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黄陂怪庙

黄陂县。  高祖父在黄陂选择购买田地数百亩,一时之间之间成了黄陂有数的大地主,更在城关开办医馆,悬壶济世。行善积德积德,照护服务乡里,修桥修公路不在话下,一时之间在黄陂传为美谈,更被百姓称作“陈大善人”。在我高祖父五十大寿之时,四周乡里乡绅还国内合资请郁姓秀才给高祖我的祖上本是四九城的御医,嘉庆年间从黄陂入京,相传百余年。庚子年间八国联军进京,慈禧协同光绪冲忙逃离紫禁城往西而去,离开前慈禧还不忘命人将光绪的爱妃珍妃投入井中。随着两宫的突然离去,宫中也乱作一团。我高祖父审时度势,认为地方督抚尾大不掉,朝廷又经此劫难断无再兴的可能,便简单收拾行李,带着妻子孩子离开了北京城,南下回到故乡黄陂县。。...

武汉怪谈

推荐指数:10分

《武汉怪谈》在线阅读

  1945年3月7日,这是很普通的一天,却是改变我祖父陈鸿煊命运的一天。

  我的祖上本是四九城的御医,嘉庆年间从黄陂入京,相传百余年。庚子年间八国联军进京,慈禧协同光绪冲忙逃离紫禁城往西而去,离开前慈禧还不忘命人将光绪的爱妃珍妃投入井中。随着两宫的突然离去,宫中也乱作一团。我高祖父审时度势,认为地方督抚尾大不掉,朝廷又经此劫难断无再兴的可能,便简单收拾行李,带着妻子孩子离开了北京城,南下回到故乡黄陂县。

  高祖父在黄陂购买田地数百亩,一时间成为黄陂有数的大地主,更在城关开设医馆,悬壶济世。行善积德,照护乡里,架桥修路不在话下,一时在黄陂传为美谈,更被百姓称为“陈大善人”。在我高祖父六十大寿之时,四周乡里乡绅还合资请郁姓秀才给高祖父题字。

  郁秀才是光绪二十八年进的县学,写的一手好字,在黄陂无出其右,光绪二十九年丁忧,后看到朝纲混乱索性辞官在家。郁秀才闻得是要写字给我高祖父,分文未取,命人取来文房四宝,出手成文,“无仕杏坛称国手,敌疾黄齑消百病”。这幅字一直是我家族的珍宝,可惜毁于特殊时期。

  也就是我高祖父六十大寿这一年,日本人扶持溥仪在东北建立伪满洲国。高祖父没能也,在高祖父离开紫禁城时带出来了不少宝贝,虽然良田和铺子都卖光了,可是只要还有这些宝贝自己再玩三辈子都不成问题。

  高祖父离京之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在回黄陂之前早已改名换姓,黄陂士绅只当高祖父是个外来避难富户。田地虽全县皆有,铺子虽开在了城关,但宅子却建在了一个闭塞的村庄。高祖父从紫禁城带出来的宝贝都深深的藏了起来。高祖父生前,尚可约束他的独子,高祖父走后,曾祖父的纨绔一日甚过一日。

  高祖母深知自己无法约束她的儿子,在去世之前她唤来了祖父,说“菩萨保佑,我家还出了你这个成大器的孩子,可是这些家产你却不能保存,我死之后你父亲必会不思悔改,继续变卖这些个宝贝。你记着,这一件绝对不能卖,你快收好它,不要让你阿大知道了。”这一年是1944年,我的祖父十五岁。

  高祖母去世之时,曾祖父正在花天酒地,家人从黄陂星夜赶来,曾祖父知道后不为所动,继续喝花酒。

  祖父少年时代就表现出了少有的聪慧和决断。

  1943年夏季,这个村里不太平了,发生了不少怪事。

  起先是曾经在村子外围流浪了好些年的野狗一夜之间不见了踪影,接着村子里的家禽也开始不翼而飞。要知道在那个贫困的年代,一只鸡也意味着巨大的财富,乡民们开始有些慌乱了,他们照例围在了我家门口,希望我家可以给他们出出主意。

