…你…你呀!

你可知道,你跟杂号将军的名号中间就隔着这十头驴啊!”

刘焉一个劲儿摇头。

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即视感。

刘羽看他脑袋摇来摇去,实在头晕。

“喂喂喂,刘璋他爹,你可别晃你那脑门了,本来就没几根头发。

晃的本公子的头都疼了…”

刘焉“唉”的一声,长长的叹出口气。

“你把这十头驴给了黄门左权,他一定会上交给十常侍的张让。

这张让嫉恶如仇,一定会再转呈给汉灵帝,到时候,给你安个侮辱皇家的罪名。

…你就完了,全完了。”

刘焉这时候是真担心呀。

万一这小公子完了,那他麾下的几千兵,可没人能管住呀。

这可是能剿灭五万黄巾贼的战斗力。

保不齐造起反来,他刘焉也就凉了。

听到刘焉的这番话。

刘羽反倒是若有所思。

『把驴转交给汉灵帝。

汉灵帝?驴?怎么这么熟悉呢?』

刘羽细细思索,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对了。

汉灵帝这家伙,对驴情有独钟。』

有关汉灵帝的记忆,一个瞬间涌到刘羽的心头。

这可是历史上唯一一个,乘坐驴车上朝的皇帝。

犹记得,史书中记载,他第一次见到驴后,那是爱不释手,更是引起了一阵达官显贵购驴的热潮!

驴价一时间翻了数倍…呃…数倍!

想到这里。

刘羽长长的呼出口气。

这是要发呀!

这一波过后,本公子还缺个毛线兵粮哪?

……

-----------------

今天的最后一更。

求一些鲜花吧!评价票吧!

有读者提出百鸟朝凤枪法与力量的兼容性。

作者这里说一句,白鸟朝凤枪法事关之后一个剧情的走向。

一切为了剧情服务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三国,开局先诛大耳贼!”,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