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来了!箫楚楚深吸了口气,跨出自己的脚步走回去,被那人带进来南宫寒的办公室。进来后,箫楚楚意外发现里面竟然也没人,提着的一颗心放了下去,上下打量着里面的格局。黑白进去之后,箫楚楚发现里面居然没有人,提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打量着里面的格局。。...

还是来了!

箫楚楚深吸了一口气,迈出自己的脚步走出去,被那人带进来南宫寒的办公室。

进去之后,箫楚楚发现里面居然没有人,提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打量着里面的格局。

黑白格调,低调奢华,果然很符合那个男人的风格。

“你就是箫胡天的养女?”身后传来低哑的冷冽的声音。

箫楚楚猛然回头,视线装进南宫寒深渊的眸子,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比起五年前,好像多了沉稳,更加的让人看不透了。

“真丑。”南宫寒的目光在箫楚楚的脸上看了一眼,嫌弃的将自己的视线移开。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箫楚楚惊讶地问道。

南宫寒黑色浓密的眼睫毛颤抖了一下,这语气很像那个女人。不由的,南宫寒加重了自己手里握笔的力道。

“回答我。”南宫寒沉声说道,显然耐心不是很好。

“是。”箫楚楚点头。他好像没有认出自己?

箫楚楚的心里一喜,想着怎么脱身。

“你在英国留学,学的金融股市分析。”南宫寒看着手上的资料说道:“我缺一个秘书,你正好。”

“什么?做你的秘书?开什么玩笑?”箫楚楚嗤笑,摆摆手,以为南宫寒是在开玩笑。

南宫寒眸色凝然,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

箫楚楚微征,美眸一眨:“为什么?”

按理说不通啊。箫胡天得罪了南宫寒,他就不怕自己是间谍?

十指交扣,南宫寒抬起自己的下颚,看着箫楚楚说道:“第一,你已经五年没有和他们联系了。第二,你学历不错,第三……”

这时,一个男子从外面推门进来,恭敬的开口:“总裁,之前试图诱惑你的秘书已经赶走了,你看要不要给你重新找一个秘书?”

“不用,我已经有人选了。”南宫寒说着,目光转移到箫楚楚的身上。

男人随着南宫寒的视线落到箫楚楚的身上,身子一僵,脸色一白,被吓得不轻:“总裁,你确定?她丑……”

“嗯,就她。”南宫寒一锤子将这件事情敲下来。

箫楚楚的嘴角抽出来一下,感情是看在她长得丑的份上,才给自己这么好的待遇。

“我……有工作,还带着孩子,所以你还是找别人吧。”箫楚楚小声的说道,呆在南宫寒的身边?开什么玩笑,五年前就差点栽了,五年后她可不想又在同一个坑里载下去。

“要是你做得好,我可以考虑放了你箫胡天和箫雨霏.”南宫寒开口道。

“别介,你还是处置他们好了。”箫楚楚赶紧的出言相劝。

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南宫寒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你说你还有一个孩子?”

箫楚楚猛然抬起自己的头,狠厉的看着南宫寒:“你要是敢动我宝宝一根汗毛,我就杀了你。”

从箫楚楚的目光中,南宫寒确定,这个女人言出必行,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丑女人!

“你觉得你会是我的对手吗?”南宫寒反问。

箫楚楚皱眉,心里一片冰冷,脑子飞快的运转,没错,她不是南宫寒的对手,看来只能等机会逃走:“好。我答应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相恋何以无暗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