  那个年代,人们的法制观念是淡泊的,有事情一般都会找族长或者乡绅。虽然我家已然中落,可在那个小村庄还是是排名第一的大户。高祖父当年选择这里安家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个村子姓陈,是我祖上在嘉庆年间留在黄陂的一支繁衍而成。过了四十余年,我家俨然已成为了这里的族长。

  可是曾祖父常年待在汉口,家中一直是高祖母主事,现在高祖母病重,群龙无首。我家堂屋里坐满了男人,七嘴八舌讨论了半天,最后一个老者走了出来说,“要不,我们报官?”见到响应自己的人不多,老者又说,“或者去木兰山上请个斋公?”

  “万万不可!”陈鸿煊走了出来,尽管他还是少年人,可是父亲的荒诞让他更早的明了事理,言行举止一副大人做派。

  “少爷何出此言?”那老者问道,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莫要小看了这老者,在光绪年间他考过童生,是村子里除了我家外最有学问的人。现在我家已经中落,他隐隐有问鼎之势。

  现在的木兰山是黄陂的主要旅游景点,可是在那个年代木兰山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上去的,山上住着一群道人,从南北朝起木兰山就是黄陂的宗教圣地。有钱的老爷,还愿的小姐太太们都会坐在轿子上被人抬上山,这些人出手也阔绰,养活了一大群道士。由于这些道士们吃了的事斋供所以民间也称他们为斋公。乡绅大户人家要是做法式没有请到木兰山的道士,是会被人耻笑的。

  “报官,县城的老爷只会派几个大头兵过来,他们别的本事没有,”陈鸿煊斩钉截铁的说,“鱼肉乡里倒是有一套!”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

  “至于斋公,到底为什么我们的东西会不翼而飞,我们自己都没有搞清楚。”说着还问了几个苦主是否清楚,那些个苦主也都摇头不止。“你们看,这说不定就是个贼,又或者被山里的狼叼走了呢?”

  此时整个中国战火连天,多几个流贼并不奇怪。黄陂北边连着大别山,山连山,这深山老林里有些物什活得久了,什么都会发生。就在那些个也够失踪前几天,村里的小寡妇晚上再自家院子里摆了个竹床,乘凉入睡。突然做了个梦,梦到自己的丈夫在添自个的脸,开始小寡妇还欢天喜地的,她原先害怕那个死鬼到了下面再找一个不要自己了,可是现在看来那死鬼真是做了鬼也不“放过”自己啊。一开始的幸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的不对头,为什么丈夫的身上有一股浓重的腥臊味道?小寡妇睁开眼睛,看见一只狼正伸出舌头添自己的脸,那狼看见她醒了又听到了她的尖叫便慌忙的逃窜,窜至村口时被几个精壮小伙活活打死。可怜那小寡妇半边脸的血肉都被那狼给美餐,成了半边人脸半边鬼脸的怪物。这就是现实版的“舍不了媳妇套不住狼”。

  “可是少爷”老者缓慢的说,“乡亲们都很贫困,再禁不起折腾了啊。必须尽快向各法子,这老爷不在,我们就看少爷的了。”

  陈鸿煊的脸沉了下来,他知道这老者说的方法是好,可是关键的问题还是一个钱字。按照以往的规矩,叫些丘八或者请些斋公都是由我家拿钱出来,可是现在家里的大洋都在流往汉口,剩下的还要给祖母看病,实在是拿不出这笔钱了。而这老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现在正在这上面大做文章。

  “各位乡亲,各位乡亲,你们知道我家的大黄吧。”陈鸿煊问到。

  一提到大黄众人无不竖起了大拇指,这头牛是村子里的宝贝,谁家农忙的时候需要只要和我家说声就可以拿去用。十里八乡都夸赞这头牛俊,乡亲们也对这牛有着深厚的感情。

  “就在前天,大黄也失踪了!”这句话是说的假话,前天夜里自己父亲回来后把它牵走拿去卖了。陈鸿煊的意思是,我家也受到了重大损失,我会尽力的想出办法,还用这个大牛勾起了乡亲们的回忆从而拉近了与乡亲们间的距离。

  “少爷的意思是。”老者故意拖长了语音。

  “三天以后,这里断不会再有物什失踪!”

