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乐的轻闲,正好也给了自己时间来慢慢的选择接受陌生自己这个新的身份。惟一让他倍感愁闷的是每日登门来的大夫,和那些苦的不能够再苦的草药。而每次看见那个看见自己就一脸受了委屈,又看起来怯生生的丫鬟碧儿时,聂云都会有点儿忍俊不由得,的确那天这个小丫头是被自除了被关心自己症状的陆老太爷召见了一次,聂云也是装傻充愣的搪塞了过去,就再也没有人来过问了。只是急的老太爷唉声叹气,到处寻医,生怕陆宁就此变成一个疯子。。...

  这几天关于那个陆宁少爷,在酒后被歹人劫道,打了一记闷棍得了失心疯的传言,在整个金陵陆府是传的沸沸扬扬,府里的人再见到陆宁都是避之唯恐不及,那些爱刁难的少爷们也是踪影全无,恐怕也是做贼心虚,怕惹到自己头上。

  除了被关心自己症状的陆老太爷召见了一次,聂云也是装傻充愣的搪塞了过去,就再也没有人来过问了。只是急的老太爷唉声叹气,到处寻医,生怕陆宁就此变成一个疯子。

  不过这样也好,没有人来打扰,聂云当然是乐的清闲,刚好也给了自己时间来慢慢接受熟悉自己这个新的身份。唯一让他感到苦闷的就是每天上门来的大夫,和那些苦的不能再苦的草药。而每次见到那个看到自己就满脸委屈,又显得怯生生的丫鬟碧儿时,聂云都会有点忍俊不禁,看来那天这个小丫头是被自己吓的不轻,这些天也受了不少委屈。

  “算啦,以后少爷会补偿你的!”聂云在心中默默的想到。

  ………………………………

  金陵,是如今这个朝代的东南重镇和商业大埠,自古繁华,车船走马,烟花之地,有六朝烟粉之地的称呼。这些天来最让他疑惑的就是这个国家的历史问题,为了弄清楚自己所在的朝代,倒是狠狠的恶补了一下这个时空的历史。

  聂云如今所在的朝代是一个被称作‘大陈’的朝代,当朝太祖皇帝本是先朝的一个大将军,最后在手下军官士兵的拥护之下,黄袍加身做了皇帝,史称“陈桥兵变”,故而太祖皇帝定国号为‘陈’。

  大陈朝定都在汴京,这倒是和陆宁前世的宋朝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关于历史的记载和自己前世所在的世界又有着很大的出入。

  历史发展在秦汉时期就发生了变化,两朝来了个前后对调,变成汉在前,秦在后。三国两晋之后没来得及经过南北朝,和五胡乱华就直接到了大隋。

  隋朝也不在是个短命的王朝,足足延续三百年,才被李氏夺了天下,而李氏却是三代而亡,仅仅维持了不到六十年。

  之后就是诸侯混战,军阀割据,却是没能顾及到北方少数民族的发展,让一个草原民族蒙族一统了北方和西部,建立了蒙元政权,然后兵进中原,窃取了神器。可是好景不长,这个草原民族只会马上打江山,却不会治理江山,短短三十年不到就烽火四起,在中原地区兴起数个政权,最后被实力最强的后周一统了中原江山,只是北方还被蒙元占领大片了领土。

  而后周的太宗皇帝英年早逝,然后幼子继位,主弱臣强,只能依靠外戚,进而又导致了外戚专权,只弄的是朝纲败坏,民不聊生,无力北伐,给了蒙元以喘息之机,最后本朝太祖皇帝在陈桥兵变,夺取了江山,可是多次北伐仍然没能夺回北方领土,只好形成了对峙,一过就是一百多年。

  如今发展了一百多年的陈朝,只有太祖太宗两代有过北伐之举,后来形成对峙之后,后代继位者只知贪图安逸,不肯在进兵北伐。

  因为前有太祖皇帝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之鉴,陈朝皇帝重文轻武,遏制武将权力,将调兵和统兵之权分开,大大削弱了武将的权柄,也造成了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的局面,使得陈朝军队战力不强,积弱已久。

  如果是承平年代也就罢了,凭陈朝占据中原,丁口之众、商业之发达,科技生产力之先进,虽说开拓不足,固守也是足够了。可是如今的形式却不是这番摸样,陈朝虽是陈平已久,可是北方草原可是战火连天。

  陈朝建国60多年的时候,北方草原之上又有一个草原民族崛起,叫做契丹,在漠河黑水一代建立了辽国,此后的二十多年间,多次打败前来征讨的蒙元政权,把蒙元政权驱逐出北方范围,一直赶到了遥远的西方,一统了整个北方。

  之后更是不顾战争创伤,不给其统治下的民族休养生息的机会。接连用兵西征蒙元,南侵陈朝,而陈朝士兵久不经战阵,战力积弱,几乎一触即溃,接连失败,丢失了北方大片领土,一直向南方收缩战线。

  10年前辽国铁骑更是差点打到汴京城下,陈朝举国震动,老皇帝忧愤而终。新帝继位,也是惶惶不可终日,可是辽国的高压统治和年年的征战,不给统治下的民族休养生息,终是带来恶果,在关键的时候却是发生其他民族的叛乱,导致兵败汴京城下,而陈朝君臣却是被辽国打怕了,坐失了一次反击的大好时机。

  如今十年过去了,陈朝已经是从当年辽国的战争阴影中走了出来,可是边境却也不安稳,一个名叫金的民族,在十年前那次反辽的战争中脱颖而出,凭借区区五万铁骑却大败辽国40万铁骑,天下震动,在辽东长白山一带建立起了大金国,与辽国形成了对峙,如今金国势弱,想约定蒙元和大陈同时对辽国发难,一举消灭辽国,然后平分辽国国土。

  大陈如今的皇帝对金人提出的条件是心动不已,这样一来,不但能为先帝一雪前耻,而且能收回北方失地。最让本朝皇帝动心的是,有可能还得到中原地区的屏障燕云十六州。

  燕云十六州,自古便是中原地区的屏障,也是中原地区国家一贯的国土,是兵家必争之地,当年太祖、太宗两位皇帝北伐,就是为了一举夺取这个战略要地,可是最后都功败垂成。如果新皇能收复燕云十六州,那么便是大陈自太宗皇帝以来开疆辟土的第一人,还可以完成太祖太宗都未来完成的遗愿,这对于一个帝王来说,是多么大的诱惑。

  可是如今陈朝已经十年无战事,没有了战争的威胁和死亡的阴影,朝中多是主和派掌权,不愿在发动战争。而且如今皇上继位,多是依靠了外戚的力量,后党势力颇大,权倾朝野,而且主张不发兵。

  因为他们害怕一旦战事开始,免不了要有大将掌兵,如果让皇帝得了这些实力,回过头再来清算自己这些人,那就是大大的划不来了,所以无能如何也要阻止皇上答应金人出兵,把这个苗头掐死在最初的地方,所以皇帝虽然急切盼望,却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在暗中偷偷的谋划,不过这些事情都还暂时和故事的主角没有什么关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收拾河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