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花开两朵 各表一枝

倒霉透顶的是,前些时候年县太爷犯什么事,陆父却因而受了牵连,一同摊上了官司,最后被发配边疆发配边疆,客死他乡在了他乡。  陆宁的母亲自从父亲死后就难过过度,病重了,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却也没能留不住性命,最后但是松手去了,只留下的了陆宁一个人。  而陆宁,本来可陆家本是书香门第,世代耕读传家,祖上也曾出过三品的高官,不过那都是很多代以前的事了。现在的陆家早已没落,到了陆宁的父亲这一代,更是不济,穷的有时候都揭不开锅。无奈之下,陆父只好凭借着自己读过书,认识字,在当地的县衙内谋了一个书笔小吏的差事,来养活一家人。。...

  有了那些被灌入的信息,聂云对于现在自己的身份信息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现在的他叫陆宁,字中轩,是苏州无锡人氏。

  陆家本是书香门第,世代耕读传家,祖上也曾出过三品的高官,不过那都是很多代以前的事了。现在的陆家早已没落,到了陆宁的父亲这一代,更是不济,穷的有时候都揭不开锅。无奈之下,陆父只好凭借着自己读过书,认识字,在当地的县衙内谋了一个书笔小吏的差事,来养活一家人。

  可是时运不济,命运多舛,倒霉的是,前些年县太爷犯了事,陆父却因此受到了牵连,一起摊上了官司,最后被发配充军,客死在了他乡。

  陆宁的母亲自从父亲死后就伤心过度,病倒了,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却也没能留住性命,最后还是撒手去了,只留下了陆宁一个人。

  而陆宁,原本可是全家人的骄傲,因为小小年纪就中了秀才,虽然后来没有再进一步,不过在父母的眼中,自家儿子以后高中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只要陆宁以后能考取功名,入朝为官,那么陆家自然可以恢复以前的荣光,光宗耀祖,自己不但脸上有光,还可以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因而陆父对陆宁有着很高的期望,所以对陆宁的管教也一直很严,陆宁从小就被逼着在家埋头苦读。而除了读书之外的其他事情,一概不要他过问。用功读书几乎成了他小时候生活的全部。

  正因为如此,打小就生活在如此单调枯燥环境下的陆宁,基本上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由于长期缺乏运动,身体很不好,显得十分纤弱,整个人都是病恹恹的,肤色苍白,毫无血色,在现在人看来就是个十足的病秧子。而且就连出门的机会都很少,更别提什么人际交往了,性格上沉默寡言,为人木讷。其实这也是为什么陆宁考中了秀才之后,却好多年没有再进一步的原因。

  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做学问还是需要和别人相互交流,取长补短,汲取经验,闭门造车的结果只会让人止步不前。陆父的所作所为,无异于揠苗助长,在他看来是对自己孩子的爱,觉得理所应当,殊不知这其实是害了自己的孩子。

  如果事情一直这样下去,那么陆宁最多会成为下一个陆父,又或者碌碌无为,平庸困苦的过上一辈子,陆家依然会是这个没落的陆家。

  可是谁也没能料到,陆家后来会出这一档子事。父亲摊上官司,客死他乡,母亲也因为父亲的事情而卧病在床,这可是害苦了陆宁。

  陆父的死以及陆母的病倒,让这个本来就很脆弱的家一下子垮了下去,一切生活的压力突然降落在了这个自小就没有什么生活经验的陆宁身上,为了治好母亲的病,陆宁是卖完了所有家里值钱的东西,甚至是家里所剩的最后几亩薄田,这可相当于堵死了自己以后的生路。

  至于生活上的事情,更是让他吃了不少的苦头,毕竟从开始的什么都不懂,到突然的什么都要学起来,要活下去,那就必须去掌握最基本的生存技巧。至于什么圣人训诫,君子远庖厨的思想,都只好抛诸脑后。在这个时代,这些思想在读书人的世界里还是比较根深蒂固的,让他一介读书之人能做如此这般也确实为难他了,不过毕竟还是有孝心之人,为了母亲也是去做了。

  而经历这些事情以后,一颗年轻执着的心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连带着对功名之心也淡了去。看上去似乎是对某些事情看透看懂了,有了一种大解脱,不打算再去争那份前程,其实是内心里真正的认识到了这个社会的残酷和现实,对于自己本身的能力而言,以前的那些想法,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于是把一些不切实际的美好理想给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母亲临终之前,看着空荡荡的家,伤心不已,自己就要走了,却留下这个烂摊子,让自己可怜的孩子如何活下去。在弥留之际,脑袋里却灵光一闪,想起了两年前陆父曾经提到过的一件事,于是抱着死马当着活马医的心态,告诉陆宁,让他去投靠一个在金陵经商的远房亲戚,这就牵扯出了故事中的另外一个陆家,金陵大布商陆家。

