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大家还暗暗暗自窃喜了一番,更有甚者有些兄弟姐妹,后来还热衷于于给陆婉苏详细介绍对象,他巴某个富家的公子能和自己这个姐妹一拍即合,能早点儿把她嫁回去。  的话啊这样,陆婉苏的婚事不能够可以得到问题,最后嫁了回去,如果她自然而然会主动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嫁回去对于这个忽然出现的陆宁少爷,金陵陆家的其余几房自然是很不高兴的。这些人虽然是纨绔子弟,不堪重用,但是还是知道陆宁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一旦他入赘陆家,成了大房的女婿,那么有老爷子支持的陆婉苏可是会坐实了未来陆家家主的位置。。...

  说起在金陵这边陆家的客居生活,可是没有一开始陆宁想象的那么美好。

  对于这个忽然出现的陆宁少爷,金陵陆家的其余几房自然是很不高兴的。这些人虽然是纨绔子弟,不堪重用,但是还是知道陆宁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一旦他入赘陆家,成了大房的女婿,那么有老爷子支持的陆婉苏可是会坐实了未来陆家家主的位置。

  这些人以前就听说老太爷打过这个主意,可是后来人家不是看不起咱们家,觉得会耽搁了自己的前途,愤愤然的不同意吗?当时大家还暗自窃喜了一番,甚至有些兄弟姐妹,当时还热衷于给陆婉苏介绍对象,巴不得某个富家的公子能和自己这个姐妹一拍即合,能早点把她嫁出去。

  如果真是这样,陆婉苏的婚事不能得到解决,最后嫁了出去,那么她自然会主动丧失了所有的希望。嫁出去的女儿自然就是泼出去的水,就不能在管理陆家的产业,那么对自己这些人的威胁什么地也就没有了,至于最后谁来当家主,主持族里的事物,反正还是会从自己这些人中选,只要不是和那个女人争,那么自己的希望总是会大了几分。

  大家心里都是一个想法,总不能把偌大的家业放在一个女子手中,最后平白的便宜了他人,只要是她嫁了人,就没了在说话的权力,不管怎么说也是把最大的一个威胁给除了。

  谁知道这该死的家伙,运道这么差,才两年的功夫就父死母亡的,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却也不坚持读书人要的什么气节,甘愿过来做个入赘的闲散老爷。

  有了此人的入赘,那么情况就会急转直下,那个女人就可以继续留在陆家,如此一来自己等人可就没了希望,因为他们根本没有信心能在将来赢过那个女人,那个可怕的女人。

  所以对于这个将来可能会成为金陵陆家家主上门女婿的远方亲戚,这些人是没有丝毫好感的,甚至是充满了敌意,竭尽能力的讽刺,挖苦,打压,希望这个小子可以看清楚形势,自己跑路,哪怕是给上一笔丰厚的盘缠,那也是无所谓的。

  所以私下里大家聊天的时候,如果碰巧陆宁从那经过,总是会听到这样那样的讽刺的话。

  “我看啦,一准是冲着我们家的财产,一早不是不稀罕吗?怎么现在又眼巴巴的跑来了,什么远房的亲戚,我看也是个重色贪财之人,那个什么劳什子秀才,我们才不稀罕呢?”

  “我看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模样,也想娶婉苏姐。”

  “哼,除非他自己识趣,早早去了。否则只要在这金陵一地,我定会要他好看。”

  可是这小子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在自己这些人的冷嘲热讽,外加提醒威胁的言语下,硬是没有任何表示,就这么生生受了,硬是赖在家里不走,这可是急坏众人,随后就形成了一个陆府的“倒宁联盟”,大家都只有一个目标,在事情定下来之前,一定要赶走这个臭小子,哪怕是用上一些非常的手段。

  这样一来,陆宁自然成了金陵陆家这一辈兄弟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大有除之而后快的感觉。至于那天晚上陆宁酒后回来被人在路上敲闷棍打劫,恐怕就不是简单的什么打劫,是不是什么有心人做的,那还是难说的紧。

  ………………………………

  对于自己现如今如此尴尬的处境和身份,聂云确实也有点头疼,客居在一个远房亲戚家,又多了一个可能成为当代家主上门女婿的身份。虽然聂云作为一个穿越的现代人,但是对于这个身份,要接受起来也是很难,谁让自己一直很要强,做上门女婿,好像不是自己的性格啊!

  可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这个名分没带来任何好处,似乎还给自己树立了不少的敌人,一来到这个世界就被不少人盯上了,看来自己以后的日子不会过的太无趣了。

  再看他的这个前身吧!之前在家一直是读书,没做过什么事情,文才是有一点,但是也就是一个秀才,以后再走下去可能发展也不会太大,当初放弃考取功名,虽说是有父亲的事例在前,但是这方面的原因可能也是有的,毕竟自己还是比较清楚自己到底有个几斤几两。

  性格上,因为之前一直在家读书,穷酸秀才一个也很少和人交际,有了父亲的事情之后,就变得更加低调,和人来往的也越发少了。所以金陵陆家本来就有很多人不喜欢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少爷,自从“倒宁联盟”成立以后,故意的刁难更是常有的事,不说每个月老太爷指定给的例钱几乎被克扣到没有,到哪都能听到讽刺挖苦的话语,隔三差五的还有陆家的少爷们过来上门调笑戏弄一番,落了脸面是一回事,内心的苦闷却是无处发泄,只能是一个人在府内郁郁寡欢,黯然神伤。

  前些日子,蒙老太爷召见,赏了一些银两,本想着出去喝点小酒,借酒浇愁一番,哪想到自己一时情绪激动没能控制住,多喝几杯,把自己给灌醉了,回来的路上就莫名其妙的给歹人打了一记闷棍,把刚到手的一点银两给劫了去,才导致了现在自己的灵魂穿越。

  “一切皆有因果啊!放心吧,老兄,你就我,我就是你,既然我现在生活在了里的身体内,你的仇就由我来给你报了吧!保证让今后的你吃香的喝辣的,不在受人的欺负!哎,怎么感觉到哪都不能省心?”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收拾河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