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楚楚眯了眯自己眼睛,来者不善:“不去,没时间。”“那只得开罪了了。”西装男子冷声地说,他的身后会出现十几个西装男子,看上来孔武有力,都是练家子。“我和你们走是“那只好得罪了了。”西装男子冷声说道,他的身后出现十几个西装男子,看上去孔武有力,都是练家子。。...

箫楚楚眯了眯自己眼睛,来者不善:“不去,没时间。”

“那只好得罪了了。”西装男子冷声说道,他的身后出现十几个西装男子,看上去孔武有力,都是练家子。

“我和你们走就是了。”她倒是要看看,谁找她。

西装男带着箫楚楚走进一栋豪华的别墅,径直带着箫楚楚来到一间屋子。

“请进。”西装男恭敬的喊道。

箫楚楚推门进去,正好对上里面沙发上坐在的男子的眼睛。

是他?

“你找我有事?”箫楚楚的目光直视着男人问道。这都钱货两清了,还想怎么着?

男人眸色一沉,抬起自己的头,将交叠在一起的腿拿下来,站立走到箫楚楚的面前,伸出手,紧紧的扣住箫楚楚的下巴,声音沙哑低沉:“做我的女人。”

“啊呸,你以为你是谁啊?不就是一个牛郎吗?”箫楚楚傲慢的说。心道:这个男人不简单,危险!远离。

牛郎?

男人好看的眉宇不觉的打结,加重了手里的力道,嘴角勾勒出一抹寒冰冷笑:“女人,你再一次的挑战我的耐心。”

“放开。”被人捏住下巴的感觉一点都不好,箫楚楚急着挣扎开,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了一圈:“那个,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咱们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行不?“

现在才说讨好的话。是不是太晚了?男人眯起自己的眼睛:“就算是认错了人,可是昨晚上和我翻云覆雨的人是你,不是吗?”

箫楚楚语塞,红唇微启:“你到底是谁?”

“南宫寒.我的名字。”男人的霸道的说道:“我要你做我的情人,你有什么条件随便开。”

南宫寒?

欧洲最大的财阀集团的继承人。半年之内吞并上百个上市公司的铁腕总裁?

箫楚楚的心里一万只草泥马不断的奔驰,这是摊上大事了啊。

将自己心里的情绪冷静下来,箫楚楚硬着头皮说道:“我管你是谁,赶紧放我走。”

“你要是不答应,我的就将这碟光盘放到网上。”南宫寒将自己的手拿下来,转身从茶几上拿起一张光盘:“这里面可是你昨晚上的战绩,高清的。”

目光落到南宫寒手上的光碟上,箫楚楚莞尔一笑,带着些许得意:“那好啊,你放来我们看看。”

“如你所愿。”

很快的,偌大的屏幕里出现两个交叠的身体,却你是自己和箫楚楚,里面的人咿咿呀呀的叫得人身上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南宫寒黑沉了一张脸。

“怎么?你就拿着威胁我?是不是滑稽了一点?”箫楚楚轻笑。

“你干的?”南宫寒猛然回头,收受快速的扼住箫楚楚的喉咙,厉声询问。

“你……咳咳。”箫楚楚感觉自己的脖子快断了,涨红了一张脸,刹那间,箫楚楚的心底如坠冰窖,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在箫楚楚以为自己要挂掉的时候,南宫寒忽然收了手,箫楚楚险些跌倒在地上。

“你是我的,由不得你,好好的呆在这里。”南宫寒说完,迈开自己的脚步走了出去,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魂淡!”箫楚楚忍不住骂了一声,摸着自己险些断掉的脖子,走到窗子边上低头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外面到处都是南宫寒的人。

箫楚楚走进屋子,四下打量了一眼,没有发现监控器,这才抬起自己的手腕,快速的将手表扭动一下,这其实是处理过的通讯工具,箫楚楚不得已只好启动:“我需要帮助。”

那头的人嗤笑了一声。取笑的说:“我们的箫大小姐什么时候也需要别人帮助了?”

“闭嘴。”箫楚楚脸颊一红,这事要是说出去,还不得叫那人笑掉大牙?

“OK。地址。”

箫楚楚很快的报了地址,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屋子里的人消失不见。

南宫寒得知这个消息,周围散发着冰川冷冽的气息,直叫人哆嗦。

“给我找,找不到你们就不要回来。”南宫寒沉声吩咐,此时就像是从地狱里来的撒旦,要是让他找到那个女人,他一定要狠狠的“教训”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相恋何以无暗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