  “好,少爷,你是读过书明了事理的人,我们都相信你,可你也别辜负了我们这些粗鄙人家。”老者说罢就离去了。

  或许这就是天意,在接下来的三天里,陈鸿煊嗅到了这个惊天阴谋的味道。这算是我家族和这个阴谋的第一次交锋。

  陈鸿煊首先怀疑这一切都是狼搞得鬼。他让家人去村子里查了查,目前还只是丢了十几只家禽,而这些家禽一般都养在院子里,一般狼群只能望洋兴叹。但是如果狼群里多了只狈呢?

  陈鸿煊读过几年私塾后来因家道中落而弃学,但狼狈为奸这四个字还是知道的。村子里虽然大都以农业为主,但还是有那么几个猎户,他听猎人说过狈的事情,这是一种狡猾而残忍的动物。在狼群里有一只特别强壮的头领就是狼王,若只有狼王,那么这只是一群有勇无谋得畜生。如果拥有狈就全然不同了,狈就好比那狗头军师,是狼群里的诸葛亮。

  在科技昌明的现在,黄陂山里的一些村庄仍保持着当年的习俗,村子建的较为密集,外围有一圈矮矮的土墙,在村子入口的树干上挂着风干的狼皮,当然了现在挂的是狗皮。虽然我家民国年间迁出了黄陂,但是祖坟仍在,每年我还是要回去祭祖。我曾问过一个猎人,现在还有狼吗?他说,特殊时期时期很少,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出去打工了,这十年来狼的数量明显的增多了。上个月村里还被狼叼走了一个小伢。这句话让我不敢再一个人上山祭祖了。

  陈鸿煊当晚就派家人在土墙外围巡逻,这些人打着火把腰间还挂着尖刀,甚至有那么一两个背上还有枪。这在当年很平常,外面烽火连天,乡村里的大户人家都要养些家丁买些武器自保。

  村里的灯早早的就熄灭了,家家户户都把大门紧闭,只剩几只狗还在叫吠。陈鸿煊搬了个凳子在几个家人的簇拥下亲自守在村口。他做在那里眯着眼睛,要不是两个手指在弹敲着桌子,家人们一定以为这个少年已经睡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鸿煊的手指突然停了下来,睁开眼睛说“来了!”这些个家人都莫名其妙,一个胆大的问,“怎么了少爷,谁来了啊?”

  “你们注意那些狗叫没?”陈鸿煊站了起来,“一开始是星星点点,后来都没怎么叫唤了,现在倒好换成了呜咽声。那些狗一定察觉贼子们来了。”

  其实陈鸿煊又撒谎了,他的座位下就养着一只猛犬,他已经感觉到了这支猛犬的瑟瑟发抖。不过好在漆黑一片,那些个家人都没有看到。陈鸿煊自信的语气下隐藏着的是不安,这要多大群狼才能让我家的猛犬感到不安?

  陈鸿煊试着去抚摸猛犬让它镇定,这一摸不要紧,一摸之后陈鸿煊头皮发麻背后的冷汗瞬间冒了出来。

  陈鸿煊摸到了狗的眼泪,很明显是狗在哭泣,记得斋公们说过,狗无端的哭泣时因为感觉到了不干净的东西。陈鸿煊的心沉了下来,看来事情的复杂危险超过了他的预料。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武汉怪谈”,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