  金陵的陆家和陆宁家本来是一个祖上,当年陆宁的曾祖,就是陆宁爷爷的爷爷,和那边的祖上曾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当年的陆家,家大业大,虽然已经开始没落,但还是有很多的分支,只不过是在陆宁的曾祖那一代,开始散了去,其中有一支关系走的挺近的,就迁居去了金陵,在那边开枝散叶了开来。

  所以当年老一辈的感情还是非常好的,而两地相隔也不是太远,便时常有些往来,如今金陵陆家的老太爷和自己爷爷也是打小就相识的,多年来一直有来往,只是爷爷去世的早,父亲只是做了个小吏,而金陵那边却是家世日见显赫,目前已是金陵有名的富商巨贾之一,两家的往来便是渐渐少了,现在眼看家道中落,母亲临死之前才又想起来,前些年父亲有一次路过苏州办事,去拜访过一次那边的陆家。

  如今执掌金陵陆家的是陆家大房陆天恒,但是陆老太公现在依然健在,身体也还算好,倒是金陵陆家幕后真正的掌权者,只是年事已高,怕是没有几年好活了,而陆天恒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名叫陆婉苏。

  话说,自古就有富不过三代的说法,这金陵陆家自曾祖那一辈开始就弃文从商,创下偌大产业,到如今陆婉苏这一辈已然是经历了四代了。如今也算是金陵一地数得上号的巨商大贾,家里需要操持的事务繁多。但是如今第四代几房的那些子弟都是良莠不齐,竟是纨绔子弟居多,其余也是资质平平,不堪重用。于经商最有天赋的,反而是作为女儿身的陆婉苏。

  如果那些兄弟当中能有一两个堪用之人,如果陆婉苏不是女儿之身,如果陆婉苏没有经商的天赋和气魄,或许情况也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但是事出无奈之下,老太爷只好把女儿身的陆婉苏当成了接班人来培养。但是要考虑到在这个时代,凭借女子之身要执掌一个大家族,那是有多大的困难,女子终究是要嫁人的,到那时必定是非议重重,现在老太爷在世还好一点,要是老太爷去世了,谁还能压的住。要让一个女子去管住那么多大老爷们,确实听起来不太可能。

  所以当年父亲路过苏州去拜访时,老太爷得知父亲有一子,年纪和陆婉苏相差仿佛,现在已经是秀才之身,当时灵机一动,提议何不两家合并成一家,让陆宁入赘,两家祖上本就是一家,如今合并,虽说是入赘,但是姓氏相同,其实和娶妻又有何差别,还能平白得了偌大的家业和一门娇妻,何乐而不为,也刚好解决金陵陆家的一个大麻烦。

  但是当时陆宁家这边一直是诗书传家,那时候商人地位又低,虽说金陵陆家是一方巨富,但是不管从身份地位,还有文人心里来讲,陆宁的父亲恐怕还是有些看轻的。

  虽然已经家道中落,父亲自己也只是委身做了一个书笔小吏,可是陆宁那时候已有了秀才的功名在身,以后可是要参加科举,如果一朝得中,皇榜提名,那可是会入朝为官,光宗耀祖的,岂可入赘了一个商贾之家,那不是平白断了前程。

  这个时代,入赘之人身份低贱,可是不能去考取功名做官的,哪怕两家同为一个祖上,到时候不计较名分这个,也不能枉自断了自家儿子的大好前程。当时父亲就婉言拒绝了,并且不做停留,连夜赶路回家了,虽是嘴上没说,心里终究是有些不痛快的。

  没想到世事难料,没过多久父亲就吃了官司,最后客死他乡,母亲也因此生了心病,为了给母亲治病,家里最后落得个家徒四壁,而陆宁也绝了有朝一日金榜题名,入朝为官的念想。

  所以临终前母亲突然想起这个事情,便和陆宁提起了起来,问陆宁有没有这个想法,如果觉得可以就去投靠这个远房亲戚,做个上门的女婿,想以金陵陆家的家业做个富家翁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于是便有了现在陆宁在金陵陆家的客居生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收拾河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