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虚弱无力,的确是昨晚的酒确实喝的太多了。管他呢!自己生死都想开了了,那就不想动就多睡会儿,便闭上眼睛,又沉沉的睡了过去的。  在醒过来的时候,日头都了偏西了,金黄色的光线顺着窗檐洒了进去,把屋子里染的一片金黄,撩开被子,爬出来伸个懒腰。左右是大脑还是昏昏沉沉的,思绪一片混乱,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甚至连自己此时身在何处都有些犯迷糊了。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感觉自己身体一阵虚弱,看来是昨夜的酒确实喝的太多了。管他呢!自己生死都看开了,既然不想动就多睡会儿,于是闭上眼睛,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从迷迷糊糊中醒过来,努力的睁开眼睛,从一丝缝隙中,看见了一抹白色,额头昨夜撞击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天亮了?怎么这么白,难道是昨夜下雪了,不对啊!我昨夜一个人躺在大厦的楼顶,要是下雪了,我应该感觉很冷才对,怎么现在身上是这么的温暖呢?难道是我感冒发烧了,自己身体的错觉?

  大脑还是昏昏沉沉的,思绪一片混乱,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甚至连自己此时身在何处都有些犯迷糊了。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感觉自己身体一阵虚弱,看来是昨夜的酒确实喝的太多了。管他呢!自己生死都看开了,既然不想动就多睡会儿,于是闭上眼睛,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醒来的时候,日头都已经偏西了,金黄色的光线顺着窗檐洒了进来,把屋子里染的一片金黄,掀开被子,爬起来伸个懒腰。大约是睡的时间有点长了,身体都有点僵硬了,打了个哈欠,一股酒气,没错了,昨夜自己是喝了不少的酒。

  “咦,不对,这是哪里?”

  忽然意识到昨夜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公司大厦的楼顶喝酒吗?之后喝多了还摔了一跤,磕破了头,自己也没在乎,后来累了自己就睡在那了。那现在哪来的被子?在一看就更迷惑了,这是哪啊?自己怎么是睡在床上的,身上还穿着一身古里古怪的衣服,自己第一次醒来看见的雪白,也不是雪,而是床顶上的蚊帐。

  难道是今天早上有哪个好心人,没事和自己一样也跑去楼顶,去看日出什么的发现了自己,把自己搬回来了,不应该啊?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再说现在好人多难找,看到自己在屋顶躺尸还不吓的拔腿就跑,躲在哪个角落里祈求菩萨保佑,千万别让自己摊上什么事,就算有好心人,那也顶多是打个电话报个警,然后等着警察来处理,哪有把自己搬回家的,这绝对不正常!

  掀开蚊帐,直到站起在房间的地板上,才发现了更多奇怪的地方,一切看起来和现在的大都市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这是谁在哪找的这么奇葩的一个地方,要是自己公司没有破产的话,自己也一定要搞一个,多有韵味。不,就算自己没钱了,那不是还有以后吗?以后,以后我该继续怎么活呢?

  哎,这么复杂头痛的问题,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想的通的,还是等自己弄清楚现在在哪之后再去考虑吧!

  老式的木质雕花房屋、木制朱漆的彩画牙床,八仙桌圆凳子,整个房间内的摆设都是那种老式仿古的样式,而且用料做工都很不错,屋内摆放的瓷器、装饰、看起来都是很好的仿古产品,一切都是那么的古色古香,没有任何的现代化的电子设备和工艺品,让整个屋子的品味都显得那么的有格调有品位。

  “这房子的主人还真是很有生活情趣之人,在这样的都市里营造一个这样的环境,看这装修摆设,花费肯定不菲啊!是个有涵养,有品位,会享受生活的富贵之人,而且还是个高人。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这样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真是后悔,要是让我早几年碰到这个高人,我一定要向他好好学习学习,讨教一番。”

  摇头晃脑的品鉴了一番之后,他忽然有了更加不可思议的新发现。他发现自己不是自己了,两只苍白修长的手,略显消瘦的身材,除了身高基本相似以外,其他什么都不对劲了。

  愣了片刻,解开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就是一声高分贝的惨叫,什么都变了,都不一样了,这身体哪是自己的,就连那私活都不是自己的,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不就是昨夜在屋顶喝了点酒发泄一下嘛?怎么这才一夜的时间就什么都变了,究竟是自己之前的生活都是活在梦中,还是自己现在在做梦?

  对,镜子,满屋子的找镜子,最后只找到一面铜镜。

  “铜镜,为什么是铜镜,难道这里就没有一点现代的东西吗?”

  现在终于确定的是,这具身体还真不是自己的,所有的特征都表现出这个迹象,特别是照了那个该死的破铜镜之后,他可以完完全全的确定,现在的这个自己不是自己了。听着有点别扭,自己不是自己,那自己是什么?可是事实说明了自己真的不是自己了,至少不是自己之前意识里的那个活了三十年的自己,自己突然变了个人,这让谁一时都无法接受。

  搞的什么鬼,一定是有人在搞恶作剧,这些都不是真像,绝对不是真的,凭现在的科学技术怎么可能把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而且是一夜之间,这怎么可能?

  他推开房门,傍晚金黄的阳光便洒了进来,刺激的他下意识用手去遮挡了一下,碰到了昨晚碰撞的疼痛处,疼的是一阵的龇牙咧嘴。

  这是一栋木制的建筑的二楼,站在楼上看过去,下方,远处一直延伸开来,都是一栋栋鳞次栉比的房屋与和院落,还有假山和亭台,一派南方苏杭一带的园林建筑风格,布局精巧,美轮美奂,他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看来一切都变了,唯一没变的就是自己被撞过的脑袋,和自己嘴里的酒气,还在提醒自己昨夜究竟干了什么,可是这一切还和原来有关吗?

  吸气呼气,在吸气在呼气,努力压制自己内心的惊慌和不安!心里头一直有个声音在呐喊:“我QLMLGB,有谁能告诉是怎么回事,有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慌乱和躁动的内心,使得有人走近他的身边,都没有发现。转过身,突然一张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立即有一个声音响起来:“少爷,你醒啦?”

  他这时候内心整个一片混乱,突然出现的一张脸,虽然那是一张漂亮的古代丫鬟打扮的少女的脸,却还是让他接受连番打击的内心,再次遭受了打击,就算再坚强,此刻也是支持不住了,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刚出现的少女,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能发出什么声音,然后在少女慌乱的眼神中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再次昏迷了过去。

  “不好啦,快来人啊!少爷突然晕倒了.”

  在意识弥留的最后一刻听到了少女受到惊吓,杀猪般的嚎叫声!

  “是我受到了惊吓了好不好,要叫也该我叫,你干嘛叫的这么大声!”这是聂云晕倒前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最后一个想法。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收拾河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