涿县,县丞府。“刘羽公子呢?”师爷忙问仆人。仆人指了指后院,“还…还在后院呢吧…”师爷一惊。『刘焉太守都进府了,还在后院了呀?”』想起这里,身子一劲儿儿的颤动了出来。“咳咳…”正这时,刘焉干咳了两声。“刘羽公子人呢?”“可…可能会是大战过“刘羽公子呢?”。...

涿县,县尉府。

“刘羽公子呢?”

师爷忙问仆人。

仆人指了指后院,“还…还在后院呢吧…”

师爷一惊。

『刘焉太守都进府了,还在后院了呀?”』

想到这里,身子一个劲儿的抖动了起来。

“咳咳…”

正在这时,刘焉咳嗽了两声。

“刘羽公子人呢?”

“可…可能是大战过后,需要休息…还没缓过来神儿呢。

太守大人稍后片刻…下官就这去喊…这就去喊…”

师爷作势就要跑向后院。

心里甭提多紧张了。

“嘘…”

刘焉比划出一个安静的手势。

拉住师爷,“可别打扰了刘羽公子的歇息,嗯…这样,本太守亲自去看看,你前面领路。”

这一句话出口。

师爷的心一下子瓦凉瓦凉的。

小公子在后院…可不是歇息呀。

那是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哪。

这要让太守闯了进去,可就…

师爷赶忙摆手,“太守大人…还是下官去请…下官去请。”

“别废话,前面领路。”

刘焉也懒得搭理这个啰嗦的师爷。

这一下,师爷豆大的汗珠如雨水般掉落。

走路的腿,都是直打着哆嗦…

转过正前一角。

“咯咯咯…”有许多女子嬉笑的声音。

其中夹杂着,一个铿锵有力的男声。

“不错,不错…姑娘们很有天赋啊…

…这按摩嘛,它讲究的就是均匀,柔和,有力,ChiJiu。

本公子是很ChiJiu的,你们也要努力啊!”

听到这声音。

师爷都差点晕过去咯,小公子呀小公子…你玩得也忒嗨了吧…

刘焉隔着门缝望向其中。

询问道:“里面的可是刘羽公子?”

师爷先是点了点头,又赶忙摇了摇头。

他也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啊…

看着师爷的行为,刘焉心里猜出个大半。

当下“哈哈”一笑,推门而入。

他这一进入,可吓坏了这些姑娘。

师爷赶忙喊道:“此乃幽州太守刘焉大人,快快行礼…快快行礼。”

这一句,本是提醒刘羽,太守大人来了…你可别胡闹了。

没想到,刘羽依旧是躺在那里。

不为所动。

反倒是太守一脸堆笑着凑到了他的身旁。

“这位英姿飒爽,器宇不凡的,就是刘羽公子了么?”

猛地被人叫出了姓名,刘羽微微睁开眼睛。

“你就是刘璋他爹啊…”

这句话一出口。

师爷的脸都吓的煞白了。

刘璋他爹?

哪有这样跟人打招呼的呀?

当然,这也不怪刘羽。

即便是穿越前熟读这段历史,可这位刘焉的存在感,似乎很低…

唯一出场的一次,还向汉灵帝提出来一个“废史立牧”的馊主意。

推翻汉室基业,黄巾军都没做到,愣是被他这一句话给做到了。

听得刘羽这样傲慢。

性格耿直的邹靖厉声呵斥道:

“大胆刘羽,太守来涿县,你非但不出城相迎,反而让太守在城门外等候两个时辰,该当何罪?”

此言一出。

师爷吓得那是大气不敢喘一下。

怠慢太守…这罪名可不小啊…

当下,为刘羽捏了一把汗。

刘羽一怔。

“本公子就没邀请你们来,也没让你们等,哪凉快哪待着去。”

“你…”邹靖正想说话。

却被刘焉一把拦住。

“刘羽公子说的对啊…

如今正是非常时期,黄巾四起,肯定是要优先整军备战。

迎接太守这等细枝末节,怎么能耽搁了正事儿。”

“那也不对。”邹靖不服气的继续说道:

“那你为何私藏兵甲,一定是密谋造反。”

这个罪名一经脱口。

师爷差点就被吓得魂飞魄散。

私藏兵甲,密谋造反,这个罪名要成立,那可是要杀头的呀。

保不齐,还得株连到他身上…

刘羽瞪大了眼珠子,心中暗道:

『这傻缺没事儿找事儿呢吧?』

正想驳斥他几句。

哪知,刘焉抢先一步。

“笨蛋,枉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将军。

刘羽公子这是一早就识破黄巾贼要造反,事先就做了万全的准备。

哪是你这个笨蛋能理解的,哪凉快哪呆着去!”

这下邹靖有些抑郁了…

一边向后退,一边zui里嘟囔:“那…那…他连口水都不给咱喝,这…这总是事实吧。”

这话一脱口。

只见得刘羽笑眯眯的望向刘焉。

“刘璋他爹,这个问题,再帮我解释下呗。”

……

……

-------------

再有十几条评论就能加更了。

给作者一点动力可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三国,开局先诛大耳贼!”,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